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4章:看您不顺眼

    有没有心上人,其实对于赐婚而言,并无大的差别,棒打鸳鸯的例子,自古以来,从来就未曾停歇过。

    趁着皇帝老儿还在愣神之际,我赶紧又补充了一句,“民女已非黄花之身,配不上五皇子。”

    相信如此一说,皇帝老儿再也不会把主意打到我的头上来,朱佑樘也能迎难而退。

    皇帝老儿显然没有料到我会如此诚恳,也显然没有料到会有女子敢坦诚这种见不得光彩的事情,一时之间,神情分外震惊。

    对于女子而言,名节无疑是最重要的东西,但凡未出阁的女子,若是在出嫁之前便做出这种有伤风化的媾合之事,那就不止是逾矩,而是要被浸猪笼的大事。

    隔了半晌,皇帝老儿才从震惊当中恢复过来,盯着我,打量了数眼,偶后缓声说道:“是朕唐突了,方才的话,不要放在心上。”

    “陛下方才有说什么吗?”我微微一笑,道:“五皇子应该还在等着民女,那民女就先告退了。”

    “夜太深了,在此歇息一晚,明日朕派人送你出宫。”皇帝老儿说着起身。

    “还是不用了吧,皇宫这样的地方,像我这等草民,可是住不习惯的。”我推脱道。

    “天一亮朕就送你出宫,好生休息吧!”皇帝老儿态度坚决,转身离去。

    对此,我能再反驳么,能再不识好歹不?

    原本以为,皇帝老儿是让我主动离开他的儿子,和朱佑樘,和公孙狗贼再也不要有任何牵扯,殊不料,他竟然是谈赐婚的事情,并且,在深知我已经为残花败柳之身以后,也对离去一事只字不提。

    皇帝老儿葫芦里究竟卖的什么药,我不得而知,但得知的是,今夜,怕是一个不眠之夜。

    果真,皇帝老儿刚走,万贞儿便来了。

    万贞儿是一人前来的,身边并未带宫女和太监,这点,倒出乎我的意料。

    万贞儿来的时候,我正坐在院中赏月,瞧见她之后,立即从石凳上起身。

    “不必了,坐着吧!”

    万贞儿能用如此客气的态度,这又出乎我的意料。

    坐着就坐着吧,正好懒地起身,不过从这情形来判断,万贞儿显然一时半刻不打算走。

    万贞儿在我对面坐下,开门见山道:“皇上不请你来,本宫也正有此意。”

    “娘娘,有话直言无妨。”我表明了自己的态度。

    “赐婚的事情你应该已经知晓了,对此,你持什么态度?”万贞儿的神情,似探究,似好奇,又似审问。

    我淡淡一笑,语气竭力保持云淡风轻,“您希望我持什么态度呢?”

    万贞儿许是并未料到我会有如此无礼如此傲慢的举动,嘴里冷哼一声,“别以为自己仗着五皇子和玉儿给你撑腰,你就可以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这般肤浅的女子,也不晓得玉儿为何会看上你?”

    那日,在皇宫之时,万贞儿对我还是极为客气的。

    很明显,那时的她,只是在作秀而已,只是在公孙狗贼的面前竭力展现出自己友善和美好的一面。

    此刻,没有外人在此,顿时原形毕露。

    别人敬我一尺,我自然得送还别人几丈,“娘娘您深夜拜访,不就是对民女有所指示么?”

    万贞儿冷眼瞥向我,“既然你心里很清楚,那本宫就打开天窗说亮话,本宫不希望你日后和汝定侯再有任何牵扯。”

    公孙狗贼昔日就给我惹来一大堆的麻烦,

    “那就烦请娘娘今后多看着点汝定侯,让他千万不要前来找我,他若执迷不悟,您就派人打断他的腿。”’

    说不上来缘由,对万贞儿,总是有种莫名的厌恶之情。

    这种厌恶,发自内心,源于肺腑,如影随形。

    原本还想着采用温柔的方式对待她,可惜的是,万贞儿是个机会摆在面前,也绝迹不会珍惜的主。

    “大胆!”万贞儿脸色大变,横眉怒对,“本宫看,你是嫌自己小命太长了是吗?”

    伴随着这一声大胆,周遭顿时飞出数道人影,齐刷刷地落到万贞儿身旁。

    一直还觉得诧异,她何以敢一人前来,原来是有备无患。

    不过,就凭这几个人,也想对付我,这是狗眼看人低呢?还是太高估她自己呢?

    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万贞儿的身边,果然有高手存在,难道这些黑衣人就是传说中的那个什么十三鹰吧?

