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章:大靠山

    荣华是没有遇到,然而,昔日,中了星光灿烂和红殇的毒之后,我曾经遇见了那个披着猪皮的绝美男子,而他,赫然正是公子刑天。

    如今细细回忆,越回忆越觉得这其中的蹊跷更甚。

    清清楚楚记得,披着猪皮的美男子身上那层猪皮的的确确是被人给用强力王粘上去的,试问,这天下之间,又有谁有这等本领能在公子刑天身上动手脚呢?

    再则,他遇上我的时候,为何没有杀了我呢?

    这还不是关键,关键是,我当时究竟是如何从他的魔爪中难脱出来的?依花蝴蝶和秦七小姐的武功,给他提鞋都不配,岂能从他手里救出我来呢?

    我的身上,总是发生一些莫名其妙但又真真切切的奇迹,这种奇迹,好像自打我十五岁之后就逐渐开始了。

    换而言之,在我十五岁之前,我的生活还是极为正常,极为规范的。

    然而,自打阿爸阿妈阿哥被库尔勒那畜生杀害之后,自打他把我囚禁在石室之后,我的生活开始变地翻天覆地,开始向无厘头步步趋近。

    心里胡乱猜测着,耳畔忽听大魔头问我:“你是何时来京城的?”

    “来了已有十日了。”我如是答道,转而问道:“你又是何时来京城的?”

    “昨日刚到。”大魔头答道。

    “昨日刚到,那今日就遇上我,你说,我们之间是不是很有缘分呢?”我嘻嘻一笑,“方才的事,多谢你了!”

    大魔头许是未曾料到我会说出感谢的话语,脸上显得极为讶然。

    想来也能理解,昔日,他曾经救了我数次,可我从未有一次道过谢。

    大魔头属于雷厉风行、毫不磨叽的干脆性格,若是跟他道谢,他或许反而会觉得郁闷和纠结。

    我所认识的男人当中,最对我胃口的,绝迹非大魔头莫属,其次是小金。

    有大魔头在我身边,无疑多了一重极大的保险。

    管他什么公子刑天,管他什么大魔头,管他什么枯木老人,有大魔头在,还怕个甚?

    小金的武功虽高,可比起大魔头来,那还是差那么一丢丢的。

    再则,小金毕竟是衙门中人,办起事来,难免会有一些顾忌。可大魔头不一样,大魔头是江湖中人,且他的性格利落豪爽。

    有了小金,有了大魔头,公孙狗贼即便昔日扔下我撒丫子就跑,但鉴于他如今有了痛改前非的志向,又鉴于他派给我的唐坤救了我一命,勉强也把他列入到我的后援团其中一员。

    有了这些后援和保镖,即便我以后不能横着走,那也能半横着走。

    大魔头的武功,好像又比以前精进了不少。

    我一向自认轻功甚好,可他此时身边还带着我这个沉重的包袱,然而,脚下仍是马踏飞燕。

    片刻之后,我们终于落了地。

    原本以为,大魔头只是要找一处能说话的僻静之地。

    事实上,他也的确找的是僻静之地,可此地实乃太过僻静。

    说地直白一些,这是一个鸟不拉屎的地方,这个地方,是京郊处的卧牛山。

    卧牛山这个地方,据闻常年不断有贼匪出没,更是生活着各种豺狼虎豹。

    鉴于此两种原因,京城的百姓是对卧牛山那是望而却步。

    大魔头把我带到卧牛山,看来他是有许许多多的话语要同我讲。

    肆意朝卧牛山打量着,耐心地等待大魔头开口。

    一刻钟以内,四周一片寂静。

    二刻钟以内,四周仍是一片寂静。

    待到第三刻钟的时候,我终于抑制不住开了口:“你把我带到如此人迹罕至的地方,难道不是有什么话要同我讲吗?”

    “不是有人要追杀你吗?”

    大魔头说到此处,戛然而止,但我很快明白了他话中的意思。

    其实,从他那略微有些茫然的神情来看,我是知道自己是自作多情、误会了他的意思。

    方才,大魔头见我处于危险当中,或许并未来得及思考,直接拉着我逃跑起来。

    丢了脸,一时有些讪讪,但凡我稍微用点脑子,就该知晓大魔头能对我有什么话说?

