第143章:长泰公主&

    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夙夜难寐。

    一只羊,两只羊,三只羊……小绵羊,小黑羊,烤全羊。

    他大爷的,原本就睡不着,这一数羊,肚子饿地咕咕直叫,便从床上下来。

    桌上,放着几盘糕点,正好可以下肚。

    吃完,闲地无聊,打开房门,站在院中,观赏月色。

    瞥见隔壁屋中的灯亮着,便蹑手蹑脚地走到门前,想要一探究竟。

    这时,门又从里头缓缓打开,走出来的,不是别人,又是香满路。

    “你阴魂不散呐?”我没好气道,再次空欢喜一场。

    香满路无奈道:“我的屋子,原本就在主上的隔壁,您不是在院中转悠了好几趟吗,难道竟没有发觉到吗?”

    昨日,在等待公子刑天之际,我的确是在后院转了数趟,也曾围着诸间客房打转,但并未进去挨个查看。

    冲他摆了摆手,道:“行了,没事了,你进去歇息吧!”

    香满路答道:“那您也歇息吧!”

    “我在外头转转,你去睡吧,不用管我。”懒地再搭理他。

    皎洁的月色,好不容易恢复的兴致,被香满路全然给打扰。

    方才,那一瞬间,我以为是公子刑天在隔壁,以为他口是心非,以为他终抵还是放心不下我,以为他在暗暗保护着我,殊不料,原是自个自作多情、一厢情愿。

    香满路许是察觉到我的语气不大愉悦,二话不说,直接进门。

    在院中转了一圈,见着那几位隐身的弟子仍在原地,不由得觉得有几分唏嘘。

    竹林的附近,突然传来一阵悉悉索索的声响,正要探究,耳旁又传来一阵哼哧哼哧的声音。

    七里香?定眼一看,没错,的确是七里香。

    皇帝老儿,不会又派七里香来害我吧?不对,他还不至于愚蠢到同样的方法再使用第二次。

    既是如此,那七里香算怎么回事呢?

    不敢靠近,保持距离,待观察了一番,确定没有危险之后,再行靠近。

    原本想将它从地上抱起,但鉴于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的缘由,又生出了几分畏缩的心理。

    话说,这群隐身的弟子到底是做什么吃的,何以三番四次允许外来的东西进入呢?

    想我在昆仑山之巅的时候,别说是人,连只蚂蚁只怕都不会轻易被放进来。

    “小七,小七!”耳边忽然传来一道婉转动听的声音,随即,一位少女的倩影跃入眼帘。

    那位少女,不是从院中冒出来的,而是翻墙而入,而是从墙上跳下来的。

    那位少女,年约十六七岁,身材中等,身姿轻盈,脸庞秀丽,一双美丽的大眼睛,十足活泼可爱,身着一件鹅黄色的衣裙,从布料来看,应该是川锦一类。

    我在打量少女的同时,少女也在睁开那一双美丽灵动的眼睛打量我,“你是这桃花坞的主人?”

    “不是!”我如实答道。

    “那就好!”少女松了一口气,随即走到七里香的身边,将它从地上抱起,“小七,小七,你为何喜欢这般乱跑呢?”

    小七?这个名字,使得我蓦然想起秦七小姐,花蝴蝶似乎就是叫她小七的。

    这不是重点,重点是,“它是你的?”我问,眼眸之中,生出几分变化来。

    少女抬眼看向我,“是我的。”

    “万贞儿是你什么人?”我厉声问道。

    少女撇了撇嘴,“你说那毒妇啊,我可和她没有关系,没有任何关系。”

    这少女的身份,我大致猜出了几分,可始终不大肯定,“你是长泰公主?”

    少女又撇了撇嘴,不耻道:“什么公主?连个老女人都不如,我还哪是什么公主呢?”

    皇帝老儿的儿子虽则都被万贞儿给相继害死,但她对皇帝老儿的女儿们还算是手下留情的。

    迄今为止,幸存下来四位公主,分别是仁和公主、永康公主、德清公主与长泰公主。

    在这四位公主当中,皇帝老儿最宠爱的,便是这位长泰公主。

    原因何在?原因并非是由于长泰公主是老幺的缘故,而是由于她那独特的性格缘故。

    皇室中的公主,大多都是按部就班、墨守成规的性格,加上万贞儿嚣张跋扈的个性,那些公主,在她面前,只有唯唯诺诺和低眉顺眼的份。

    可这位长泰公主却属奇葩,她的生母,并非像其他公主的生母一般身份显赫,相反,她的母亲,只是一位县令的女儿,并且在生下她不久之后,被万贞儿给害死。

    换而言之,长泰公主可以说是皇帝老儿四位公主当中,后台背景最弱的那位。可这位公主从小便有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个性,即便是在万贞儿的面前,她的锋芒和性子也尚未收敛半分。

