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章:能杀得了他的,还没出生

    过了许久,过了许久许久,意识彻底清醒过来,再看周遭,没有软轿,没有公子刑天,没有十二位美少年。

    偌大的空地上,除了我,别无一人,别无一物。

    什么都没有?这一切,难道是梦境,抑或是幻象吗?

    “姐姐,姐姐!”

    这是小童的声音,小童?顺着声音再一看,小童正徐徐从天而降,他的身边,还有他的哥哥如风。

    既然有小童和如风,那就说明方才的一切并非是幻象,而是真实,而是铁铮铮的事实。

    从地上起身,拍了拍身上的尘土,问道:“别人呢?轿子中的人呢?”

    “姐姐是问主上吗?主上有急事离去了。”小童和如风此刻已经落了地,来到我的身前。

    主上?我确定自己没有听错,小童所说的,的确是主上二字。

    “轿子当中的,是你们的主上吗?”我追问道,手心紧张地直冒汗。

    “是,姐姐!”小童点了点头。

    “你们的主上,是昆仑山之巅的公子刑天?”我一边问,一边狠狠掐自己的手背。

    “嗯!”小童又点了点头,眼神出现了一丝变化,“姐姐,我和哥哥都是昆仑山之巅的人,你如今已经知晓了,会不会再也不理我们两兄弟了?”

    难怪我昔日对小童施摄魂术的时候,他能不被控制。摄魂术可是昆仑山之巅的绝学,小童一直跟在公子刑天左右,会这门武功,实属正常。

    公子刑天是个做事从来不问缘由之人,昆仑山之巅的弟子,也向来都是乖乖领命,从来没有一个人质疑过他的命令和决定。

    从小童和如风的反应来看,他们应该并不知道我也曾是昆仑山之巅的一员,更不知晓我与公子刑天的渊源。

    此时,我敢百分百的肯定,小童和如风当时之所以会跟在我的身边,并非是有什么阴谋诡计,而是在保护我,而是受了公子刑天的命令保护我。

    这不是此刻的重点,重点是,我当真遇上了公子刑天,还和他有了交谈。

    “你们何以没有跟着主子一起走呢?”我问小童。

    “我们看见姐姐之后,特地向主子告了假。”小童答道。

    好一个告了假?估计又是公子刑天把他二人派在我的身边进行保护之类。

    既然遇上了我,无论他是否就是我的荣华,断然不会如此淡然离去。

    若是荣华,即便他假装再无情,也不会这么快的离去,也有迹可循。

    若不是荣华,我背叛了他,依照他的个性,就算对我有爱慕之心,也不会如此轻易离去。

    这表明了三种可能:第一种,公子刑天当真是有急事在身,能让他如此匆忙的,绝迹会是惊天动地的大事。

    第二种,他看到我后,存心躲避。至于缘由,绝迹和他当初莫名其妙离开我有关。

    第三种,他既有急事,又存心躲避。

    阿尔苏那一帮人明里暗里还不晓得用什么样的手段来对付他,假公子刑天出现之后,他自然不会坐视不管。

    据闻秦广王也来了京城,他和秦广王,可是不共戴天的死对头。

    多方夹击,他有急事,这也在情理当中。

    因而,第三种的可能性最大,他刻意在躲我,但同时,又出了什么大事。

    追根溯源起来,公子刑天和秦广王的恩怨,全是由我而起。

    公子刑天将我带回昆仑山之巅以后,曾经问我:“土库族的那些百姓那般对待你,难道你就没有什么想法吗?”

    我想了想,想了又想,答道:“不,有想法,我想让他们死,想让他们全部都死掉。”

