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章:薰衣草的花语是什么?

    “何首乌不在这间屋子,你随我来!”朱佑樘转身出门。

    难怪我挖地三尺也未找到,原来是被他给藏到了一处隐秘的地方。

    朱佑樘带我来的地方,着实令人雷到外焦里嫩。

    这处地方,不是别处,正是那间有炼丹炉的屋子。

    在此之前,我第一个怀疑的地方就是这间屋子,进去之后,将角角落落找了数遍,甚至跃到房梁之上,将那根天蚕丝都扒拉了好几遍,别说是何首乌,就连一片须都没找到。

    我倒要瞧瞧,看他究竟能把何首乌给藏到天上去?

    朱佑樘不是把何首乌藏到天上,而是藏在地下的。

    当他将那口炼丹炉搬开之后,打开一个盖板,地下出现了一条密道。

    苍茫大地啊,我在那口炼丹炉旁边足足转了两刻钟的时辰,生生没有发现那底下原来是柳暗花明又一村的。

    然则,那口炼丹炉,少说也在数百斤之上,不得不说,朱佑樘还是有一副好臂力的。

    师承少林寺,又懂得毒术,他的幼年,到底都经历了些什么呢?

    想这些有的用没得用的做甚,朱佑樘跟我有个毛关系?

    密道是一条台阶通往下面,往里看去,黑黝黝地不见底。

    朱佑樘往下面走去,我跟在他的身后。

    没走几步,右手位置出现一个壁龛,朱佑樘从壁龛里面取出了一个灯台,点燃之后,继续朝下走去。

    灯台点亮之后,下面还有十几级台阶隐约可见。

    下到底部,眼前出现一个案台,上面摆放着数盏烛台。

    朱佑樘将烛台点亮,我朝四周打量了几眼。

    走手边是一道石门,朱佑樘随身掏出一把钥匙,将石门打开。

    进去之后,里面是一间密室。

    密室里头,布局极为简单,左手边放着一个书架,右手边放着一张方桌。

    此间密室,是朱佑樘用来结党营私的?还是干其他为人所不齿的勾当?

    朱佑樘走到书架之旁,从一处方格中抽出一个盒子,缓步走到我面前,将盒子打了开来。

    何首乌我见过,百年何首乌我也见过,但还真没见过千年何首乌。

    窃以为,千年何首乌起码得有三尺之长,可盒子里头的,连一尺都不到。

    “你确定这是千年何首乌,不是你随便找了一个何首乌拿来糊弄我?”

    怨不得我产生怀疑,实乃眼前的千年何首乌,和传说当中的相差太大。

    要知道,百年何首乌都有两尺之长,更可况是千年何首乌呢。

    “你是炼毒之人,应该对药材极为精通。是不是,你拿过去一闻便会知晓。”

    难能可贵的是,朱佑樘不止没有因为我的怀疑而火冒三丈,反倒颇为耐心地解释了一句。

    我半信半疑地接在手里,捧在鼻尖,嗅了几嗅,还当真是千年何首乌无疑。干巴巴地笑了一句,“抱歉,我方才失言了。您大人不计小人过,千万别与我见识。”说着,随身掏出一把匕首来。

    “不用分了,你都拿走吧!”朱佑樘淡然答道。

    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

    朱佑樘在我眼里,此刻不再是点天灯的朱佑樘,而成了救苦救难的观世音菩萨。

    有了这颗千年何首乌,不止可以恢复大魔头的身子,留下来的,还能以备不时之需。

    等等,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朱佑樘何以会突然如此好心呢?

    “殿下,还是给您留点吧,我只要一小块。”

    我虽的确是想把这整颗何首乌据为己有,然而,贪得无厌可是人类的大忌。

    有多少人,正是因为贪得无厌而死于非命。

    为了保险起见,还是给自己,同时也给别人留有余地为好。

    “说了全给你就全给你,怎么,你嫌多了?”朱佑樘问道,脸上有了探究之色。

    “那倒不是,只是,这等金贵的东西,您全部给我,着实令我受宠若惊呐!”我奉承道。

    “这点东西你就受宠若惊,难怪你身边会有那么多的男人。”朱佑樘的语气里,似乎有着几分不耻。

    “受宠若惊和身边有那么多的男人有何关系呢,这分明驴头不对马嘴嘛!你这到底什么逻辑啊?”我反驳道。

    朱佑樘看向我,眼神莫名,“如此的小恩小惠就能令你觉得受宠若惊,可见你是一个多么容易满足之人。别的男人对你好,你根本不会拒绝。”

    此刻,我彻底收回方才朱佑樘是大慈大悲救苦救难的观世音菩萨这句话,这个点天灯的,我一口血直接喷死他!

    什么叫别的男人对我好,我根本不会拒绝?这话是在讽刺我滥情呢?还是在暗中嘲讽我没有见过男人呢?

