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章:紫嫣的真实身份(二)

    原来是她,是她,是她,她,她,她!

    难怪我在见到她的第一眼觉得分外眼熟,觉得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原来的的确确是曾经相识。

    这般重要的人,我怎会如此轻易将她抛诸在脑海之后呢?

    我去昆仑山之巅的第二年,昆仑山之巅来了一位客人。

    那位客人,是从遥远的蓬莱而来,她是枯木老人的弟子,她的名字叫芙蓉。

    芙蓉那年,只有十四周岁。

    十四周岁,是一个女子最青春最靓丽,也是最懵懂最无知的年纪。

    芙蓉来昆仑山之巅的第一日,在浑然不知的情形下,穿了公子刑天的皮裘。

    公子刑天的东西,若是没有他的允许,任何人不敢触摸半个手指头。

    芙蓉即便是枯木老人的弟子,即便不归属公子刑天所管,那她当时也唯有死路一条。

    公子刑天问芙蓉:“为何要穿本座的皮裘?”

    芙蓉当时是这般回答的,芙蓉说:“因为我爱慕于你!”

    公子刑天轻笑了一声,继续问道:“你连我的模样都没见过,谈何爱慕?”

    芙蓉答道:“爱慕一个人,难道就一定是爱慕他的容颜吗?”

    公子刑天又问:“不是容颜,那是什么?”

    芙蓉答道:“看来堂堂的公子刑天是从未爱慕过任何人,若不然也就不会问出这般的问题。”

    芙蓉在我的印象中,大胆,勇敢,是个奇葩中的奇葩。

    芙蓉在昆仑山之巅待了将近有一个月的时光,在这一个多月中,她屡次三番问我:“你们主上当真喜欢的是男子吗?”

    公子刑天喜欢的是男子还是女子,其实连我也不知晓。

    公子刑天的无常宫里,没有丫鬟,这倒是铁铮铮的事实。

    我曾问过他:“为何不让女弟子伺候你的饮食起居呢?”

    他看了我一眼,道:“怎么,莫非连你也好奇我的性取向?”

    对的,没错,我是好奇他的性取向,还好奇了足足一阵子。

    “若是觉得我的屋中需要收拾,那你每日抽空过来收拾收拾。”

    公子刑天说完这句,掀开帘子,朝着外厅走去。

    老实说,他的屋子极为干净,可谓是一尘不染。

    后来我又问他:“你当真如此厌恶女子吗?”

    他默不作答。

    见此,我又问道:“那我呢?你为何独独允许我进这无常宫呢?”

    公子刑天当时又看了我一眼,“好奇害死猫这句话你总懂得吧,别想试图在我身上找寻出什么秘密,那样,只会让你离死更快。”

    再论芙蓉,芙蓉有一日又问我:“你说我若是个男子,你们主上会不会喜欢上我呢?”

    我当时随口答了一句:“那就等你是男子的时候再说吧!”

    芙蓉下山的时候,对公子刑天说道:“你是我爱上的第一个男人,我发誓,这辈子一定要得到你!”

    公子刑天淡淡朝她看了一眼,回道:“理想很丰满,可惜现实太骨感。”

    我问他:“芙蓉穿了你的皮裘,你为何没有责罚她呢?”

    公子刑天答道:“她是枯木老人的弟子,枯木老人对我还有利用价值,现在还不能得罪。”

    对于公子刑天而言,这世上只存在着两种人,第一种是对他有用的人,第二种则是对他无用的人。

    我又问他:“若是有一日,我对你无用了,你是否也会像对其他弟子那般对我?”

    公子刑天沉默了半晌,答道:“那你就使得自己这一辈子都对我有用不就完了。”

    又过了一年,芙蓉的确履行了当初的誓言,她的确来昆仑山之巅找公子刑天了。

    可惜的是,芙蓉是兴高采烈而来,但却败兴而归。

    芙蓉来的时候,我正在内蒙一带执行任务,因为并未见到她。

    芙蓉走的时候,我正在从内蒙回昆仑山之巅的路上,也并未见到她。

    听昆仑山弟子讲叙,芙蓉来的时候是身着一身男装的,当时的她,俊美不凡,雌雄莫辩,他们差点以为那是一位活脱脱的美少年。

    昆仑山的弟子还说,芙蓉临走的时候捎给我一句话,让我等着。

    等着?这一等,殊不料已然过去十年多的光阴。

    易春堂的紫嫣姑娘,不是别人,正是昔日的芙蓉。

    这不是重点,重点是,我的样貌着实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芙蓉不可能一眼就认出我来。

    既然不会一眼认出,那她那般火药味又是从何而来?

