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章:偷鸡摸狗

    原本是要去六扇门找小金的,可稀里糊涂之下,竟然跟着大魔头来到了北郊一处大院。

    与其说是稀里糊涂,但不如说是身心俱疲、心事重重。

    自打推断出公子刑天就是荣华之后,我是满腹心事,愁容满面。

    大魔头许是察觉到我的心情不大愉悦,一路走来,间或会看我几眼,但并未追问。

    怨不得我喜欢大魔头,他的脾气秉性,实在太对我的口味。

    这个时候,倘若是唐坤那孙子,估计八成又会在我耳边唠叨个没完没了。

    说到唐坤,也不晓得他此时是生不如死呢?还是死不如生呢?

    暴雨梨花针的滋味,我可是尝过,昔日,大魔头把针从我体内逼出之后,我可是浑身上下酸疼了几天几夜。

    也罢,管唐坤那孙子呢?这也是他昔日害我的报应。

    大魔头带我来的地方,叫乔家大院。

    据闻,乔家大院是京城富豪乔玠的一处偏院。

    乔玠是什么人,乔玠是沈万三的后代。

    问题来了,沈万三姓沈,乔玠姓乔,乔玠何以是沈万三的后代呢?

    乔玠的先祖母,是沈万三的女儿。

    这不是此刻的关键,此刻的关键是,大魔头何以会乔玠相识呢?

    方才,走到乔家大院门口之时,大魔头突然说道:“到了,就在此地。”

    乔家大院的门口,站着两名护卫,这两名护卫,一看就是京城人士。

    我何以一眼就认出他们是京城人士,原因很简单,因为他们的腰间,俱都配戴着一枚去年京城极为风靡的平安符。

    那道平安符,不同于其他的平安符,其实更算是平安玉。

    我又何以知晓这玉就是京城去年风靡的平安符呢?实乃我抵达京城的第一日,见着路上许多百姓身上都佩戴这种样式的玉佩,感觉有几分好奇,便找了一位路人,问了那么几句。

    显而易见,这两位,并不是大魔头的手下,而是乔玠派来保护大魔头的保镖。

    大魔头跋山涉水、从遥远的地方来到京城,身边竟然没有属下跟着,这能说明什么,只能说明他对自己的武功,对自己的本事,那是相当自信滴。

    能一位如此自信之人待在一起,连带着我也跟着自信起来。

    原本,我只是盲目自信,盲目乐观,只是死不愁做乐,或者说地直白和通俗一些,我只是在做垂死的挣扎。

    然而,自打遇上大魔头以后,我是柳暗花明、胸有成竹、一身是胆。

    大魔头不止是我的定心丸,他更是我狐假虎威、狗仗人势的媒介。

    当初一念之差救了他,不成想,倒成了我的福音。

    乔家大院的建筑风格,并不算金碧辉煌,也不算宏伟壮观,而是极为大方优雅,犹如一位大家闺秀一般。

    大户人家的府邸,一般前院是居住的院落,后院是花园池塘一类。而乔家大院恰恰相反。

    进入乔家大院,首先映入眼帘的是成群的假山,其次是花园和池塘,再次是迂回的亭宇,最后才是居住的院子。

    乔家大院的规模,诚然比不上公孙狗贼的汝定侯府,但比汝定侯府小不了多少。

    乔玠把乔家大院做为自己的偏院,由此可见,他的财富当真已经达到富可敌国的程度。

    一路走来,并未发现奴仆和下人,觉得甚是奇怪、

    “你不觉得这乔家大院有什么古怪吗?”我问大魔头。

    大魔头眼神一定,问道:“古怪?何处古怪?”

    “一个人都没有啊,难道你没有发觉吗?”我讶然道。

    我都察觉到的事情,大魔头断然不会没有察觉。既然如此,那他这是明知故问呢?还是装傻充愣呢?

    闻言之后,大魔头仿佛随即有所领悟,“我不喜欢人太多的环境,只留了两个。”

    换而言之,他不喜欢人多的环境,所以才让乔玠遣散走了那些奴仆和丫鬟。

    人多的环境,容易喧闹,其实我也不喜欢。

    大魔头如此一来,倒也替我省了不少麻烦事。

    自打我前年在扁鹊山庄投机倒把之后,从此迈上了鸡鸣狗盗这条不归路。

    如今,但凡我走到一户大院,首先会做的,并不是欣赏美景,而是四处找寻,看看是否有值得挖走的奇花和药草。

    这不,走到花坛的时候,我是仔仔细细、里里外外瞅了好几遍,然后才依依不舍地离去。

    事实上,我不想离去,极为不情愿离去,但碍于大魔头在一旁监督着,我自然不好光明正大地下手。

    乔家大院花坛所种的花,大多都是寻常文人雅士所喜爱的雅花,譬如像兰花,梅花、玉兰、芍药等。

    花是没有稀奇,然而,花坛的旁边,有一处菜园。

    当我瞥见菜园里头那几株荨麻草之时,是喜从心头来。

    荨麻草可以当痒痒粉使用,也可以当毒药使用,具体功效,就看你如何去利用了。

    许是我盯着菜园的眼神太过专注,以至于让大魔头以为那是眼神涣散,“若是觉得累了,你就先歇息吧!”

