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1章:报仇

    站在不远处的,不是别人,俨然正是我处心积虑想见到的那个人,俨然正是公子刑天。

    使劲睁眼瞅了数次,确定自己没有眼花,也确定这不是梦境而是真实。

    天苍苍,野茫茫,我这到底是什么命呢?

    什么时候来不好,为何偏偏要赶到这个时候前来?这是掐准了时间呢?还是掐准了时间呢?

    所谓无巧不成书,所谓戏文里才会出现的桥段,真实又鲜活地上演在了我的身上。

    点天灯的朱佑樘,这回,我是非得要了他的狗命不成。

    先解释清楚,回头再收拾朱佑樘。

    “我……”

    我字刚开口,就瞧见公子刑天在瞬间消逝不见,速度之快,着实令人反应不及。

    恍然间,几近以为方才只是一场幻觉而已,待回头看到朱佑樘脸上的表情,看着那抹狐狸一般的笑容,方才明白公子刑天是当真来过。

    从点天灯的朱佑樘神情来判断,他显然认识公子刑天,也显然知晓我和公子刑天的关系。

    朱佑樘是如何认识公子刑天的,我不知晓,但知晓的是,他对公子刑天,有十足的嫉妒和敌意。

    这显然是在示威,赤果果的示威,明目张胆的示威。

    这不是重点,重点是,方才,我的注意力全在点天灯的朱佑樘身上,浑然不觉公子刑天何时出现。

    倘若他一早就在此,并且看到了朱佑樘吻我的那一幕,那该如何是好呢?

    不对,朱佑樘兴许一早就知晓他已经来到,因而才会使用这般极端的表示所有权的方式。

    这次,我真真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原本就和他之间有了间隙,有了误会。

    先是老蒋,再是朱佑樘,这两个男人,俱都和他相识,而且俱都有梁子。

    你说,这世间的事情,怎会如此巧合呢?

    我若说方才只是一个误会,他会相信么?会么?

    朱佑樘对我下猪嘴之后,我想施毒还击,期间,因此和他纠缠了半晌,后来,又被他给抱在怀里。

    这是当时的真实情况,但落在不知情的人眼里,兴许认为这是一对情侣在打情骂俏而已。

    点天灯的朱佑樘,之前骂他是点天灯的,带有几分夸张的意味,此时此刻,点天灯的这三个字都不足以形容我愤慨的心情。

    之前说要了他的狗命,其实也带有几分夸张的意味,此时此刻,要了他的狗命都不足以泄恨。

    之前说要彻底和他断绝关系,那倒是十足真实的想法,此时此刻,断绝关系都是便宜了他。答应他的婚事,然后当着众目睽睽之下,给他戴一顶超级无敌绿帽子,让他在天下人的面前丢尽脸面,这才算是以血还血、以牙还牙的最佳选择。

    “不去追么?”

    朱佑樘这道声音响起之时,我收回了思绪,吸气,呼气,随后极为平静地看向他:“您倒是放开我呐!您不放手,我拿什么去追?”

    直到此刻为止,点天灯的仍然把我紧紧箍在怀里,仿佛怕我随时会逃跑一般。

    “方才当着他的面,也就罢了,你还想演戏演到何时?”我讥讽道。

    朱佑樘凤眼微眯,不紧不慢地说道:“演戏?你觉得我有必要在任何人面前演戏么?”

    事实胜于雄辩,即便他的确没有演戏的必要,可事实上,他在公子刑天的面前确乎有演戏的痕迹。

    这不是重点,重点是,朱佑樘的眼神有异常,大异常。这是一个危险的信号,极度危险的信号。

    这个点天灯的,不会又对我起了什么坏心思吧?

    这也不是重点,重点是,朱佑樘说话,怎么觉着越来越和我相像。这点天灯的,是在模仿我么?

    所幸的是,他用那种异常的眼神看了我数眼,随即收回,问道:“还不去追么?”

    又是这句话,火爆脾气瞬间被点燃,“你能放开我么?”

    “放开了!”朱佑樘淡然答了一句。

    真想一口血喷死我自己,点天灯的,的确放开了我,可我竟然浑然不觉,全然没有察觉到自己已经是自由之身。

    好生尴尬,赶忙替自己掩饰道:“追,岂能不去追?须知,你困住的只是我的人,我的心,早已跟着他飞到九霄云外去。”

    朱佑樘淡然的眼眸里,有了一丝极为复杂的神采,仿佛想说什么,但又欲言而止。

    不是他让我去追的么,此刻这是闹哪样呢?

