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9章:香满路

    公子刑天唱的哪一出,我不知晓,但知晓的是,他显然极为清楚我和老蒋之间的关系,或者说,他显然知晓老蒋对我有觊觎之心。

    姑且不论公子刑天和老蒋之间的旧仇新恨,依老蒋的性格,可绝迹不是一个受胁迫的主,即便他对我没有那方面的心思,他也不会任由公子刑天摆布。

    香满路诚然不是老蒋的对手,为了完成主上交代的任务,他唯有使用毒药。

    这不是重点,重点是,如此一来,老蒋岂非已然知晓我和公子刑天有瓜葛,依他的聪明才智,即便短时间之内想不到我曾经的身份,但至少也会往那个身份上怀疑和去联想。

    还记得那日公子刑天把我从他的魔爪下救出来的时候,他虽带着面具,可眼里显然是有震惊和讶然的。

    这也不是此刻的重点,重点是,我该向公子刑天如何解释自己与老蒋的关系呢?

    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我自问从未做出过对不起老妖精的事情来,可是,他会相信我么?会么?

    剪不断、理还乱,别是一番滋味在心头。

    左思右想,右思左想,不成,不能任由事情如此继续下去,必须去找公子刑天解释不清。

    时日一长,误会只会更深。

    再则,误会解释清楚之后,兴许公子刑天一高兴,还能把两心绵的解药顺道给我。

    一想到能再次见到公子刑天,心中顿时上下忐忑。

    “放心,不劳你动手,我很快就离去。”扔下这句话,从乔玠书房走出。

    然而,问题来了,偌大的京城,上哪找他去?

    蓦然记起,他昨日有要事缠身,而那事的祸源,显然不在老蒋这边,那就在阿尔苏那头。

    我若明着去问公子刑天的下落,苏苏未必会告知于我。

    再则,苏苏此次并非出访的性质,肯定不会住在使者驿站,不在使者驿站,又在何方呢?

    突然发现,这一路走来,都是孤身一人,身边连个可靠的亲信都没有。

    想打听人的下落,想探查人的下落,就连这种琐碎事,无一都落到了自己的头上来。

    公子刑天的目标太明显,但凡是个人,只要见到他出场的阵势,便很难忘记。

    “据闻昆仑山之巅的那些人在桃花坞下榻。”乔玠追了回来,说完这句,离去。

    乔玠对老蒋竟忠心到如斯程度,不得不令我心生膜拜。

    他在想什么,我心中十分清楚,但又不得不让他的阴谋得逞。

    不过,如此一来,倒也省了我查探的功夫。

    桃花坞在京城的东郊位置,是一处风景优美的地方。

    但闻其名,一直无缘得以其见,此番,正好趁机见识一番。

    桃花坞方圆五里之内,种植的,俨然全是桃树。

    若是待到桃花开放的季节,那该是一副多美的景象,但可惜的是,此时距离花期还有一段时日。

    桃花坞的规模,比我想象当中,足足大出四五倍之多,建筑风格,属于简单大方那种,颇为对我口味。

    四名弟子守在门外,并非抬轿的那十二名美少男当中的任何一位,从服饰来判断,只是普通的弟子。

    昆仑山的弟子,虽然一律都是一身白衣,但衣裳上的花纹和图案则不同。

    外人或许看不出眉目,但昆仑山之巅的人,只要打眼一看,便能辨识出职位高低和身份。

    此外,昆仑山一带气候极为寒冷,大多时候,普通的弟子,都会身着斗篷的,而级别较高的弟子,一般则是穿皮衣一类。

    身穿皮裘的,以前只有公子刑天一人。

    我去了之后,公子刑天曾送我一件皮裘,颜色好像是和他一样的鲜红色。

    不对,不是鲜红色,而是蓝色。还不对,蓝色的皮裘,是荣华后来送我的。

    思绪突然有些混乱,完全记不清楚,那件蓝色的皮裘,究竟是何时又从何人手里收到的礼物。

    虽则荣华就是公子刑天,但时间顺序若对不上,那就表明我的记忆有重大的瑕疵。

    也罢,此刻不是追究这些的时候,而是追究该如何进去的时候。

    若从大门直接进,那四位弟子免不了对我进行一番盘问,我总不能说,“我是你们主上的女人,你们放我进去”云云。

    若越墙而过,以我对公子刑天的了解,他所住的屋子,一里之内都会有埋伏和陷阱,到时候,还指不定把我给扎成什么刺猬。

    正矛盾之际,耳畔忽然响起一道声音,“姐姐,是你吗?”

    转身时,发觉小童和如风在我身后不远处的地方。

    “原来真是姐姐啊,我还以为自己看花眼了,姐姐,你怎会知晓我们在这里呢?”小童惊呼一声,随即似有所悟,道:“姐姐是来找主上的吗?”