    不对,十三鹰十三鹰,摆明是有十三位,可眼前的,仅仅只有八位。

    “行了,下去吧,务须大惊小怪!”万贞儿冲身后摆了摆手,语气当中带着几丝不耐烦的意味。

    她岂是在不耐烦,摆明是在给我下马威,是在给我几分颜色瞧瞧。

    若是放在常人身上,绝迹会退缩,可她料想不到的是,我是个不怕死不要命的主。

    事实上,我并非不怕死,也并非不要命,而是万贞儿用错了方式。

    敢在我面前使这种小伎俩和手段,那无疑于关公门前耍大刀一般。

    有什么话,不能直接干脆利落的说出来,非得这般拐弯抹角,也不怕肠子打结?

    想杀就痛痛快快拿起刀咔嚓一声,示什么威呢?

    万贞儿许是见我面不改色,又是冷笑一声,“看来,不知死活实乃你的好本事!”

    “我不止不知死活,还不知深浅,这点自知之明,自个还是有的。”我自嘲道,又说道:“您放心,我与汝定侯之间,绝对不会发生你所想的那种关系。我即日就会离开京城,届时,您尽可以高枕无忧。”

    万贞儿许是见我有所退让,神情有了松动,“其实也不至于,本宫虽不喜欢你,可玉儿喜欢,不过,你只能给他做妾室。”

    前一刻还让我离开公孙狗贼,此刻又说出妾室这样的话语,万贞儿突然之间转变如此巨大,着实令人无法接受。

    话说,她是得了性格分裂之症呢?还是脑子被驴突然给踢了?

    这不是重点,重点是,凭什么我就不能当正妻,只能当妾呢?我是比别人少胳膊少腿了还是多胳膊多腿了?我的脸上,写着妾这个字么?

    朱佑樘和公孙狗贼身份是显赫,是高贵,可又跟我有个哪门子干系呢?

    我配不上他们俩,他们俩难道就能配得上我么?

    最讨厌的,便是所谓的配得上和配不上,你觉得别人配不上你,别人兴许还觉得你配不上他呢。

    被皇帝老儿和万贞儿这一轻视和无视,心情瞬间不大愉悦。

    这不是关键,关键是,万贞儿究竟想作甚?

    分明就厌恶我,可又转眼之间就变了一张嘴脸,核心是,公孙狗贼此刻并不在,那她转变的缘由是什么呢?

    “您放心,我与汝定侯,从今往后,再也不会有任何瓜葛。”

    甭管她安的黄心还是黑心,先表明自己的立场要紧。

    经此一事,必须与公孙狗贼断绝关系,老死不相往来,省得给自己再惹来什么麻烦事。

    “你能如此识趣,那最好不过。”万贞儿道,眼里的神情,又有了一丝松动。

    感情她是在试探我,试探我对公孙狗贼有没有觊觎之心。

    “五皇子各方面都不错,本宫可以让皇上把你赐给他。”

    万贞儿此言一出,我是不由得冷笑一声,“汝定侯和五皇子民女都高攀不起,此事,民女已经对皇上禀明,娘娘若还有什么疑问,可以尽管去问皇上。”

    同样的问题,懒地再做回答。

    “知晓本宫为何不喜欢你么?就是因为你这份目中无人,别仗着自己年轻,以为有轻狂的资本。轻狂,可是要付出代价的。”万贞儿显然对我的态度极为不满,但仍是保持着一副不温不火的风范。

    “娘娘若是没有别的事情的话,那民女先告退了。”说完不待万贞儿作答,起身。

    说我轻狂,那就让你彻底见识见识,什么才叫轻狂和任性。

    贵妃又如何,胆敢对你姑奶奶说出威胁的话来,有种你就派人来教训你姑奶奶,来要了你姑***小命,嘴上功夫算什么好汉?

    “你……”万贞儿气急败坏地指向我,目露凶光。

    缓步走到她的身边,将她的手从半空当中拉下,“娘娘,还请千万保重凤体,须知,您已经不是二八年华的姑娘,而是年逾古稀的老太婆了。”

    万贞儿脸色大变的同时,那八名黑衣人再次出现。

    “杀了她,给本宫杀了她!”万贞儿怒吼道。

    “就凭他们,也想取我性命?娘娘,您可千万别把我给逼急了,逼急了,我兴许当真缠着汝定侯一直不放。”抓住万贞儿的软肋,适时打击道。

    “就凭他们?你可知晓他们都是何人?也罢,既然你一心寻死,那本宫就成全你。动手!”

    万贞儿的眼神,已有凶狠转变为一副看好戏的模样。

    下一刻,万贞儿目瞪口呆地看着我,“你,你,本宫上次中的毒,是你所下?”

    “这不废话么?”作答的同时,朝地上的黑衣人踢了几脚,确定他们已经深度昏迷。

    “你和五皇子究竟是何关系,你是他派在玉儿身边的细作么?”万贞儿质问道。

    “您想多了,民女只是看您不顺眼而已。”我如实答道。<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