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4章:最不可能的,就是事实

    前脚刚走出冰窖,就看见了一位老熟人。

    那位老熟人,不是别人,俨然正是枯木老人的弟子江瑶。

    天苍苍,野茫茫,我这到底是什么命呢?

    才消停了一夜,江瑶江姑娘又找上门来了。

    乔家大院的看管疏松到如斯程度,随便一个阿猫阿狗都能进来,看来,这个地方是待不下去了,还是转移窝藏地点为妙。

    江瑶离后墙的位置不远,看样子是刚翻墙而来。

    “别紧张,我不是来杀你的,是来向你道歉的。”江瑶边朝我走来,边说道。

    “道歉?你确定自己不是在使苦肉计吗?”对此,我深表怀疑。

    这是唱的哪一出?黄梅戏呢?还是京剧呢?

    “放心,不是苦肉计,我是真心前来向你道歉的。以后,你我的旧账一笔勾销,不止如此。对于之前的冒失,还请你原谅。”江瑶说着,朝我深深地鞠了一躬。

    “你是脑子被驴给踢了还是被鬼给缠身了?这突然的转变,意欲何为呢?”我问,继续表示怀疑。

    江瑶面色一变,但很快恢复平静,“话我是传到了,歉也到过了,告诉你那男人一声,让他再也不要找我麻烦,也再也不要找我手下弟子的麻烦。”

    “男人?什么男人?”我问。

    “呵,看来你是一点也不知情啊。”江瑶嘴里冷笑一声。

    “你说的那个人,究竟是谁?”我追问道。

    “是谁?你身边那么多男人,自个去想吧,反正我的话是带到了。”江珧说完之后,转身离去。

    她口中的那个男人,会是谁呢?公孙狗贼?小金?大魔头?二师兄?花蝴蝶?

    二师兄正在屋外煎药,两幅药,一副是给我,另一幅不用问也知道是给大魔头。

    见此,我赶紧从屋中将千年何首乌取出来。

    二师兄讶然道:“这好像是千年的何首乌,你从何处得来的?”

    “五皇子那里。”我如实答道。

    “你偷来的?”二师兄问道。

    我嘻嘻一笑,道,“我早就不做那种偷鸡摸狗的勾当了,这是五皇子自愿给我的。”

    “自愿?据我所知,这千年何首乌五皇子那里可是只有一棵,你这还是整棵,他怎会如此大方,将整棵都给你呢?”二师兄的脸上,有了探究之色。

    我能说自己是同朱佑樘做了交易吗,我若说了,二师兄准会追问,问我那个交易是什么。

    我若说那个交易还没有确定,二师兄肯定以为朱佑樘对我不怀好意。

    为了避免节外生枝起见,还是扯个谎为好,“我对五皇子,有救命之恩,你想,救命恩人开口乞求,他怎会不答应呢?”

    “你可别骗我,真的只是如此吗?”二师兄明显有些不置可否。

    “不是如此,你觉得还会是怎样呢?放心,你还怕我会吃亏吗?”

    二师兄许是联想到以前,料定我绝不是个吃亏的主,这才表情有了松然,“这话倒是,别人可占不走你的便宜。”

    占不走?一般二般的人是占不走,可三般的人就可以,譬如说那点天灯的朱佑樘。

    随身掏出小刀,从千年何首乌上刮下一块,拿在手里,将其余的给二师兄扔去,“这块留着我自己用,剩下的都给大魔头补身子。”

    二师兄答道:“这么多,你是想补死他吗?”眼里的神色,极为莫名,“难得见你如此大方,看来他在你的心目中,地位很重要?”

    “能不重要吗?他可是我的免费保镖。”想起江瑶之事,我迅速转移话题:“二师兄,你去找过江瑶啦?”

    “江瑶,你是说昨日暗算你的那个江瑶吗,没有,你何出此言呢?”二师兄问道。

    依我对二师兄的了解,凭他此时的神情来看,他是当真全然不知实情。

    “昨日回来之后,大魔头出去过没有,乔玠出去过没有?”我继续问。

    “应该没有,他受伤很重,从回来之后,一直就在房中用功疗伤,我和乔兄都在他的房中,直到午夜才各自回房睡觉去了。”

    这就解释了我昨夜为何没有被他们给抓包,他们压根就没有时间顾得上我。

    不是二师兄,不是大魔头,不是乔玠,那还能是谁呢?

    剩下的人当中,属公孙狗贼的嫌疑最大,也就只有他有这个势力和实力

    仔细想想,昨日他撒丫子就跑,不会是帮我处理善后的工作去了吧?

    这狗贼,算是我误会他了,算是我狗眼看人低了。

    “你问这做什么?”二师兄问,似乎想起什么,脸色大变,问道:“怎么,江瑶方才来找过你了?”

