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6章:和他也要保持距离

    这里的别人,首当其冲的是朱佑樘和老蒋,其次才是公子刑天。

    老蒋和朱佑樘,原本就与公孙狗贼有过节,因为女人的缘故,只怕和公孙狗贼结下的梁子是永远也无法解开了。

    老蒋暂且另当别论,朱佑樘和公孙狗贼这两位,即便对我,只是好感、并未有深层次的喜爱,但因为对方的缘故,兴许也会产生竞争的念头。

    原因何在?原因在于,你看上的东西,即便我不喜欢,我也要得到。

    这是世间很多人都会有或者都曾有过的心里,在仇敌情敌之间最为突出和凹显。

    老蒋虽则冷血残酷与无情,但鉴于他的性格一向干脆利落,一向雷厉风行,因而他与人较真的可能性极小,或者说是这种几率全然为零。

    同时和这么多的男人扯上关系,这是只有戏文和戏剧里才会出现的玛丽苏情节,我该感叹自己命忒好呢?还是该感叹自己命背呢?

    这众多男人当中,首先应该撇清关系的,其实应该是朱佑樘。

    朱佑樘可是日后成为皇帝的男人,和他的距离进一步,自己就多一分危险。

    别说成为皇帝之后,就算此时,他若执意让他老爹赐婚,若执意娶我,那除了抗旨这条死路之外,我是别无他法。

    然而,自打万贞儿找我之后,自打发觉到公孙狗贼可以掌管这么多大内侍卫之后,我对公孙狗贼的定位,可谓是重新翻盘。

    改朝换代是极为稀松平常之事,对于男人而言,没有比皇权更为重要的东西。

    皇帝老儿兴许会把皇位传给自己的儿子,但公孙狗贼和万贞儿未必会让皇帝老儿的心愿得以实现。

    依目前的形式来看,公孙狗贼当皇帝的可能性似乎更高一些。

    趁着他还没有当上皇帝,趁着他还尚未对我泥足深陷,快刀斩乱麻才是上策。

    心里翻江倒海胡乱想着,瞥见万贞儿听闻我的答复之后,嘴里冷哼了一声。。

    公孙狗贼盯着我,半晌之后才质问道:“无谓的事情?我在你心里,难道就没有一丝一毫的地位么?”语气相当不悦。

    “你在我心目中,自然是有一丝一毫的地位,朋友的地位。然而,到如今,朋友都无法继续再当下去,并非只是赐婚那般简单,而是不想再被不相干的人给打搅。”

    相信此言一出,公孙狗贼应该能明白我所谓的不相干的人是谁,以及我话中所包含的深刻意义。

    “你是觉得有人干涉你了,是说皇上和贵妃娘娘干涉你了,所以才要和我一刀两断吗?”

    我是让他心知肚明,不是让他挑明。有些话,一旦挑明,对谁都不好,公孙狗贼不是傻子,可却干出了傻子都不会干出的事情。

    “地上的那些人,你是不打算救活了是么?”我转移话题。

    明明给了他一个瓷瓶的解药,可他只救了他的姑母大人一个。

    这事,我原本不想提及的,可遗憾的是,公孙狗贼有些话非得挑明了说。

    “不是还有你吗?”公孙狗贼答道,“你转移话题也没用,逃避也没用,既然你如此开诚布公,既然你打算和我把话说清楚,那就一次性都说明吧。”

    怎么感觉公孙狗贼有几分破罐子破摔的意味,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你觉得,贵妃娘娘的玉体能支撑到几时呢?”

    即便万贞儿是位十几岁的小姑娘,即便她身上的毒已解,可迷药的毒劲还是残留着几分的。

    据我所知,公孙狗贼虽对毒不大精通,但多少还是懂几分的。单凭这几分了解,想来他断然知晓万贞儿的身体状况。

    他的身子能吃得消,这几位黑衣人的身子能吃得消,可万贞儿的身子十足吃不消。

    “我送娘娘回宫,你在此地等着我,务必等着我回来!”公孙狗贼被我的话语所触动,叮咛道,临走之前,深深看了我一眼。

    原本想一走了之的,许是公孙狗贼那个眼神太过令人印象深刻,最后竟奇迹般地留了下来。

    等待着实是一件痛苦和折磨人的事情,在等待的过程中,我顺道将那八位黑衣人救醒了过来。

    这群黑衣人训练极为有素,即便睁眼之后看到是我,也并未有明显的慌张和失措,而是纷纷离去。

    此等素质,确实值得标榜和学习。

    等了约莫一刻钟的功夫之后,公孙狗贼回来了。

    “还以为你已经离去了。”公孙狗贼小声嘀咕了一句。

    “你不是说让我等你么?”我懒洋洋开口答道。

    公孙狗贼的脸上,有了欣喜之色,“看来我在你心中,多少还是有那么一丝地位的。”

    “行了,说正事吧,此刻就你我二人,有什么话,直说无妨。”我迅速转移话题。

    养的狗时日长了,都会有感情,更何况是人呢?

