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章:狗熊救美

    紫嫣临死之前,虽则是带着笑意的,但她看我的眼神里头,有种悲天悯人的意味,那模样,就仿佛在看一只垂死挣扎的狗一般。

    那种眼神,令我觉得不爽,觉得极其不爽。

    然而,此刻不是考究紫嫣的时候,而是考究小金是否已经成功把枯木老人给揪了出来的时候。

    方才我与紫嫣说话之际,曾经瞥见小金就在二楼,可待起身去寻找的时候,发现二楼全无踪影。

    虽说我以前的武功已经忘记十之**,可耳力素来还是极为警觉的,小金何时离去的,我还真没察觉出来。

    不止小金的动静没有察觉,方才枯木老人暗算紫嫣的时候,我是浑然不觉,压根没有听到一丝声响。

    缘由何在?缘由不是我听觉出了问题,而是枯木老人在暴雨梨花针的针筒口安装了消音的设备。

    昔日,公子刑天曾经告诉我说,枯木老人在制作暗器的方面,已经达到了鲁班大师那种鬼斧神工的境界。

    我掉以轻心,自以为是,还自以为是大发了。

    荣华总是说,这世间有太多的事总是超乎我们的意料,更是在我们的控制范围以外。

    枯木大师的暴雨梨花针,或许在我的意料之外,而小金的武功,绝迹已经在我的意料之外。

    小金的武功,在百晓生的江湖排名之上,连前二十位都没有进去。

    或许不是因为百晓生统计错误的原因,而是因为小金的武功在外人面前有所保留。

    枪打出头鸟,低调往往是真正的大侠风范。

    遇上小金,不得不承认,我的三观已然发生了一些改变。

    言归正传,小金我是没有发觉,反而发觉唐坤那孙子正迈着小碎步往我所在的方向走来。

    我看唐坤的时候,唐坤也在看我,那小眼神,还带着一丝喜洋洋。

    唐坤在乐什么,我不得而知,但得知的是,唐坤突然身子凌空跃起,偶后嘴里大喊道:“快趴下!”

    让我趴下,可他自己却飞起,这是几个意思?是几个意思?

    我眼神铁定已经大变,按说这个时候我应该幸灾乐祸,应该落井下石,应该说出“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这样的话语,可我却只言片语也说不出来。

    唐坤这孙子,让我该骂他什么好,谁让他多管闲事,多管闲事的?

    方才,我是没有明白怎么回事,但却极为真切地看到五枚细如牛毛一般的针打进了唐坤的后背。

    枯木老人就在我的对面,就在我对面那颗大树之上。

    这不是此刻的重点,重点是,唐坤这孙子,为何要替我挡去这暴雨梨花针呢?还有,他又是如何听到暗器的声音的?

    紫嫣这狗娘养的,都说人之将死,其言也善,可她却在临死的时候摆了我一道。

    还说什么两刻钟的功夫枯木老人才能有下一次的行动,分明连一刻钟的功夫都不到。

    我的脑仁真该扔出去喂狗去了,紫嫣对我,明显有恨意,我怎会如此轻易相信她的话语呢?

    亏我一向还认为自己聪明,不成想,连小聪明都算不上。

    唐坤中了针后,身子直接从高空跌落在了地上。

    唐坤的武功,虽不比紫嫣,但估计还是能撑一时三刻的。

    唐坤让我趴下的时候,我并未趴下,然而,枯木老人也尚未再次立即出手。

    紫嫣那狗娘养的所说的两刻钟是诓我的假话,但我约莫估计着,大约一刻钟的功夫或许应该是有的。

    暴雨梨花针的制作极为精密,无情的暴雨梨花针,我拿在手里已有一年多的时间,可连如何打开针筒的窍门都找寻不到。

    我暗中猜测,打开针筒换针,再把针装好是尚且需要一定的时间的。

    枯木老人不是傻子,无论得手与否,他藏身的地点都已经暴露,他绝迹会逃走另寻其他隐匿的地方。

    当务之急,不是找到枯木老人,而是找到小金,而是让小金赶紧救唐坤这孙子。

    我一边大声喊着小金的名字,一边从二楼飞身来到唐坤的身边。

    赶紧从身上掏出一枚清心丸,不顾唐坤的反抗,硬行塞到他的嘴里。

    “你给我吃的什么东西?”唐坤问我,眼里带着一丝提防。

    “毒药。”我信口答道。

    “好啊,我救了你,你竟然趁人之危,你这卑鄙无耻的小人。”唐坤骂道,很快便反应上来,“你给我吃的,可是闻名江湖的清心丸?”

    唐坤这孙子,还算他有点见识,竟然能认出这是清心丸来。

    我朝他看了好几眼,问道:“为何要救我?”

