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章:陷入漩涡

    那日夜晚,翻来覆去,极为难眠。

    身体的疲惫,着实已经到了极限。然而,大脑却始终不曾停歇片刻。

    脑子里胡思乱想着,一会想到荣华,一会想到公子刑天,甚至还有一会,竟然想到了五皇子朱佑樘。

    这一想,思维是愈来愈混乱,愈来愈混乱,混乱到荣华的容颜在我记忆当中,就像沙漏一般,慢慢消逝不见。

    心里一阵没来由的恐慌,这样的感觉,我昔日曾经有过切身体会,而且,还不止一次。

    那时候,我中了血山茶的相思引和鹊桥仙这两味情毒。

    以前的时候,总是以为生不如死才是这个世间最可怕的事情。

    然而,等中了情毒之后,我才明白,比生不如死还要更怕的,是虽然活着,可却辨认不出自己所爱之人。

    前年,我曾以为,即便老妖精就是化成灰,我也能一眼认出他来。

    事实证明,我的老妖精一直就在自己身边,可我,却对他恨之若骨,对他三番四次下毒手,更是数次将他伤害地体无完肤。

    去年,我曾以为,即便荣华就是化成灰,即便我以前没有认出他来,可以后绝迹能一眼认出。

    事实证明,我在见到五皇子朱佑樘的时候,把他错认成了荣华,甚至差点直接扑到他的怀里。

    事实又证明,如今的我,在严重怀疑公子刑天就是荣华。

    荣华是朱佑樘也好,是公子刑天也好,但凡是这二者其一,我都不会显得狼狈,不会显得难堪。

    然而,倘若荣华既不是朱佑樘,又不是公子刑天,到时候,我该情何以堪,情何以堪呢?

    其实,在我内心伸深处,既不希望荣华就是朱佑樘,也不希望荣华会是公子刑天。

    朱佑樘给我的第一印象,实在忒坏,以致于让我对他着实提不起好感来。

    公子刑天,于我而言,那是内心深处最恐惧最害怕的漩涡。

    他把我从一个单纯明净的少女,变为了一个蛇蝎心肠、冷清冷性的杀手。

    他若是荣华,若是我的老妖精,我该如何去面对,如何去面对呢?

    一夜未眠的结果就是,两只眼睛像水蜜桃一般红肿。

    好吧,我承认是像熊猫一般个性,一般引人注目。

    我若顶着这双眼睛出去,大魔头又不是瞎子,肯定是能看到的。

    服下几粒药丸,又用毛巾覆了半晌,眼睛才稍微有了那么一丢丢的好转。

    大魔头的房门开着,但他并不在房中,也不在院中,想来,应该是去前院散步去了。

    趁此机会,我又跑回房中继续敷眼睛。

    约莫过了半个时辰之后,大魔头还是没有回来。

    半个时辰的功夫,散步应该足矣。

    大魔头若是没有去散步,那他又是去做什么呢?

    前脚才踏出房门,后脚就听到了小金的声音,“师姑,师姑,您当真在此地?”

    昨日,发生的事情实在忒多,以致于后来,我完全将去六扇门找小金的事情给忘得一干二净。

    小金不是从天而降,而是从正门大摇大摆走进来的。

    原因何在?原因在于他那六扇门总捕头的身份。

    一连两日之内,京城相继出了吴发财、梅二爷和紫嫣这三条命案。

    偌大的京城,几乎每天都有人死于非命。

    这就意味着,死个人原本是极为稀松平常的事情,出个命案也是极为稀松平常的事情。

    然而,这次的命案,牵扯到的对象极为特殊,正是因为这种特殊性,全城才得以重视起来。

    死去的吴发财、梅二爷,以及紫嫣这三人当中,也不晓得哪一位是大罗金仙下凡转世,此事,竟然引起了皇帝老儿的注意。

    皇帝老儿这一注意,事态自然由微小转变为巨大。

    这一巨大的结果,就是此事全权交与六扇门处理。

    六扇门若想查个人的行踪,那简直易如反掌。

    小金能找到我,在情理之中,也在实际操作当中。

    小金不是昨日前来,而是今日前来,这其实已经出乎我的意料。

    换而言之,大魔头和乔玠,把我就在乔家大院的消息压地极为严密。

    小金将我浑身上下打量了好几遍,确认我毫发未损之后,面容才有了几分放松。

    令人匪夷所思的是,小金并未问我和乔玠什么关系,又是为何来到这乔家大院。

    或许,他已经查出了一些线索,又或许,他在等着我主动开口。

    我问小金:“你进来的时候,有没有看到一个男人,身穿黑衣,像死神一般?”

    小金看了我一眼,答道:“没有。”

    看来,大魔头的的确确是不在乔家大院,那他,究竟是去了何处呢?