    昔日,我和大魔头在一起待着的日子也不算短,对他的性格多少还是有几分了解的。

    他虽不算惜字如金的人,但无疑属于沉默寡言的行列。

    但凡有大本事之人,大多言语颇少。公子刑天如是,荣华如是,五皇子朱佑樘如是,大魔头也如是。

    看来若想成为有大本事之人,首先需要做的,就是半晌打不出一个屁来。

    大魔头不言语,我也在装高冷,气氛一时之间显得极为庄严肃穆。

    偌大的野外,空有我和大魔头孤零零地站着,笔直地站着,就像两颗松柏一般。

    站地时辰久了,大魔头不累,可我着实累啊。

    方才,那飞针可是跟了我足足一个多时辰。

    此刻,我真想两腿一瞪,直接躺在地上睡它一觉。

    然而,这卧牛山的风景着实不错,空气有新鲜,令人有种心旷神怡的感觉。

    一心旷神怡,腰不酸了,背不疼了,就连站着都有劲了。

    就在我以为大魔头当真不会开口说话之际,他突然问了一句:“这一年多,你过地还好吗?”

    此言一出,我几近有种穿越的感觉。

    大魔头这是在关心我呢,还是在关心我呢?

    最稀松平常的一句话语,可从大魔头嘴里说出来,怎么滴都有种非真实感。

    “马马虎虎还行吧,不过最近几日过地一点都不好,你也知道,我得罪的人并不少。”

    面上浮现出一丝凄楚的神情,就差眼角挤出几滴泪来。

    相信大魔头定然会被我这幅可怜巴巴的神情和悲伤的言语给打动,从而心甘情愿地跟在我的身边。

    跟他大爷,当大魔头答复之后,我是想死的心都有了。

    大魔头是这样回答的,他说:“我还以为,去年一别,你我将会是后会无期。”

    大魔头暗含的意思就是,依我这到处惹祸的特质,定会早已死于非命。

    好吧,我承认自己是大囧神和大霉神的附和体,我能安然无恙地活到今日,那说明上天其实还是极为眷顾我的。

    “听你这意思,你好像很不想见到我是吗?”我随口问道。

    “听说枯木老人被抓到六扇门去了?”大魔头不答复,而是问了一句。

    这才刚刚就发生的事情,他的消息还蛮灵通的嘛。

    “方才追着你的,应该是枯木老人的徒弟江瑶,这个女子,极为厉害,你以后得多加堤防一些。”大魔头又补充了一句。

    “江瑶?女的?”我问。

    “是个女子,枯木老人的弟子,大多都是女子。”大魔头答道。

    枯木老人的弟子,的确大多都是女子。

    枯木老人的弟子当中,最出名的就要属这个江瑶莫属了。

    民间有小道消息传闻,说是江瑶在暗器方面的造诣甚至已经超过了她的师父枯木老人。

    外界一直以为枯木老人是男子,也以为江瑶是男子,可自打知晓枯木老人是女子之后,再联想到江瑶,不免也生出几分怀疑。

    经大魔头亲口这一证实,越发肯定了自己之前的猜测,

    从江瑶操控飞针的能力来看,确实是不输于她的师父枯木老人,不止如此,毫不留情的可以说,江瑶的本事,的确比她师父枯木老人更甚。

    这不是此刻的重点,重点是,大魔头似乎对枯木老人了解甚多,也对江瑶了解甚多。

    扶桑岛太过闭塞,枯木老人虽然和外界有所联系,但联系着实稀少。

    普通之人,绝迹不会知晓如此隐秘的消息。

    大魔头不是一般人,这点我早就知晓,但他的真实身份究竟是谁,我是越来越好了奇。

    “你来京城,是有什么要事吗?”我问。

    “嗯!”大魔头答道。

    “我若是跟在你的身边,会不会拖累你?”

    既然大魔头只字不提和我在一起这样的话语,那我唯有厚着脸皮恬着脸自己开口乞求。

    只要有他这个大靠山保护着,死皮赖脸下个话又算甚呢?

    “你想跟着我?”

    大魔头看向我的眼神,有了几分古怪。

    “你若不觉得麻烦,若不影响你所办的事情,那就带上我呗!”

    出于礼貌,出于客气,我还得勉为其难地说些违心的话语。

    “既然你想跟,那就跟着吧!”

    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

    你看,虽说一年多的时间没见,可大魔头仍是不改他这干脆果断的性格。

    “话说你当真不怕惹上麻烦吗?”我好奇道。

    大魔头答道:“依你的性格,我若不让你跟着,你也会变着法的跟着,还不如直接答应省事。”

    此言一出,我竟有些无言以对。

    话说,大魔头从何时起这般了解我呢?

    公孙狗贼也曾说过类似的话语,花蝴蝶也曾说过,如今,就连大魔头都说出这样的话语。

    我的所有情绪和想法,难道都清清楚楚地写在了脸上么?

    亏我一向还认为自己是个喜怒有常、喜怒有度之人,究竟是我自我感觉良好,缺乏自知之明呢?还是这些男人都太过聪明呢?

    若想了解一个人,这可绝迹不是什么容易的事情。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