    “没有,我随便问问。”赶紧继续转移话题道:“早晨有人来光顾我的房间了,这事你知晓吗?”

    “知晓,那是汝定侯的人。”二师兄答道。

    “那为何不出来看看呢,你不怕我会出什么事么?”我问。

    “那人的道行和你的道行相比起来,连你的一根脚趾头都比不上,何须担心呢?”

    你看,二师兄和大魔头果然是对我充满了自信。

    “知道他要找什么东西吗?”

    “这点,恐怕你就得去问汝定侯了。”二师兄答道。

    “你说对了,我这就去找他。”不待二师兄作答,我已然飞身跑了出去。

    我找公孙狗贼,可不止那一件事情。

    翻墙翻习惯了,看到正门之后,完全没有任何反应,仍是越墙而过。

    公孙狗贼并不在屋中,而是在他府邸的一处亭子里头坐着。

    刚从空中落下,就瞧见公孙狗贼正怡然自得地坐着品茶。

    远远看见我后,公孙狗贼冲我招了招手,开口说道:“你来了!”

    事实上,我并未听清他的话语,而是从他的嘴型中看出来的。

    此座亭子,建在池塘边上,周遭风景秀丽。

    公孙狗贼,倒挺会享福的,他不止在品茶,亭内的桌子上,还放着几盘新鲜的水果,而且俱都是反季节的水果。

    我身子一跃,坐在了桌上,顺手拿了一个水蜜桃,咬了一口,“侯爷大人,您派人来我房中是要寻什么宝贝呢?”

    “我若说那是一个误会,你会相信吗?”公孙狗贼放下手中的杯子,看向我。

    “你是说,唐乾来我房中是个误会呢?还是说唐乾来乔家大院是个误会呢?”说完继续朝手中的桃子咬了一口。

    唐乾显然是要找什么东西,不过,那东西十有**并不在我的屋中。

    唐坤那孙子,背地里不知给他哥哥唐乾说了什么,才让他来到我的屋中。

    无可厚非的是,唐坤素日里绝迹和这位哥哥不对盘,若不然也不会故意整他。

    唐坤八成是看到我往日睚眦必报的本性,以为唐乾冒犯我,我就会对付他,就会把他毒个鼻青脸肿。

    可惜的是,正好赶上我有心事,无暇顾忌其他。

    公孙狗贼显然被我给问住,半晌都没有回答,就在我以为他不会回答的时候,他终于开了尊口,“唐乾是去找东西,至于是什么,我现今不能告诉你,等以后吧!以后机会合适了,再告诉你不迟。”

    又是这句话,这些男人们,是觉得我好糊弄好打发呢,还是个个在我面前保持神秘呢?

    “悉听尊便吧,话说回来,只要你汝定侯不是想要我的小命就好。”

    “你就放一百二十个心,我就是要我老爹的命也不会要你的。还有,别再叫我汝定侯。你叫我公孙狗贼,也比叫汝定侯要好。”公孙狗贼答道,继续抿了一口杯中的茶,神态极为自若。

    等等,他是如何知晓我叫他公孙狗贼的,在他的面前,我可是从未有过这个不敬的称呼。

    别说是在公孙狗贼本尊面前,就是在其他人的面前,我也是没有过这个称呼的,那公孙狗贼究竟是从何处知晓自己这个美名的呢?

    这不是此刻的重点,重点是,他竟然不生气,还一副屁颠屁颠的模样。这人,难不成有受虐倾向吗?

    吃完桃子之后,我又顺手拿了一串葡萄放在嘴里,“这个季节能吃上水蜜桃和葡萄,还真是沾了你那姑母贵妃娘娘的光。”

    公孙狗贼微微一笑,道,“喜欢吃的话,回去的时候你就拣样带些,后厨还有。”

    “那感情好啊!”我转为认真,由衷地说道,“谢谢你!”

    “谢?谢什么?你这突然的表情什么意思,你可别吓我,不就一些水果吗,至于吗?”公孙狗贼似乎是真的被吓倒了。

    “我都知道了,江瑶已经主动找我道歉了,你还有什么可隐瞒的?”我撇了撇嘴。

    “你说江瑶找你道歉了?”公孙狗贼讶然道,“我是去找过江瑶,不过江瑶当时并不在,我还想着今日再找她一次,看来是有人在我之前捷足先登了。”

    “当真不是你吗?”我再次确认道。

    “倘若真是我,早向你邀功了,何需等到你主动开口?我可巴不得做出一件让你铭记于心的事情,好让你忘了之前我扔下你不管的事。”

    不是公孙狗贼,怎么会不是呢?怎么会?不是他,又是谁呢?

    “估计是五皇子!”公孙狗贼酸溜溜地说道,“昨日我去追江瑶的时候,好像看到他了。”

    朱佑樘?千思万想,可是把他第一个排除在外,殊不料,最不可能的,往往偏偏就是事实。<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