    “师姑,您在客栈也好,去其他地方也罢,我自然不能干涉。但是,请您以后先告诉我一声,昨日在六扇门等您,迟迟没有等到,心中甚是担心。”

    小金此言,着实比刨根问底更加有效。

    他这一说,我十足生出几分尴尬来。

    昨日,大脑十分混乱,甚至就连今日,若不是看到小金,我压根已然忘记了他的存在。

    据小金所讲,枯木老人并未被人带走,昨日,他之所以匆匆离去,皆因六扇门来了一位贵客。

    六扇门来的那位贵客,不是别人,而是五皇子朱佑樘。

    朱佑樘不是空手而来,而是带着皇帝老儿的圣旨来的。

    那份圣旨的内容,让小金带着枯木老人回六扇门接旨领命。

    至于具体内容,小金并未细细讲明,我也并未追问。

    倘若事关朝廷的机密,即便我问,以小金的身份,也断然不会告诉于我。

    我问他:“枯木老人你们打算如何处置?”

    见着小金并不作答,我继续问道:“你该不会告诉我,你们会放了枯木老人吧?”

    许是我的语调不大正常,让小金以为我是在忌惮枯木老人,“枯木老人暂时还不能做任何处置,我能告诉师姑的,只有这么多。不过师姑请放心,枯木老人被关押在一个极为隐秘的地方,再也不会危及到您的性命。”

    我所顾忌和担心的,并非是枯木老人,而是枯木老人的弟子江瑶。

    小金无疑是想给我吃定心丸,可惜治标不治本。

    “六扇门正在缉拿江瑶,已经有了她的行踪,相信这两日就能抓到她。”

    小金这一句补充,着实有种画蛇添足、原形毕露的感觉。

    显而易见,小金很清楚我的举动,最起码,他极为清楚昨日大街之上的事情,也极为清楚后来操控飞针的,是江瑶。

    “江瑶是谁?”我明知故问。

    “江瑶是枯木老人的弟子,昨日,后来追着你的飞针,是由她所操控的。”

    小金似乎并未对我产生怀疑,偶后,还将有关江瑶的详细资料对我一一道来。

    江瑶并非山东人氏,而是祖籍湖南,十二岁的那年,拜在枯木老人门下。

    枯木老人门下,虽有弟子数百,但若论悟性最高、天赋最高的,绝迹非江瑶莫属。

    江瑶十八岁的时候,就成为枯木老人所有弟子当中最出众的那个。

    然而,枯木老人最爱的弟子,并非江瑶,而是无情。

    据闻,江瑶本领极高,但同时也极为心高气傲。

    江瑶对于枯木老人偏爱无情一事,甚是不满,更在多种公开场合表达过自己的不满。

    许是江瑶的做法激怒了枯木老人,又许是江瑶见自个被冷落,后来一日,自行离开了扶桑岛。

    江瑶离开扶桑岛之后,一直在全国四处游历,直到前不久才来到京城。

    枯木老人找到紫嫣的时候,我还以为她是想让紫嫣继承她的位子,如今看来,枯木老人只怕一早就找到了江瑶,让江瑶当她的接班人。

    既然如此,枯木老人为何又要找上紫嫣呢?找上紫嫣也就罢了,又为何要杀了梅二爷呢?

    原本以为,枯木老人杀梅二爷,是源于她以为梅二爷是紫嫣的软肋、是紫嫣的绊脚石。

    如今看来,这个推论显然是不成立的。

    不是这个缘由?那又是什么呢?

    吴发财的死,莫名其妙,迷雾重重。

    梅二爷和紫嫣的死,也同样莫名其妙、迷雾重重。

    这三人的死,就连皇帝老儿也被惊动,可见其中的厉害干系有多么地严重。

    枯木老人没有被处置,而是被关押起来,看来,此事极大可能还有其他幕后黑手。

    吴发财的死,推波助澜的,是假的公子刑天和阿尔苏。

    梅二爷和紫嫣的死,推波助澜的,又是何人呢?

    自打来到京城之后,未曾有过片刻的宁静时间。

    有种很不好的感觉,自己似乎走到哪,哪里就有人死于非命。

    据闻,像狄公和包公这样的神断,也是走到哪,人死到哪。

    然而,神断可是小金,并不是我。

    政治漩涡,是我向来最厌恶的东西,但此刻,毫无疑问已经被卷了进去,还是被深深卷了进去。

    小金应该知晓很多内幕,但他不会告诉于我。

    小金临走的时候,问我:“师姑,您确定自己要在乔家大院待吗?”

    我点了点头。

    小金又说道:“不管您在哪,但请放心,我一定会保护好师姑您的。”

    有了皇帝老儿的命令,小金即便再想保护我,那也是分身乏力、无可奈何。

    依他的个性,百分百会派人跟在我的身边。

    “别在我身边派人,有人会保护我的。放心,有什么事,我第一时间绝迹去六扇门找你!”<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