    令人诧异的是,虽是如此,可万贞儿并未把她给害死,反而让皇帝老儿早早给她修建了一座府邸,让她住在宫外。

    这其中的缘由,着实令人好奇。

    坊间的百姓们揣测,长泰公主的手里,可能是掌握了万贞儿的什么把柄,这才导致万贞儿对她区别对待。

    这不是此刻的重点,重点是,七里香虽有千只万只,可如同人一般,每一只七里香都有自己独特的长相和个性。

    长泰公主手里抱着的这只七里香,赫然正是那日身上携带剧毒的那只七里香,也是使得我马失前蹄、遭暗算的那只七里香。

    原本以为这东西是万贞儿的,或是皇帝老儿的,殊不料,竟然是她长泰公主的。

    事情,仿佛出现了戏剧性的巨大转折。

    长泰公主为何要害我,这其中的缘由,暂且不得而知,但得知的是,那应该不是出于她的本意,而是受人唆使使然。

    我和她,素昧平生,更不用说是结仇。躲在她幕后之人,究竟是万贞儿,是皇帝老儿,还是别人呢?

    此刻,不是考究这些的时候,而是手下意识做出了反应,毒药也顺着手指扩散到了空中。

    无论她是受何人指使,抱着何种目的,胆敢把主意打到我的头上来,我要能在她身上不留下任何痕迹就放她走,岂不愧对自己睚眦必报的美名?

    “你,你敢给本公主下毒?你……”长泰公主神色一变,说到此处,身子倒了下去。手中的七里香,也顺势摔在了地上,发出哼哧哼哧的叫声。

    托了半晌,才将她拖入到房中,顺带也将七里香抱了进来。

    期间,香满路出来过一次,瞧清眼前的场景之后,砸了砸舌,啧啧赞叹道:“直道您招惹了那么多的男人,谁成想,您连女子都不放过。”说完之后,又啧啧赞叹了几声,转身,进门,关门,动作一气呵成。

    那小眼神,也不晓得是幽怨呢?还是在膜拜呢?

    长泰公主在床上安然恬静地睡着,七里香则在床下抱着桌角啃。

    七里香还是那只七里香,脖子上也仍是带着那块绣有薰衣草的香包,与上次不同的是,这次香包里面所装着的,只是一些最为普通不过的薰衣草而已。

    万分细心、万分认真检查,直到多次确定没有异常之后,才彻底放下心来。

    半晌之后,长泰公主睁开了眼,神情极为讶然,“这是什么地方,你究竟是何人?”

    还想在我面前继续装蒜,我倒佩服她演戏的本领,堪称名角。

    冷笑一声“何人?那你该问问你那父皇,也该去问问你那王兄,更该去问问你那心上人汝定侯,抑或是问问你自个。”

    长泰公主别的事我不大知晓,但恰好那日从公孙狗贼府上出来,从市集经过之时,听那些七大姑八大姨们议论过,说是长泰公主对汝定侯爱慕已久,皇帝老儿早已打算把长泰公主许配给汝定侯,可万贞儿却一直从中阻挠。

    万贞儿和长泰公主之间,还当真是一段离奇的关系。

    但有一点值得肯定,那就是,长泰公主为何答应对我下毒,绝迹和公孙狗贼有关。

    怨不得我和公孙狗贼保持距离,细细想来,因为这狗贼,曾经数次给我带来麻烦,我若真和他有染,有私情,也就认了。可怜就可怜在,我和他,可是一清二白、楚河汉界的关系呐!

    也罢,这不是此刻的关键,关键是,长泰公主闻言之后,嫣然一笑,道:”你在说些什么呢,本公主听不懂。”

    我也回敬一笑,“听不懂是吗?那我换个公主能听得懂的话题,此刻,您是否觉得,后背有种钻心的痛、浑身上下就像虫蚁在嗜咬一般呢?”

    死鸭子嘴硬是么,我倒要看看,她是否比我还要死鸭子嘴硬。

    我给长泰公主下的,可不是弹指醉,也不是任何迷药,而是七虫噬骨粉。

    这种毒,中毒之人,刚开始毒发的症状,是先晕倒,先熟睡,待醒来之后,超过半盏茶的功夫,先是后背,再则开始蔓延到浑身上下,犹如被千万只虫蚁嗜咬一般痛苦。

    长泰公主再受宠,那也是她自个的事情,她若不冒犯我,那我自然不会主动去招惹她。

    可怪就怪在,她不该被情字冲昏了头脑,干出害我性命之事。

    一次没害死,她今日还想再来第二次。

    七里香的身上,是尚未携带任何毒药,但她的身上,毒药可是带了几大包,并且俱都是极品毒药。<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