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8章:又有隐情

    十四五岁的少女时代,在我的认知当中,这世上的一切都是美好而纯粹的。而爱情,爱情是这世间最美好最纯粹的东西。

    活到如今这把年纪,再也不是小女孩做梦的年纪,见过太多的龌龊,见过太多的黑暗,见过太多的利用,见过太多的背叛。

    爱情于我,又意味着什么呢?

    脑子混乱着,脚下的步子朝着阿尔苏所在的方向走去。

    “你与五皇子是何关系?”这是阿尔苏问我的第一句话。

    出奇的是,朱佑樘竟然没有问我和阿尔苏之间的关系,或许,于他而言,那只是无关痛痒的小事而已。

    “没什么关系,只是将他错认成荣华罢了。”我如实答道。

    “可我看着似乎不止如此简单,你的眼睛当真出了毛病吗,安答和五皇子,那可是完全判若两人啊!”阿尔苏的脸上,似乎仍是带着几分怀疑。

    “此事一言难尽,你就权当我瞎了眼吧!”随身靠在树上,进入正题,“苏苏,自打上次分别之后,你是否再见过荣华呢?”

    阿尔苏一把将我拉开,“别靠树,树上有虫子。”

    “你是觉得虫子会咬我呢?还是觉得我会咬虫子呢?”我没好气道,“你忘了我身上有多少毒药,那些虫子,哪敢靠近我寸步?”

    阿尔苏撇了撇嘴,“你厉害行了吧!”又看了我两眼,道:“若不是亲眼见过你对安答如此死心塌地,我真会以为你和五皇子之间有什么私情。”

    “私情你大爷,亏你想得出来。”我啐骂道,“快说,你到底有没有见过荣华?”

    “没有,我倒是想见他,可他终日和你腻歪在一起,上哪见去?”阿尔苏再次撇了撇嘴,神情有了一丝讶然,“怎么,他和你分手了,抛弃你啦?”

    “分手你大爷!抛弃你娘个脚后跟!多日不见,你别的本领没有见长,惹人厌的毛病倒是增长不少。”直接伸手给了阿尔苏一记粉拳。

    阿尔苏无疑戳中了我的痛处,揭开了我的伤疤,让我的心情顿时跌到了谷底。

    “好了,我说错话了还不成吗,我向你道歉,向你道歉,你千万别生气好吗?你这幅模样,这是要吓死我吗?”

    许是我的脸色突然变黑,导致阿尔苏有了几分手足无措。

    “安答当真和你分开了吗?我方才只不过是和你开玩笑的,我还从未见过安答如此对一个女子,他怎么会离开你呢?你确定自己不是在逗我的吗?”

    阿尔苏的神情,看着不像是在作假。

    “苏苏,我问你,你有没有觉得荣华和什么人像呢?”

    阿尔苏见过公子刑天,虽然并未见过公子刑天的容颜,但一个人的气质,那是再掩饰也掩饰不了的。

    我忘记的,我混淆的,阿尔苏应该不会。

    “安答那般姿容出众的男子,怎么会和别人相像呢?你老实告诉我,你该不会是患了失忆症或是有什么认人障碍了吧?不对啊,你明明认得我啊?”

    公子刑天的天魔神功是可以改变容颜的,气质方面,也许他可以进行伪装。

    荣华虽然和阿尔苏相识,但不会每日都朝夕相处,何况阿尔苏和公子刑天只有一面之缘而已。

    此刻的重点不是荣华,而是那个假货。

    阿尔苏虽然不知他的安答就是那个令他恨之若骨之人,但荣华可是一直都知道阿尔苏的身份。

    白了阿尔苏一眼,迅速转移话题,“那日,你怎么会在吴记门口,你和公子刑天,究竟是何关系?”

    “是何关系,他是我鞑靼的侯爵,你不是已经听闻了吗?”

    公子刑天的确是鞑靼的侯爵,可那假货并非是。

    “我听荣华提及,说你和公子刑天极不对盘,说你十分厌恶他,说你们俩的关系素来不好,可依我那日所见,你那日能如此包庇于他,说明你们之间还是有几分交情的。”

    荣华自然并未告诉我这些,这只不过是我讹苏苏而已。

    阿尔苏脸上有了几许尴尬,“安答连这样的私事都告诉于你,真想不通他为何会离你而去?”

