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3章:大魔头身中剧毒

    先是声音传入耳里,随即便看见屋顶冒出袅袅青烟。哦,抱歉,是袅袅黑烟。

    似乎只有真正的炸药才能产生这般的功效,关于爆炸的知识,我不大懂,但深知的是,万贞儿这次无疑是下了血本了。

    看来,我待会要好好去抱抱公孙狗贼的大腿,省得万贞儿派人追杀我的时候,连个有机会给我收尸的人都没有。

    大魔头和朱佑樘显然也被震惊,两人的脸上,愈发阴云密布。

    我不懂的东西,他们两人应该懂,单从他们的脸色就能看出。

    期间,这两人还对视了一眼,眼神颇其古怪。

    一直以为朱佑樘的府邸没有他人,此刻,当数十名黑衣人齐刷刷地跪在朱佑樘跟前时,我才晓得,原来这世间有一种侍卫是叫暗卫的。

    当初还觉得诧异,即便朱佑樘自信满满,那皇帝老儿也应该不会如此放任自己的儿子独身一人,如今才晓得,皇帝老儿当真是爱极了这个儿子。

    但或许,并非是皇帝老儿自发性地去爱朱佑樘,而是被逼无奈,毕竟,在这世间,他也唯有朱佑樘这一枚骨血。

    那荣华呢,荣华和皇帝老儿又是什么关系呢?从年纪来判断,荣华应该不会是皇帝老儿的儿子,那他的身上,为何会有一块龙形的玉佩呢?难道说,荣华并非是大明王朝的皇子,而是大明周边其他国家的皇子么?

    这不是此刻的重点,重点是,从爆炸起到如今,已有半盏茶以上的时间,可这群暗卫,直到此刻才出现。

    姗姗来迟已经不足以形容他们,玩忽职守或许更加恰当。

    据我所知,就连普通的近身侍卫,那都得时时刻跟在主子的身边,更何况是暗卫呢?

    出奇的是,朱佑樘的脸上似乎并未有愠色,而是极为淡然地抬了抬手,“都起身吧,仔细查探,待会再回禀。”

    “慢着!”我立即出言阻止,“等上半个时辰再进去,如果着急的话,至少也得两刻钟的功夫。候知和普通的爆炸物不同,它们还会有二次爆炸或是三次爆炸的。”

    关于此点,我无从亲眼得见,都是从《具原书》上看到的。

    不能笃定《具原书》上的记载的东西全部都是真实,但依我的生活阅历来看,起码那上面的大多记载,我都有过亲身经历和见识,都是铁铮铮的事实。

    以防万一起见,还是先静观其变为妙。

    “二次爆炸?三次爆炸?”朱佑樘眼神一变,“先退下吧,半个时辰之后再进去。”

    这群暗卫并非是从府邸冲出来的,而是从天而降,这意味着,在爆炸之前,他们就已经逃了出去。

    撇下自己的主子逃走,这可是死罪,撇下皇子逃走,不止是死罪,还是灭门的死罪。

    从目前这个情形来看,他们十有**是经过了朱佑樘的授意。

    朱佑樘这一声令下之后,那数十名暗卫瞬间消失不见。

    这群暗卫的武功如何,我不得而知,但得知的是他们的轻功都是极好的。

    百晓生的江湖排名谱中,像这种暗卫,即便武功再绝世,那也是排不在其内的,

    原因何在?原因在于,这种不常在江湖上走动,甚至连姓名都是代号的人群,即便是百晓生,估计也很难将其统计在册。

    半个时辰,说长不算长,可若说短,也不短。在这期间,我总不能和大魔头和朱佑樘三人一直干巴巴地站在大门之外吧!

    朱佑樘的这座府邸,虽不在繁华的闹市当中,可门前,间或还是会有路人经过。

    傻了吧唧一直呆呆站在门外任人瞻仰,这可绝迹不是我的风范。

    其实,有朱佑樘和大魔头两人在,路人的视线,岂会放在我的身上?

    然而,即便他们不是主动看我,但顺带瞄一眼,还是会有的。

    好吧,我承认,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正是因为路人的目光都被朱佑樘和大魔头给吸引了去,导致我内心严重不平衡。

    女人看他们两个也就罢了,好不容易来个男的,还死死盯着朱佑樘不放。

    我承认朱佑樘的确是长了一张花容月貌的脸,也的确有几分不男不女,可他的这种不男不女,和公子刑天的雌雄莫辩相比起来,那绝迹是小巫见大巫。

    鲜花还需绿叶配,朱佑樘和大魔头自然是鲜花,而我,无形当中成了别人的绿叶。

    天苍苍,野茫茫,我这到底是什么命呢?