    “对,你该不会又想说,你们主上不想见到我,让我最好还是离去吧?”我问。

    如风明显听出了我话中的讥讽意味,答道:“您误会了,主上并未说过不见您那样的话语,是如风个人的感觉而已,您若执意见主上,那如风自然不能阻拦。”

    这叫什么话,说的自己好像很委屈很替我着想似的,我该道一声感谢么?

    “姐姐,你误会如风了,他真是好意的。主上此刻就在桃花坞里,罢了,你还是进去吧,省得以为我和如风对您有什么坏心思。”小童许是认为自己的好心被当成了驴肝肺,有些几分气哼哼。

    赶紧打破尴尬,“你俩方才去做什么了?”

    “主上交代了一些事情。”如风简短几句答道。

    我并未继续追问,而是跟在他们二人身后进了桃花坞。

    桃花坞内,所种植的,并非是桃花,而是白玉兰,大大小小加起来,约有数十颗。

    桃花坞内种的不是桃花,这倒实属奇事一桩。

    桃花坞内见到的第一个人,并非是公子刑天,而是香满路,这倒也实属奇事一桩。

    我见香满路的时候,他正在院中来回踱步,神情虽是淡然,但动作无疑已然出卖了他。

    他的心中,十分焦急,这表明他遇上了什么棘手的事情。

    其实,我并未见过香满路,但还是一眼就认出了他。

    原因何在?原因在于,并非是东风夜,也并非是公子刑天,但却能在这桃花坞行走自如的,想来想去,唯有香满路一人。

    昆仑山之巅弟子虽有数万,然而,公子刑天真正信任的,其实没有几个。

    从目前这种情来看,他对香满路和东风夜起码还算是有几分信任的。

    香满路的年纪,在三十上下,身形高大,体态魁梧,单凭外表来判断,一看就是属于孔武有力那一类型。

    虽是武夫的长相,但他的眼神,沉稳而精明,并非草率之人。

    换而言之,这是一个有着猛虎长相,但却内心属于狐狸的混合体。

    香满路或许并不认识我,但鉴于他们主上的关系,应该对我的大名并不陌生。

    事实上,香满路认识我,或者说,他曾经见过我,或是见过我的画像一类。

    当他抬头发觉我和如风小童一起进来时,眼里出现一闪而过的讶然,但随即很快恢复了平静。

    “使者,主上呢?”如风开口问道,同时也印证了我的推测。

    “主上方才出去了。”香满路答道,和我对视了一眼,又说道:“主上吩咐过,任何外人不得入内。”

    外人?这是指我么?我是内人的时候,你小子多半还在地里和稀泥呐。

    从香满路的神情来看,显然明明知晓我的身份,可为何要如此冒犯呢?

    “装傻充愣也好,真心不知也罢,我可是你嘴里那个你们主上的女人,你就不怕我向你们主上告状,让他扒了你的皮么?”我言笑晏晏地看向香满路,恐吓道。

    香满路没有被恐吓倒,小童和如风倒被吓地不轻,就仿佛听到骇人听闻的鬼故事一般。

    “主上的女人?姐姐,你是主上的女人?”小童惊呼道。

    “这话,可是你们香满路使者亲口说出来的,你何不问问他呢?”我答道。

    “姐姐,你何以知晓这是香满路使者呢?”

    小童此言,着实令我有些哭笑不得,“昆仑山之巅就两位男使者,我见过东风夜。”

    “哦!“小童低低答了一句,低下头去,神情似乎不大愉悦。

    “原来是千姑娘啊,方才多有得罪,失礼之处,还望海涵。”

    香满路的神情,极为淡定,仿佛当真并不知晓我的身份一般。

    好吧,装蒜装到这个程度,我佩服之极。

    “海涵有用的话,这世间还要律法作甚?”我也轻描淡写了一句,又问,“你们主上去哪了?”

    香满路不作答,而是说道:“姑娘还请改日再来吧,主上今日不见客。”

    “不见客?你还能再前茅后盾一些么?你们主上究竟是出去了,还是不见客呢?你就算要骗人,好歹注意一下自己的逻辑。”我啐骂道。

    分明长着一直狐狸一般的眼睛,可这智商,着实令人捉急。

    “主上出门了,这是事实,即便他回来,今日也不见客,这也是事实。”

    香满路不愧为昆仑山之巅的使者,气度果真非凡人,并未动怒和生气,而是回答地极为镇静。

    “既是如此,那我就在这里等,一直等到明日再见你们主上。”

    就这点小困难,还能难住我?跟你祖师奶奶玩文字游戏,打回娘胎重新修炼去吧!<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