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章:特定的缘份

    来人不是别人,岂不正是大魔头?

    “来了有半晌了。”

    “那我为何没有看到你?”

    “许是因为你太过投入吧!”

    大魔头的脸上,看不出来是何种表情。

    正要探究他的神情,不料他又说了一句:“何不把这书也一起拿走呢?”

    天苍苍,野茫茫,我这到底是什么命呢?

    是个傻子也能听出,大魔头明显是在讽刺我。

    他是来了半晌了,他是来了老半晌了。

    早在我方才挖荨麻草的时候,大魔头肯定就在周遭。

    我的耳力一向甚好,可压根就没察觉到自己周围有人。

    如大魔头所言,我的确太过投入,无论是偷荨麻草的时候,还是方才抄书的时候。

    我总是秉承着干一行爱一行的原则去做任何事情,正道也好,歪门邪道也好,没有这点敬业精神,那是什么也干不好的。

    恐怕我从房子出去的时候,大魔头就已然跟在了我的身边。

    他跟在我的身边,可一直没有提醒我,想来是要看看我到底要耍什么阴谋诡计。

    方才挖荨麻草的时候,我一边挖,一边得意洋洋地哼着小曲。

    那副欠揍的模样,定然是被大魔头给看在了眼里。

    在院外参观紫竹的时候,一不小心刮了一下衣裳,我曾狠狠对着那颗始作俑者重重踹了几下。

    那副傻了吧唧的模样,定然也被大魔头给看在了眼里。

    看到《具原书》的时候,我是欣喜若狂,高兴地直接手舞足蹈,

    那副发疯的神经病模样,定然还被大魔头看在了眼里。

    用脚趾头想想,大概都能想到大魔头看到我那一场场免费表演时的神情。

    此时此刻,当今之计,我唯有装傻充愣、浑然不觉,“你方才说什么?哦,要帮我抄书对吗?那感情好,多一个人,多一份力量呗。来,你过来,你帮我念,我来写。”

    大魔头许是并且料到有人的脸皮能厚到如斯的程度,看我的神情,极为有趣。

    始料未及的是,他竟然当真走了过来,然后从我手里将书拿了过去,开口念了起来。

    在大魔头的帮助之下,我很快便顺利完成了工作。

    抄完之后,将书原封不动地放回架子之上。

    “倘若你当真看上了什么书,我告诉乔玠一声,让他赠与你便是,何须干如此勾当?”

    大魔头此言一出,我着实哭笑不得,“你为何不早说?害我白白抄了半天,老胳膊老肩差点都要断了。”

    “我还以为,你有抄书的癖好。“

    你看,大魔头那一脸无辜的表情,就连我自己也差点以为自己有抄书的癖好。

    走出院落之后,我偏头问他:”你和乔玠很熟吗?“

    ”算是有几分熟络。“大魔头答道。

    “那你和他,是如何相识的?”我继续问道。

    大魔头许是察觉到我的神情不对,接着说道:”怎么,你很好奇我和乔玠的关系?“

    我点了点头,答道:”是有些好奇,你一个习武之人,他一介经商之人,不晓得是如何成为知己旧友的。“

    “并非算是知己好友,只是相识罢了。”大魔头纠正道,“人与人的相识,和身份地位无关,和性别无关,唯一有关的,是特定的缘分。”

    大魔头能说出如此富有哲理的话语,不得不令我觉得匪夷所思、刮目相看。

    这话并非是在质疑大魔头的智商,而是在质疑他的情商。

    在我的心目中,大魔头是个跟情字全然不沾边的人,可他竟然能说出缘分这个词语,令我觉得甚是讶然。

    “这么说,你也认为我和你之间的相识,是有某种特定的缘分喽?”

    “嗯!”

    嗯?我确定自己没有听错,大魔头竟然说的是嗯。

    他竟然承认了,竟然承认了。

    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

    一直寻思找机会开口,可始终觉得不是合适的机会。

    此时不待,更待何时呢?

    "既然如此,那你觉得,我们之间,是否应该将这种缘分更进一步呢?“嘻嘻一笑,脸上露出巴结之色。

    许是因为我的循序诱导,大魔头显然受到了蛊惑,”那依你的意思,该如何更进一步呢?“

    ”我拜你为师,你教我武功吧!“

    跟公子刑天的时日也不算短,也曾从他那里学到一些武功,但不知为何,最近记起的事情倒是不少,可独独对于以前所学的武功,是记不起一丝半点。

    隐约记得,自己以前的武功也是极为高强的,甚至一点也不输于昆仑山之巅的四位使者。

    提到四位使者,突然想起一些事情。

    东风夜我以前曾经见过,但其余三位使者完全没有任何印象。

    我第一次见东风夜的时候,他还只不过是昆仑山之巅的一位小弟子而已。

    在我还跟着公子刑天的时候,他的身边还是没有四大使者的。

    四大使者是没有,不过亲信却不少。

    换而言之,四大使者是在我离开之后才有的。

    再换而言之,四大使者的名字,也是在我之后才有的。

    当初,公子刑天给我起千寻这个名字之时,我曾问过他:“那么多名字,为何要叫千寻呢?”