    如今这幅模样,虽说算不上绝世美女,可起码也是个美女。

    怪就怪在,我所遇上的男人都太过出众,以至于自己从凤凰瞬间变成了野鸡。

    “殿下,等调查结果出来之后,务必派人告知我一声,我们就不再叨扰了,告辞!”

    甭管大魔头是否乐意被人给观赏,反正我是毅然决然打算离去。

    “告……”

    大魔头嘴里的辞字还尚未说出口,我是嗷地大叫一声,扑到了他的面前。

    方才,一直没有留意,此刻突然发觉,大魔头的眼角之下,赫然出现一道黑线,隐隐约约、若有若无。这种状况,和我昔日中两心绵时全然一致。

    不由分说,赶紧捏起他的手腕,没错,大魔头的确是中了两心绵的毒。

    心中暗叫不好,迅速又查探自己的脉搏,没有中毒的痕迹,或者说,并未中两心绵。

    又快步走到朱佑樘的身边,信手捏住他的手腕,嘴里说道:“殿下,得罪了!”

    朱佑樘的手,有过条件反应性的微微反抗,但随即安分了下来。

    朱佑樘的脉象,极为平稳,亦是没有中毒的痕迹。

    我没有中毒,朱佑樘也没有中毒,中毒的,唯有大魔头一人。

    方才吃饭的时候,大魔头所吃过的食物,我和朱佑樘也全都吃过,这就表明不是食物问题。

    依大魔头的身手和警觉,别人若想靠近他,那简直比登天还难。因而,若是有人光明正大对他下毒,那无疑死路一条。

    即是如此,那他身上的两心绵从何而来呢?

    “你给他下的毒?”我问朱佑樘,语气生出几分变化来。

    “什么毒?”朱佑樘挑眉问道。

    “两心绵!”我重重回道。

    “两心绵?你想多了,我可没有那种本事。”

    朱佑樘所说的,是他没有那个本事,而不是两心绵是什么东西,这就表明,他至少是听闻过两心绵这种毒药。

    这不是此刻的重点,重点是,“不是你,那是谁?”

    大魔头昨日还好端端的,别说是昨日,我和他一起来的路上,都没有发觉到他有任何中毒的迹象。

    两心绵这种毒药,普通之人,毫不夸张的说,中毒的那刻起当场毙命,大魔头内力深厚,应该能撑一段时日,但即便如此,在这个时间点,除了我和朱佑樘之外,再也没有任何人和他有机会接触。

    不对,还有汪直和那位厨娘。

    说到汪直,也不晓得他是去了十八层地狱的哪一层,方才爆炸的时候,并未见到他的身影,那就表明他已经离去。

    汪直和大魔头虽然并未有直接的身体接触,可下毒,不一定非得借助于身体接触才可以。

    像我,许多毒拿在手里,压根不用接触,有的是法子成功施行。

    汪直和大魔头之间,正好有某种不为人知的关系,说他要害大魔头,我绝迹一百二十个相信。

    汪直的嫌疑,极大。

    至于那位厨娘,原本以为她是万贞儿派来的人,如今看来,她的幕后东家,极有可能是大魔头的仇人。

    他们要杀死的,或许并非是朱佑樘,而是大魔头。

    江湖当中,精通易容术的,不在少数,易容成一位下人的模样,一般很难引起人的注意。

    这时,朱佑樘的答复在我耳边响起,“是谁?那你恐怕就得问你那位朋友自个了。”

    我和朱佑樘的交谈,自然是落到了大魔头的耳里。

    说大魔头是大神,他还当真坐稳了这个美名,从他听闻到自己中毒到此刻,连只眼睛都没眨过,更没开口提问过一句。

    “你中毒了,中毒了!”见此,我不得不重重提醒道。

    大魔头并未回答我的话语,而是朝着朱佑樘看了一眼,“毒不是他下的,不用再问了。”

    “你怎如此笃定不是他呢?”我讶然道,要知道,我也只是猜而已。

    “下毒的,另有其人,今日上午,我和他交过手了。”大魔头答道。

    今日上午?那大致就是我见到公子刑天的时候。

    话说,你上午就已经知晓自己中了毒,为何还如此淡定呢?不止如此,还屁颠屁颠跟着二师兄他们一起去望江楼吃酒。

    这等沉着,这等魄力,我就是打回娘胎修炼十万八千遍,怕是也望尘莫及。

    “放心,你师兄帮我看过了,说暂时还死不了。”大魔头许是见着我的脸黑了下去,又补充了一句。

    “死不了?你能不能别把死字说地如此轻描淡写,两心绵我可有过切身体会,深知它的毒性,若是没有解药,别说是二师兄,就是二师兄他老爹来了,也回天乏术。你告诉我,给你下毒的是哪个孙子?”

    怨不得我气愤,好不容易从朱佑樘手里拿到千年何首乌,原本想着给大魔头好好补补身子,他这一中毒,我是彻底没了后路,前途一片黯淡。<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