    从未见过朱佑樘有这般神色,若我看的不差,分明有几分忧伤在里头,沉寂而忧郁。

    看到他这幅模样,不知为何,想起了荣华以前看我的情景,心痛地就像被刀子扎一般。

    方才,公子刑天离去的时候,我并未看到他的眼神,但想来,此刻他的心里,只怕比走在无间炼狱还要痛苦。

    收回心智,再朝朱佑樘看去,直到此刻为止,我给他所下的毒,仍是没有发作。究竟是没有发作呢?还是他一直在竭力掩饰而已?

    我就不信他当真没有一丝中毒的痕迹,蓦然想到一个让他掉以轻心的法子。

    “殿下,既然您对我的事情了如指掌,那就应该知晓,我和众多男人都有牵扯不断的关系。男人当中,有花心之徒,女人当中,同样也有。说要和您撇清关系,那其实只是权宜之计,只是掩他人耳目而已。像您这等绝世之姿,又是皇子的身份,我是巴不得和您有瓜葛有牵扯,有扯不清的关系。”

    说到此处一顿,我接着又说道:“一直发愁怎样和您有更进一步的发展,这回可好,再也不需要任何欲擒故纵了,省去我不少的功夫。至于赐婚的事情,我是求之不得,您可是未来的一国之君,嫁给您,若是能得到您的宠爱,起码能混个妃子当当,运气好了,指不定还会成为皇后。到时候,荣华富贵,还不是任由我享。”

    世间的女子,攀龙附凤的极多,嫁入皇室,这是无数女子一生最大的梦想。

    事实上,并不见得就是贪图荣华富贵,也并不见得就是爱财。

    说到穿,还是男尊女卑的结果,是女子长期以来附属于男子的结果。

    女人的地位若是独立,若是不依靠于男人,那嫁人的时候,首当其冲要考虑的,就不是家世和财力,而是其他方面。

    曾经有位女子,说过这么一句话,她说:“我就是豪门,就是权贵。”

    可惜的是,这样的女子,实属罕见,大多的女子,仍然都在为了拼命迎合男人而努力。

    迎合的结果便是,自己的棱角全然被磨灭,言行举止,性情气质,几乎与别的女子宛若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一般。

    在朱佑樘的面前,我竭力将自己展现出一副贪财爱钱、贪恋荣华富贵的模样,要多接地气,便有多接地气。

    像朱佑樘这般的身份,即便明知大多女子一心要嫁给他的缘由是因为他们那赫然的权势,但只要那女子还懂得一丝分寸,还知晓一点礼数,想来他也不会再过介意。

    正是如此,过分才是我的企图。

    朱佑樘显然并未料到我会说出如此直白又愚蠢的话语来,盯着我,上下打量了半晌,眼眸里的神色,就像在看天外来客一般,随后,缓缓说道:“所以呢?你的意思是什么?”

    点天灯的朱佑樘,这是真不知呢,还是在佯装不知?

    “我的意思是,我这个人呢,既贪钱,又花心,您可以娶我,但至少要保证我在妃位以上。您后宫三千佳丽,我不贪心,不指望自己能有三千美男,十数名,数十名便足矣。我不会干涉您去找别的女人,你也不能干涉我去找别的男人。”

    这下,我看他还怎么作答。

    “就区区如此要求?”朱佑樘问道,语气里,带着一丝不易察觉到的讶然。

    “区区如此要求?您听清我方才之语了么,我说,你继承大统之后,我的地位,至少要在妃位。其次,即便我与其他男人有**之事,你也不能干涉,你不止不能干涉我,不能处罚我,也不能动那些男人一根毫毛。”我重复道,将话讲地愈发分明。

    朱佑樘仍是带着一丝讶然,“当真没有其他要求了?”

    我若说自己没有惊呆,没有外焦里嫩,那绝迹是假话。

    妃位兴许不是什么难以办到的事情,然而,哪个男人愿意和别的男人共同分享一个女人?

    朱佑樘原是如此大度,如此超然,如此新潮,算我狗眼看人低了。

    “黄金白银,绫罗绸缎,你要多少,给你多少。妃位怕是容不下你,还是后位更妥一些。你要男人,也可以,但有一人必须除外。”朱佑樘掷地有声道。

    “何人?”我问。

    “方才那人。”朱佑樘答道。

    看吧,朱佑樘果真知晓我与公子刑天的关系.

    约莫估算着时辰应该到了,果然瞥见朱佑樘的脸色有了变化。

    “谁都可以除外,唯独他不成。”我嘻嘻一笑,盯着朱佑樘又打量了两眼,“我还当真以为你百毒不侵,原来终究也只是个凡人。”

    朱佑樘的嘴角,有一丝血迹缓缓溢出,“你若不得手,岂能吃得下饭,睡得着觉呢?”

    朱佑樘的语气,好生古怪,眼神,更是好生古怪,顾不上探究,我冲他挥了挥手:“好生保重吧,殿下!”<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