    唐坤一向和我不对盘,更是三番四次害我差点丢了小命。

    若说公子刑天救我我或许都会相信,独独唐坤这孙子彻底毁了我的三观。

    “你以为我想救你吗,还不是被逼的。我临走的时候,汝定侯吩咐过,让我一定要护你周全。”唐坤不置可否,脸上还带有一副心不甘情不愿。

    “你不听汝定侯的命令,大不了是一死,可你救了我,立马就得死翘翘,你觉得哪个更划算一些呢?”

    唐坤究竟为何会替公孙狗贼卖命,我不得而知,但得知的是,唐坤这孙子明显在口是心非。

    方才他的反应极快,可谓是出自本能的下意识反应,完全没有时间去经过大脑。

    他是公孙狗贼的手下,效命听命与公孙狗贼,可唐坤绝不是拿自己性命开玩笑的人。

    在正常情况下,没有人会傻到牺牲自己去救别人,倘若当真发生这种事情,只有以下几种可能。

    第一种,双方为亲人为夫妻的家人关系之下。

    第二种,主子和属下之间。

    第三种,情哥哥情妹妹之间。

    我和唐坤,显然不属于这其中的任何之一。

    唐坤的胆子,并不算大,但却在那千钧一发的关键时刻能做出最迅速的反应,这其中,绝迹有其他的缘由和秘密。

    “我只是听到有暗器的声音,哪晓得那是什么东西?”唐坤辩驳道。

    “那如今晓得这是什么东西了?”我问道。

    唐坤这摆明又是在口是心非,他显然知道枯木老人就在此地,也显然知道枯木老人要杀我。

    “你这话是在讽刺我呢,还是在关心我呢?”唐坤问。

    我并未回答唐坤的提问,而是问道:“你是如何听到暗器的声音?”

    “当然是用耳朵听到的,那暗器的声音,虽然极小极小,可细细分辨,还是能听到的。”

    唐坤这孙子,毒术不算精湛,武功也不高强,殊不料,却有一副好听力。

    看来上天的确对每个人都是公平的,给你彼的同时,给了别人此。

    真想把他那对耳蜗挖出来装进我的耳朵里,如此一来,无疑等同于有双千里耳一般。

    有了这双千里眼,到时别说是枯木老人,就算枯木仙人来了,咱也能让他甘拜下风。

    罢了,看在唐坤这孙子发神经般救我的份上,就把那对耳蜗给他好生留着吧!

    “你可莫要误会,我救你,纯粹是出于命令,别无其他。”

    唐坤若不解释还好,这一解释,怎么看怎么有种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感觉。

    我嘻嘻一笑,道:“放心,我岂会产生误会呢?你害我都害了那么多次,救我,或许只是一个巧合而已。”

    “你知道就好,看来你这人还是有几分自知之明的。”

    唐坤答道,说着想从地上起身,无奈起了数次,依旧未遂。

    我想伸手扶他,可这孙子偏偏不肯领情,还自信满满地说道:“不用你扶,我自己能起来。”

    自己能起来是吗?他若中了暴雨梨花针之后当真还能从地上起身,那我绝迹烧高香拜上他几拜。

    唐坤不止没有起身,经过挣扎之后,他的嘴角,开始有鲜血往外渗出。

    按照这个症状来判断,小金若再不赶回,那唐坤这孙子兴许活不过一盏茶的功夫了。

    若是没有清心丸,依唐坤方才胡乱折腾那个情形来看,恐怕他早已和阎罗王有了会晤。

    “别再瞎折腾了,安生一会,你再折腾,大罗金仙也救不了你了。”

    唐坤果然被我的言语给吓着了,停止了起身,安安静静地坐在了地上。

    对着空中,又大声喊着小金的名字,可依然毫无任何回应。

    就在我翘首以待,差点就要撇下唐坤去找小金的时候,小金驾着五彩祥云,缓缓飘至到了我和唐坤的身旁。

    小金自然不会驾着五彩祥云来的,而是驾着轻功来的,可此时此刻,小金就像我最后的救命稻草一般金贵和重要。

    小金落地之后,开口问道:“师姑,您是不是开口喊我了?对了,紫嫣姑娘呢?”

    “我是喊你了,紫嫣姑娘已经死了。”我简短回道。

    小金面上一震,又想开口询问什么,被我给阻止住,“别的话先不要说,别的事先暂且放下,你唐兄中了暴雨梨花针,赶紧给他逼出体外。”

    小金面上又是一震,答道:“师姑,您太高估我了,我估计自己是心有余力不足啊!倘使能逼出来,那我方才早就救紫嫣姑娘了。”

    “废话少说,赶紧先试试再说。”我一把抓住小金的胳膊,把他拉到了唐坤的身边。

    “师姑您先别着急,这若想取出暴雨梨花针,那还有其他的法子。”

    “其他的法子?什么法子?”我讶然道。<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