    “嗯,我确实是累了!”

    乔家大院的后院,单独有一处院落,想来应该是乔玠给自己另辟的居所。

    此处院落,周遭种满了紫竹。

    种竹子的院子常见,但种紫竹的,实属罕见。

    紫竹属于竹子中的真品,价值极为不菲。

    能种上如此大规模的一片紫竹,另一方面证实了乔玠的财力雄厚。

    客房在院落的西方,距离院落还有一段距离。

    西厢房的房屋宽敞明亮,大魔头就住在其中一间。

    眼瞅着他进了屋,又等待了许久,见着他没有出屋的打算,我才偷偷溜着出了门。

    不停歇,直接朝着目的地飞奔而去。

    荨麻草并不难挖,不费吹灰之力就挖了几株。

    挖完之后,往回走,走到乔玠那处单独的院落之时,突然好了奇,想去里面看个究竟。

    院落的门是锁着的,进不去,那唯有翻墙进去。

    想我不翻墙的岁月,已有多年,如今不得不重操旧业。

    院落的最前方,种着两颗梅树,一颗梅树的旁边,放着一张石桌,几张石凳。

    从外观来看,此座院落并无任何与众不同之处。

    进到正屋之后,也是尚未发现有与众不同之处。

    正屋的摆设构造,和寻常富贵人家的摆设构造也是没有什么大的不同。

    乔玠在经商当人之中,算是口碑较为好的。

    乔玠做生意素来诚信、童叟无欺,时常还做一些善事,在民间百姓的口中,那可是名副其实的大善人。

    在昆仑山之巅的时候,我就曾经耳闻过他的大名。

    原本以为,如此的传奇人物,与普通的富商想必,绝迹会有一些迥异。

    可从肉眼来看,目前起码是没有发觉出什么特殊。

    正屋没有,或许其他屋子会有蛛丝马迹。

    正屋的东面,是书房。

    见到乔玠书房的那一瞬间,我十足惊呆了眼。

    乔玠的书房,极大极大,甚至比公孙狗贼的汝定侯府的书房要大出足足四五倍。

    毫不夸张的说,乔玠的书房,无疑是我所见过的,最大的书房。

    一个经商之人,家里能有这般大的书房,实属罕见。

    这不是关键,关键是,此处只是乔玠的偏宅而已。

    一个偏宅,就有如此规模的书房,那正宅可想而知。

    大致浏览了一遍,发觉乔玠所珍藏的书籍,涵盖面极广,只有极小一部分是关于经商之道,其他则包含了这世间所有领域。

    在这些书籍当中,除了有医书,还有几本和毒术有关的书籍。

    其中一本,似乎还有经常被人翻阅的痕迹。

    做生意之人,有时难免在不经意间得罪别人。

    换而言之,想要乔玠性命之人,断然也不会少到哪里去。

    乔玠利用闲暇时间研习毒术,倒也不失为一件英明的举动,毕竟求人不如求己。

    多学一门本领傍身,诚然不是什么坏事。

    然则,显而易见的是,乔玠对用毒只停留在表面之上。

    原因何在?原因在于,在那几本和毒术有关的书籍当中,乔玠时常翻阅的那本《毒物百科大全》,只是毒术的基本入门。

    或许正是因为是基本入门,难度较低,才成为乔玠青睐的对象。

    这不是重点,重点是,这几本书当中,赫然正有《具原书》。

    《具原书》是百年之前一位用毒高手花了一生的心血所著,其中包含了大量关于奇毒的记载。

    荣华以前曾经在我面前提及过这本书,还不止一次。

    顺手将这本书揣进怀里,转念一想,又觉得自己太不厚道。

    花花草草这种东西,若是挖走了,还可以再种,可这《具原书》世间只此一本,我若拿走了,相信乔玠很快就能发现。

    即便乔玠不能发现,那也不能做出如此损人利己的事情来。

    我虽不敢说是什么心善之人,但也绝迹没有坏到这般程度。

    信步走到书桌旁边,还是尽快抄拓一份。

    《具原书》中的大多奇毒,我还是有所了解的,因而也没有抄拓的必要。

    洋洋洒洒地在纸张上写着,耳畔猛然传来一道声音:“要不要我帮你?”

    我朝来人看了一眼,干巴巴问道:“你是何时来的?”<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