    他反问道:“那么多名字,为何就不能叫千寻呢?”

    当时,并未发觉他喜欢辛弃疾的诗歌,如今想来,从他给四大使者起名字的情形来看,他似乎极为偏爱辛弃疾的《青玉案·元夕》。

    这不是此刻的关键,关键是,千寻这个名字的出处,是“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未曾怀疑荣华和公子刑天或许是同一人时,我就曾怀疑过,公子刑天究竟为何要给我起这个名字,但一直百思不得其解。

    推断出他们十有**是同一人之后,我约莫有几分明白他当初的心境了。

    早在昔日,早在当初,早在他待我与众不同之时,我就曾怀疑过他是否对我动了心思,可惜,怀疑只是怀疑,始终没有什么有力的证据。

    耳畔响起大魔头的回答之时,意识才猛然拉了回来。

    “我不收徒弟!”

    “不收徒弟?那也无所谓,只要你教我武功就成了。”

    大魔头看向我,看了足足有半晌,才开口说道:“你想学什么?”

    等等,话说这是答应的意思吗?是答应要教我武功的意思吗?

    顿时眉开眼笑、心花怒放,“就你今日所用的那种掌法,苍天大地啊,你是不晓得,在那一瞬间,大街上的百姓们,都把你当神仙一般膜拜。”

    “那你呢?“

    ”我?我自然老早就把你当神一般膜拜了。“我如实答道。

    ”即便你把我当神一般膜拜,这门武功也无法教你。“大魔头说地极为斩钉截铁。

    亏我巴巴祈求了半天,谁说大魔头性格豪爽干脆的,你看,他也是有婆婆妈妈的时候。

    ”为何呢?你就如此小气吗?还是说,你怕我修炼之后会超越于你呢?放心,我就是修炼上百年,那也休想超过你。“

    大魔头这一婆婆妈妈,我彻底开启了更加婆婆妈妈的模式。

    ”你想多了,这门武功并不适合你。你的武功根基,太浅薄,修炼此等武功,须得有一定的武学修为。“

    难怪大魔头方才有些踌躇不定,面上的神情也极为莫名,感情他是有些难以启齿。

    想来,他定然是顾及我的面子,不好意思开口。谁成想,我非要死缠烂打地问个究竟,他着实不耐烦,只得说出实情。

    ”倘若武功修为不到的话,会出现什么结果?“我不死心,追问道。

    ”轻者走火入魔,重者命丧当场。“

    学武功的心,就算再迫切,那也不能拿着自己的性命开玩笑。

    虽说我这一条小命是时刻悬在裤腰带上,可我自己还是很爱惜的。

    大魔头可不是满口扯谎之人,他若不想教我,依他的性子,会毫不委婉地直接说不想教我。

    这就意味着,他若说此门武功不适合我,那绝迹是不适合。

    大魔头许是见我良久都不吭气,以为我是小肚鸡肠,生了闷气,”倘若你真想学武,改日我帮你找个合适的师父。“

    ”就这么说定了,你可一定要说话算数哦!“我面上一喜,呵呵笑了几声。

    又想到什么,问他:”你那神掌,叫什么名字?“

    ”等以后再告诉你!“

    ”不就是个破名字吗,有什么不能告诉的?难道说,你那神掌是江湖上传说的如来神掌?“

    ”等以后再告诉你!“大魔头复又重复了一遍。

    毫无疑问,他的这门功夫,在江湖上定然享有一定的口碑和声名。知道神掌的名字,绝迹会知晓他的真实身份。

    大魔头不想让我知晓他的真实身份,起码目前不想。

    见到大魔头的第一面,我就断定他不是个寻常的人物。他在江湖之上,一定有相当大的地位和威望。

    也罢,既然他不想说,那我也不便勉强。

    话说我即使想勉强,可也没有那个本事啊!

    江湖上有大威望的,仔细筛选下来,和他相吻合的,并没有几人。

    也不晓得,大魔头到底是那几个中的哪一个?<b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