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章:把我也带走

    店小二显然认识乔玠,看到乔玠之后,撒丫子飞奔了过去,那副模样,就像看到了玉皇大帝一般。

    这才发觉,不知何时,小二已经回来,但是并未看到掌柜的身影。

    我来京城的第一日,就是在这望江楼吃酒的,当时见过掌柜一面,有些印象,倒是这店小二,印象很模糊。

    汪直和那群锦衣卫也看到了他们三位,锦衣卫当中的那个首领,似乎也是认识乔玠的,还冲着乔玠点了点头。

    汪直的目光,并不在乔玠身上,而是在大魔头身上。他看大魔头的眼神,格外莫测。

    大魔头看汪直的眼神,也有几分莫测。

    两人就那般对视了短暂片刻,然后大魔头走了进来,汪直走了出去。

    “您怎么来了,快快里边请!”小二摆出了一副哈巴狗一般的姿态,点头哈腰,夹道欢迎。

    乔玠微微一笑,问道:“你们掌柜的呢,在吗?”

    “掌柜的不在,刚出去了,小的这就出去给您找去。”小二答道,奴颜媚骨。

    “不必了,我只是来吃顿饭而已。”乔玠答道。

    “您楼上请!”小二说着,做出一个邀请的姿势。

    这个举动,无疑点燃了我的火爆脾气,“不是说楼上没有雅间了吗?”

    我可是浪费了半天唾沫,乔玠是连问都没问的啊,这是狗眼看人低吗?还是嫌贫爱富呢?

    “你是觉得他有钱,我没钱是吗?告诉你,你姑奶奶虽然比不上他富有,但也不差钱。”;两手叉腰,十足一副泼妇架势。

    非我火冒三丈,实乃这小二太欺人,口口声说没有雅间,乔玠一来,立马就有空位了。

    “千姑娘,莫要误会,我在望江楼之内,有一间专门的包间,即便我不来,他们也不会把那间屋子给他人使用的。”乔玠解释道,许是看我的表情仍是不悦,偏头看向一旁的二师兄,“扁兄,快帮我劝劝千姑娘。”

    “姑娘,小的当真不知您是大当家的朋友啊,若是知道,就算是死上一万次,那也不敢冒犯您的啊!”小二是个见风使舵的好手,不待二师兄开口,已经小跑到我的身边,可怜兮兮地看着我,一脸乞求状。

    这不是重点,重点是,我若没有听错,小二方才说的是大当家这个词语,那就表明这望江楼的幕后老板是乔玠。

    倘若真是乔玠,这就解释通了小二为何会这般谄媚地对待他,又解释通了望江楼为何专门给乔玠留着一座包间。

    “行了,别介,像我这种山野小民,可担当不起。”我摆了摆手。

    “师妹,你就饶了这小二吧,他也是无辜之人。”二师兄替小二分辨道,“反正我们是来吃饭的,有位子不就行了吗?”

    “有位子,那楼下还有位子呢,若不然,我们就在楼下吃吧,反正饭菜也都一样。”我明显在说反话。

    今日,因为唐乾,尤其是知晓他是公孙狗贼的人后,我的心情,有了巨大的起伏,可江瑶来过之后,从此少了一个强劲的敌人,心情顿时明媚了不少。结果阴差阳错遇上公子刑天,他对我远远避之,再加上如风的话语,我的心情可谓是低落到了极致。

    原本想着,来望江楼大吃一顿,化郁闷为食欲,心情或许会有好转,殊不料,心情不止没有好转,因为这店小二,心情愈差。

    其实,也不怪店小二,怪我自己,也怪他不该撞在刀口上。

    心情若是差了,就算没有店小二这一茬,看什么也不会顺眼。

    其实,和店小二扯皮了半天之后,心情已经比之前好出不少。

    “既然都来了,肚子也都饿了,那就借用乔兄的包间凑活一下吧!你看如何呢?”

    说这话的,并非是二师兄,而是一直沉默寡言的大魔头。

    “师妹,看在我们大家都饿了的份上,你就退一步吧。”二师兄再次劝道。

    “好吧,人是铁,饭是钢,没必要和肚子过意不去。走,上楼!”

    怎么看,怎么觉得自己目前有种傲娇和矫情的意味。

    这一顿饭,最终还是没有吃成。

    前脚才迈到第一层台阶之上,就被一阵嘈嘈杂杂的吵闹声给惊扰到,不得不转身回头看。

    这一看,发觉又是方才那群锦衣卫。

    这次,锦衣卫并非是冲往二楼,而是来到我们的身边。

    其中那位首领,径直来到大魔头身边,问道:“你认识汪直?”