    一想到自己当时所受到的屈辱,一想到那些平日里爱戴自己的百姓是如何冷眼旁观、如何为虎作伥,我的心头,只有恨,只有恨。

    那时,我原本只是一句气话,只是一句抱怨之词,殊不料,公子刑天竟然当了真。

    他派了昆仑山之巅数百名弟子,一夜血洗了土库族,若不是我后来及时赶到,只怕全族都惨遭他的毒手。

    土库族属于秦广王管辖的范围,虽然并未受到他多少庇护,但从地盘来说,毫无疑问是秦广王所有。

    公子刑天在秦广王的地盘之上大开杀戒,还一夜杀了数千人,这是摆明了不把秦广王放在眼里。

    打狗都要看主人,更何况打的还是主人本身呢。

    公子刑天和秦广王的梁子,自此而结下。

    此后,昆仑山之巅的弟子,和秦广王的手下,小纠纷小摩擦不断,但也仅仅是小纠纷和小摩擦而已。

    公子刑天和秦广王结下不共戴天的仇恨,还是因为我的缘故。

    那次,我抢回《天魔神功》的秘笈之后,往昆仑山之巅赶回的途中,结果遇上了秦广王。

    秦广王当时也在找寻这本秘笈,自然是要从我手里抢过去。

    和我一起去的弟子,都死在他的手下,而我,也身中一掌,命悬一线。

    千钧一发之际,公子刑天突然从天而降,

    由于受伤太重的缘故,我的意识,当时已经接近半昏迷。

    公子刑天和秦广王的打斗过程,我记地极为模糊,只能依稀记得两道身影一直在纠缠在一起,打地如火如荼,不可开交。

    公子刑天和秦广王的的武功,几乎旗鼓相当,很难辨识出谁的武功在谁的之上。

    后来,两败俱伤,两人纷纷都受了极重的内伤。

    秦广王没有拿到《天魔神功的》秘笈,败兴而归,不止如此,他还中了公子刑天的暗器。

    公子刑天也中了秦广王一掌,养了数日才恢复。

    至此,秦广王和公子刑天算是有了正面直接的冲突和仇恨。

    往后,昆仑山之巅的弟子,死在秦广王以及他属下的,不计其数,同样,秦广王的属下,死在昆仑山之巅弟子手上的,也不计其数。

    子不杀伯仁,伯仁却因子而死。

    公子刑天无论是否就是荣华,无可厚非的是,没有我,他就不会得罪秦广王,起码不会得罪地这般彻底。

    阿尔苏那群人,我是担心,但更担心的还是秦广王。

    秦广王是十殿阎罗其中之一,掌管凡人生死,换句话说,他要人生,人就生。他让人死,人就死。

    秦广王能落下秦广王这个美誉和称呼,绝迹不是浪得虚名。

    昔日,我曾领教过他的手段,对他还是了解几分的。

    公子刑天若是和他遇上,那绝迹又会是两败俱伤。

    放在平时,两败俱伤也就罢了,可阿尔苏偏偏这个时候带了一大帮孙子们跟着插科打诨。

    不行,我不能如此放任着不管。

    公子刑天即便是神一般的存在,可也抵挡不了众多小人的夹击。

    一想到有那么多的孙子企图伤害或者已经伤害到我的荣华,伤害到我的老妖精,我就恨不得将他们个个千刀万剐,先清蒸再红烧。

    等等,不对,在我模糊的印象当中,曾经看到公子刑天是身披猪皮的。那副情形,宛若我当日在山洞遇上他的时候一般。

    还是那句话,他可是神一般的存在,怎么会有人把猪皮弄到他的身上去呢?

    心中仍是有着几分疑惑,仍是存在着漏洞和解释不通的地方。

    我中了星光灿烂的毒,小童和如风并没有。

    我的眼睛或许出了问题,但小童和如风并没有。

    “你们主上,今日身上穿的是什么颜色的衣裳?”向小童进行求证。

    “主上里面穿的是白色的锦袍、外面披的是红色的皮裘,他一直都是这幅装束。”小童答道。

    没错,公子刑天一年四季都是这幅打扮,白色的锦袍他有上百件,红色的皮裘他也有上百件,颜色全然一致,不过花纹略有不同而已。

    “你们主上,近日离开过昆仑山之巅吗?”

    原本只是随便一问,并不指望会得到小童的答复,殊不料,小童思量了片刻,答道:“主上的行踪,我们原本是不该向昆仑山之巅以外的弟子透露,可既然是姐姐你问,那我就告诉姐姐。主上一直在昆仑山之巅,这半年以来都没有离开过。姐姐,主上的行踪,还望不要对你之外的任何人透露。”

    “这是自然。”我答道,心里又犯起了思量。

    既然公子刑天一直在昆仑山之巅,那我往日在山洞见到的那个披着猪皮的人是谁,在乔家庄遇到皇巨龙时,遇上的那个公子刑天又是谁呢?

    难道说,那并非是最近发生在我身上的事情,而是以前么?还是说,那并非是真实,真的只是一场梦,只是幻境么?

    这不是此刻的关键,关键是,公子刑天究竟去了何处?

    “你们主上此刻在哪里?”我继续问小童。

    “姐姐,你就别难为我了,这个我真不能说的。”小童一脸无奈,还朝一旁的如风看了几眼。

    “你们主上有危险,有人要害他,而且还不是一个两个。你们俩快带我过去,兴许我还能帮上什么忙。”我如实道来。

    “您就放心吧,想杀主上的人多了,可能杀得了他的,还没出生呢。”一直沉默不语的如风,此时开了口。

    “是啊,姐姐,主上自有人保护,你不必替他担心。”小童跟着附和道。

    “那好,我问你,你们主上离去多久时辰了?这个,总该可以告诉我吧?”

    许是见着我脸上的颜色不大愉悦,小童立即答道:“主上离去还不到一刻钟的功夫。”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