    苏苏这是以血还血、以牙还牙呢?还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他还告诉你什么了?”阿尔苏急急抓住我的手,问道。

    “他还告诉我,你和公子刑天是永远也不可能会成为朋友,更不会包庇与他的。”我继续诓他。

    阿尔苏沉默了半晌,长吁了一口气,答道:“既然安答已经都告诉你了,那我也没有什么好隐瞒的。我和公子刑天是不对盘,我也的确厌恶他。”

    “明白,我若是你,估计也会厌恶于他。”我如实附和道。

    “你理解就好,也不怕实话告诉你,那日轿中的人,并非是真的公子刑天,而是我找人冒充的。所以你不必感到害怕和惶恐,我已经提醒过他,让他以后不要得罪你,改日再让他给你赔礼道歉。”

    即便是假冒的,那轿中的人也是绝顶高手。

    “真的吗?我还害怕昆仑山之巅的人会追杀我呢,心惊肉跳了好几天,想着你若是和公子刑天相熟的话,可以在他面前替我求求情。如今你这么一说,我可终于放下心来了。”重重吁了一口气,使得自己一副释然的模样,连我自己都佩服自己的演技。

    “我就怕你心里担惊受怕着,想着一直告诉你,无奈这几日比较忙,还好今日这般巧合遇上你。”

    巧合?我也希望是巧合,但最怕的是,这并非是巧合。

    “我能问一句,你为何要找人冒充公子刑天?是为了给他栽赃陷害?你自己比谁都知晓公子刑天侯爵的身份,大明的律法,拿他恐怕没一丝辄。既是如此,你何以会有此番举动呢?”

    苏苏此举,着实令我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这里面的事情,牵扯到的人太多,涉及的方面也较广,我只能告诉你这些,其他的,恕我此时不能相告。”

    二师兄如此,大魔头如此,就连阿尔苏也是如此。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苦衷和秘密,我自己又何尝不是呢?

    也罢,知晓不知晓,又有什么重要的呢?

    重要的是,阿尔苏无疑挑明,想要对付公子刑天的,不是一人,而是数人。而那数人要使的手段,不是单一,而是多元。

    依公子刑天的势力,若是有人要对付他,只恐早就收到了消息。

    直到此刻为止,还尚未见到昆仑山之巅的任何弟子有出动的痕迹,他如此按兵不动,究竟意欲何为呢?

    许是见我一直没有作答,阿尔苏又说道:“非我不把你当朋友,实乃此事事关重大,别说是你,就连安答,我也不会告诉于他。”

    “好啦,不用解释了,也不用安慰,我理解,明白,放心,我不会再追问。”

    伸了个懒腰,打算从树上起开。

    耳旁忽听阿尔苏说道:“你和那个金捕头,似乎关系比较密切,他是你们大明朝廷中人,又负责调查那个案子,还请你务必在他面前保密,不要透露任何风声。”

    “你这句,是警告呢?还是提醒呢?”我嘻嘻一笑,“放心,出卖朋友的事情,我是做不来的。”

    第一次见到阿尔苏的那年,我好像才十三周岁。

    阿尔苏当时在我的印象当中,属于不学无术的那种纨绔子弟。

    后来接触了几次,才发觉他其实挺单纯,外表的纨绔,只不过是虚张声势而已。

    对他另眼相看,并非是在他以为我已然死去带回了十几副骸骨,也不是他为了我建了一座汉人的陵墓,而是他只身一人来昆仑山之巅找公子刑天。

    也是在那个时候,我才明白,在他心目当中,肖克拉是个多么重要的存在。

    那时,恰逢经历了那般毁灭性的事情,让我的三观受到了严重的冲击和动摇。

    阿尔苏,是我当时在这世间唯一感觉到的温暖。

    这么多年过去,他除了已经娶过的那位王妃之外,再也没有娶过别的女子。

    前年遇上他,他在提起肖克拉的时候,眼眸当中,有种深深的哀伤与悲痛。

    他这又是何必呢,肖克拉带给他的,从来就没有过幸福,只是伤悲。

    我这一生,究竟辜负了多少大好儿郎,造了多少情孽?

    莫非正是因此,才让荣华离我而去么?

    “我若见到安答,一定好好收拾他一顿,让他以后再也不敢离开你半步。”

    阿尔苏的面上,有着深深的关切。

    或许,他今生都不会知晓我就是那个令他心心念的肖克拉,但隐隐之中,他对我总是有种莫名的牵挂。

    “放心,他若再敢离开我半步,我自个先收拾他。苏苏啊苏苏,你可一定要幸福地活着。”

    即便阿尔苏的心中有着阴谋诡计,即便他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害了无辜的人,但在这一刻,我衷心地希望他能幸福。

    “你,你,你……”阿尔苏愣了半晌,最后说到:“当心点,你周围的那几个男人,个个都不是善茬。”

    我朝阿尔苏看了一眼,起身,离去。

    不由得嘴角嗤笑了一声,这样的话语,他们每个都几乎对我讲过。<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