    “认识。”大魔头淡淡答了一句。

    “认识,那就带走!”领头的一声令下之后,其余的锦衣卫纷纷冲了过来,将大魔头团团围住。

    大魔头嘴角浮掠出一丝冷笑,但并未有所举动。

    见此,我开口大喊道:“等等,汪直我也认识。”

    “哦?”领头的杂碎顺着声音看向我。

    “方才,你们不是当着我的面把他给带走了吗?而且,你们也应该看到,他和我,有过交谈的。”

    “哪里来的丫头,跟着瞎捣什么蛋?去,一边去!”领头的杂碎说着,用胳膊把我夯到了几尺之外。

    活了二十几年,还从未有人敢对我用夯这个动作。

    这个杂碎,原本还想着对他好言好语,有些人,你还真没有办法对他和颜悦色,你若给他两分颜色,他绝迹能开染坊。

    “他认识汪直,你就要把他带走,我也认识汪直,你为何不将我一起带走呢?”一边朝那杂碎靠近,一边不动声色的弹了弹手指。

    “不止我,这家店里的所有客人,恐怕都认识汪直,既然你们是要抓和汪直认识的人,那就请将我们一起带走吧。据闻锦衣卫的伙食不错,正好有个地方可以免费吃喝。”我充分发挥自己女流氓女无赖的本质。

    领头的杂碎,眼珠子惊地差点掉了下来,“好端端的姑娘,难道患了精神错乱之症吗?不用管她,将人带走。”

    “等等,你这是无视我的话语是吗?我说了自己也认识汪直,说了让你把我也带走,你是听不懂人话呢?还是压根就不是人呢?”我极为平静地说道,极为平静地看着那领头的杂碎。

    “你丫骂谁呢?爷原本看你长相不差,给你几分面子,不料,你竟是个不识好歹的货。你想去见识我们锦衣卫的风范是吗,那爷就带你去见识见识,保准你此生难忘。”领头的杂碎,说着一般抓住了我的胳膊,将我塞给了他身前的一名锦衣卫,“她就交给你了,看好,千万别让她路上给跑了。”

    “放心,我还端怕你会把我给丢下呢。”我如实答道。

    令人诧异的是,乔玠明明就和领头的杂碎相识,可从始至终,他尚未替大魔头说过一句求情的话语,一直在一旁冷静自若的围观。

    二师兄亦是,也在一旁冷静自若的围观。

    就连大魔头自个,面上都没有一丝担忧的神色,神情极为淡然。

    大魔头和汪直,或许的确认识,但他们之间,诚然不是好友或者其他亲密的关系。

    不止如此,据我的观察,大魔头和汪直,十有**是有仇的。

    即是如此,这群锦衣卫要将大魔头带走的目的是什么呢?

    带走汪直,这已经足够人遐想万千,如今又要带走大魔头,锦衣卫究竟想作甚呢?或者说,这群锦衣卫的幕后主使想作甚呢?

    汪直的死活,不在我的关心范围,我所关心的,是大魔头的安危。

    和朝廷这些走狗扯上关系,这可绝迹不是什么好的兆头。

    杂碎首领带着我和大魔头出去的时候,二师兄和乔玠还当真没有阻拦。

    没有阻拦的动作也就罢了,你们好歹口头上意思意思也行,可这两位,连表面功夫都懒得去做,眼睁睁看着我们被带走。

    也罢,反正我从来也没指望过任何人,就连大魔头这个靠山,我也只有放了五六分的心思在上面。

    投入越多,回报未必会越多,有的时候,投入十成,回报或许为零。

    这不是此刻的关键,关键是,这群杂碎并不是将刀架在大魔头的脖子上将他带走,而是让他完全轻装上阵,身上连个枷锁都未带,犹如汪直走的时候一般。

    依大魔头的武功,别说是这二十几个人,就是二百多个,两千多个,那也只怕是小菜一碟。

    他若要走,那无人能阻拦。

    显而易见的是,他不愿意走,而是心甘情愿被带走。

    更显而易见的是,我也愿意走,也是心甘情愿被带走。

    锦衣卫在耍些什么把戏,大魔头或许想看看,我更想看看。

    走了一段距离之后,大魔头渐渐靠近了我,小声问道:“为何要跟来,你可知道锦衣卫都是些什么人?”

    “什么人?还能比公子刑天和秦广王更可怕吗?我连他们两个都不怕,更何况是这些杂碎呢。”我顺嘴答道,想了想,又说道:“我知道你不喜欢别人参与你的事情,放心,我即便想参与,也没有那个本事,我只是真的想去锦衣卫见识见识。“

    大魔头朝我看了几眼,答道:“知不知道,你有的时候,真的很奇怪。若用寻常女子的思维去理解你,发现真心很难。”

    “也许我是故意而为之呢,知道欲擒故纵这个成语吗?”我嘻嘻笑道。<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