    我对公孙狗贼,虽未有男女之情,但多少还是有几分朋友之谊的。

    这份朋友之谊,自然不能表现出来,省得他心中再抱有什么希望和幻想。

    “我与五皇子,你选择哪位?”公孙狗贼许是见我干脆果断,开口问道。

    一个头,霎时几个大,同样的问题,今夜,着实懒地再作答。看来,公孙狗贼非地逼着我撂狠话不可。

    “我与你那姑母对话的时候,你不是就在一旁听着么?你与五皇子,我哪个都不会选。还需要我再说地明白一些么?那好,我有心上人了,而且非他不嫁,你若是企图动用你那姑父或者姑母的权力,那你应该知晓,依我的性子,会做出何种事情来。”

    “你那心上人,是你大师兄吗?”公孙狗贼眼神有过瞬间的变化,但随即恢复正常。

    “你不是都做过调查了,不是都很清楚了么,还需要我再确认么?”我反问道。

    公孙狗贼对我的事情,显然知晓的不少,但他一直佯装不知,也从来不曾问我。

    荣华的真实身份,他未必知晓,但绝迹知晓我和荣华之间的情人关系。

    果然,公孙狗贼的脸色再次一变,“是做过调查,也有过几分了解,不过传闻总是有以讹传讹的嫌疑,想听你亲口说出来。”

    传闻有以讹传讹的嫌疑,亲口说出来的,也并非一定是真话。

    我看向公孙狗贼,神情极为认真,语气也极为认真,“我有心上人了,那人是我大师兄,这辈子我非他不嫁,下辈子,下下辈子,所有辈子,都非他不嫁。”

    如此坚定的立场,相信定然能打消公孙狗贼的念头。

    “是我来晚了吗?”公孙狗贼看着我,眼神当中,带着一丝丝的希翼。

    先来后到的问题,汪直曾经和我深刻探讨过,对此,我只能如实答道:“对的,晚了!”

    “或许在你眼里,是有先来后到的,可在我这里没有。所谓的先来后到,我从不相信,我只相信自己,只相信命运是掌握在自己手里的。”公孙狗贼说这话的时候,有种傲睨一切的霸主感觉。

    他想做什么,他会做什么,他要做什么,在这一刻,我宁愿自己什么都不明白,可惜的是,不该看清的东西,却看地一清二楚。

    公孙狗贼看来是豁出去了,彻底豁出去了。

    “凡是自己喜爱的东西,人人都会产生拥有和得到的念头,强扭的瓜是不甜,但世人总是喜欢强扭。你汝定侯自然也可以发挥这种风范,然而,我不是任人摆布的玩偶,鱼死破,玉石俱焚这般的事情,别人干不出来,但请相信我,我绝迹可以干出来。”

    话说到何种程度才算绝决,其实何种程度都不算绝决。

    如此冷情的话语,并非出自我的本意,而是必须而为之的行为。

    公孙狗贼若没有豁出去,有些话若没有明言,那兴许还能对他有留情的余地。

    然而,是个傻子都能听出,他这是要明抢的意思。

    公孙狗贼是个有城府的男人,这般的男人,放在心里第一位的,会是权力,会是金钱,但绝不会是女人。

    于公孙狗贼而言,无疑权力会是第一位,至于我,能占据什么样的地位,说实话,我从未做出过期待和幻想。

    这不是此刻的重点,重点是,从今往后,看来,我和公孙狗贼当真得一刀两断了。

    “你以为我不知晓你会干出何种事情来,你对我下手又不是一次两次了。不过也请相信我,我公孙玉再不济,也不会干出你所想的那种事来。赐婚一事,就当没有发生过。不过,你与我保持距离可以,但请记住你自己所说过的话,和五皇子同时也要保持距离。即便输给任何人,我也不想输于他。”

    公孙狗贼当真是豁出去了,连这般直白的话语,他都说了出来。

    好吧,直白是直白,但起码直爽干脆,符合我的口味。

    “不用你说,我自然会。你和五皇子,我保准有多远离多远。”我做出承诺道。

    “心的距离,不是实际的距离。”公孙狗贼补充说道。

    我摇了摇头,纠正道:“不,心的距离和实际的距离一起,告辞!”说完,不待公孙狗贼作答,驾着轻功离去。

    解决掉公孙狗贼这个大麻烦,接下来的,便是朱佑樘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