    我虽见过的男人是不多,但敢拍着胸脯保证,这些男人,个个都顶寻常那些凡俗苏子数百数千个。

    迄今为止,除了荣华之外,我和任何男人都保持着一定的距离,滥情从何而说呢?

    再则,若说千年何首乌这样的东西叫小恩小惠,那只能说明点天灯的朱佑樘是有钱任性。

    心中虽然翻江倒海,恨不得将这点天灯的抽筋剥皮,但面上,还是竭力使得自己保持平静。

    不能生气,不能动怒,活人不能太认真,认真你就输了。

    “有人对我好,我为何要拒绝?有便宜不占,不占白不占,那不也是你的原则和为人处世的方式么?”将这点天灯的一军。

    或许,正是由于我那日没有推开他的缘故,才使得他对我留下一个轻浮和随便的印象。

    “你那荣什么华若是看到你与别的男人不清不楚,你觉得他该做何种感想呢?”朱佑樘嘴里冷哼道。

    不清不楚?我究竟和谁不清不楚了?这个点天灯的朱佑樘,给他几分颜色,他还去开染坊了。

    “作何感想?关你屁事呢?一个连自己未来媳妇都管不了的人,有什么资格去管别人?你今日也该看到了,你那未过门的媳妇,她的身边,可是跟着别的男人。”

    不提荣华还好,一提荣华,顿时点燃了我的火辣脾气。

    七小姐,对不住了,此时此刻,也唯有拿你出来说事,要怪就怪你不该和这点天灯的扯上关系。

    敢拿我的心头肉说事,非得让你尝尝孽果。

    朱佑樘眼神当中,有过一闪而过的变幻,但很快恢复正常,“那又如何?”

    我真想一口血喷死我自己,七小姐对朱佑樘蛮不在乎,朱佑樘对七小姐也如斯。

    然而,即便再不在乎,那也是他名义上的未婚妻。

    此事,与爱无关,而是事关男人的尊严。

    原本要继续打击他的话语,因为他这一句,竟有些无言以对。

    “好吧,你任性,你牛掰,我自愧不如、甘拜下风。”

    懒得再同这点天灯的在此扯皮,若不是看在他如此爽快把千年何首乌给我的份上,我早对他下了毒手。

    “这句话,可以理解为你是在夸奖我吗?”朱佑樘答道。

    “你觉得是夸奖,那便是夸奖。”

    朱佑樘不傻,不止不傻,还极为聪明,他自然知道我话中讥讽的意味多过夸奖,可他脸不红心不跳,还向我进行证实。

    脸皮厚到这般程度,我当真是膜拜不已。

    黑暗的密室当中,在烛火之下,朱佑樘的脸,微微泛着橘黄色的光芒。

    方才一直没有留意,此刻才发觉他身上所穿的衣袍之上,绣满了薰衣草的花样。

    那日,在乔家大院见到他的时候,他的衣袍上,也是绣了薰衣草。

    喜欢薰衣草的人,并不多,因为这种花的花束比较小,不过味道极香。

    “你喜欢薰衣草?”原本欲离去,禁不住好奇心的驱使,问道。

    “并非!”朱佑樘答道。

    “并非?”我有了几分讶然,“那你的衣裳上,为何总是有薰衣草的图案呢?”

    “你知道薰衣草的花语是什么吗?”朱佑樘并未回答我的花语,而是问了一个这么奇怪的问题。

    “薰衣草的花语?薰衣草有花语吗?”我问道,陷入了沉思当中。

    薰衣草这种花,产自西方大不列颠国和法兰西国一带,在大明是没有的。

    昔年,有位远洋的商人从大不列颠国带回来过一些薰衣草的种子,但可惜的是,那些种子虽然发了芽,但最后并没有成活下来一颗。

    大明认识薰衣草的人,可谓是少之又少。

    对于炼毒之人,不止要认识我们大明王朝的花花草草,更是要认识其他国家的花草,如此一来,才能游刃有余。

    在西方诸国,每一种花,都有它们独特的花语。

    在大明,每一种花,虽然没有花语,但很多花都有它们的象征。

    “薰衣草的花语,究竟是什么呢?”我从深思中恢复过来,看向了朱佑樘。

    “天色不早了,你该回去了,若不然,你的那些朋友该担心了。”朱佑樘仍是没有回答我的提问。

    原本自己要洒脱离去的,可因为那劳什子的薰衣草,害得被人下了逐客令。

    沦落到被人哆嫌,被人赶出门的地步,我这到底是什么命呢?

    上去的时候,朱佑樘仍是走在我的前方。

    话说以前的时候没有留意过,这点天灯的,身材当真不赖。

    回去的路上,思索了一路,薰衣草的花语,究竟是什么呢?<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