    其实这些都不是此刻的关键,此刻的关键是,芙蓉是枯木老人的弟子,那就代表,芙蓉的身上,极有可能有枯木老人的暴雨梨花针。

    直觉又觉得似乎不对,梅二爷的死,或许和紫嫣有关,但未必就代表是紫嫣杀了他,很有可能是紫嫣连累了他,抑或是别的缘由。

    紫嫣当年下昆仑山之巅以后,从时间上来推算,她压根就没有回扶桑岛,而是去了京城,而是去了易春堂。

    不对,紫嫣在来昆仑上之巅的时候,扮起男人来,就已经是惟妙惟肖了。难道她第一次离开昆仑山之巅的时候就没有回扶桑岛,而是拜师学艺么?那她又是师承何人呢?

    不管怎样,紫嫣后来反正是没有回扶桑岛,这代表什么,代表紫嫣背叛了扶桑岛,背叛了她的师父枯木老人。

    假使枯木老人要清理门户,要收拾这个不屑徒弟,早该在十年前便做出收拾的举动。

    紫嫣平平安安地在京城待了十年,这就意味着,在这十年之内,她的师父枯木老人并未找上门来。

    枯木老人十年都未找上紫嫣,那就代表他甘愿放她一码,既然如此,为何突然又找上她呢?无情和有情死了之后,枯木老人一时之间少了岛主的继承人选,他找上紫嫣,莫不是因为想让紫嫣回去继承他的事业?

    紫嫣想必因为梅二爷的缘故,或是枯木老人认为是因为梅二爷的缘由才使得紫嫣拒绝跟他回扶桑岛,因而枯木老人这才出手杀了梅二爷,断了紫嫣的念想和后路。

    这个推论,是我目前觉得唯一的可能性。

    若不然,梅二爷和枯木老人无冤无仇,为何要杀他呢?

    至于紫嫣所说的梅二爷认识枯木老人,甚至梅二爷拜枯木老人为师,那全是她瞎编的胡话。

    许是我看紫嫣的眼神发生了变化,步子也停了下来,小金问我:“师姑,可有什么不妥?”

    “没有。”

    我回答的同时,二楼的紫嫣顺着声音看了过来。

    “金捕头,还有事要问吗?”

    紫嫣嘴上问的是金捕头,可眼睛看地却是我。

    紫嫣似乎认出了我,或者说紫嫣当真认出了我,可是为何她能认出我呢?

    十年的岁月,足够改变太过的东西,足够沧海桑田,足够斗转星移,足够改朝换代,可是紫嫣为何能认出我呢?

    紫嫣能一眼便认出我,可我曾经十眼,百眼,甚至千眼都认不出我的老妖精,这让我情何以堪,情何以堪呢?

    紫嫣看我的眼神,带着一种莫名的仇恨和嫉妒,就像我抢了她身上最宝贵的东西一般。

    这种眼神,方才在易春堂舞台前的时候,紫嫣还有所收敛,有所保留,可此时此刻,悉数一览无遗。

    “原来当真是你,方才那一瞬间,我还以为自己认错了人。”紫嫣又补充了一句,眼神大变,脸色也是大变,“找了你十年,不曾想会在这个地方碰上你,也不知道是幸运呢,还是不幸呢?”

    小金这时在我身旁小声问道:“师姑,您与紫嫣姑娘当真认识吗?”

    “师姑?看来你的身份还挺多重的,要不要我告诉这位金捕头你的另外一个身份呢?相信他会极为感兴趣的,毕竟那样的身份不是人人想有就能有的。”紫嫣语带讥讽,连面上都浮现出几分不屑。

    “那要不要我也告诉他你这大明第一花旦紫嫣姑娘的另外一个身份呢?相信他也会极为感兴趣的,毕竟那样的身份也不是人人享有就能有的。”我回敬道。

    ‘据闻我离去的第二年你就离开他了,我原本其实还是不信的,如今才发现确实使然,你说,我该觉得高兴呢,还是觉得伤悲呢?“紫嫣轻笑了一声,偶后面上浮现出了几分忧伤

    ”你到底想说什么?还有,以前给我带的那句话又是什么意思?“

    这句话,我曾经想了整整一年,可仍是百思不得其解。

    ”你是真不知还是故意假装呢?像你这般聪明的女子,怎么可能会不知我的意思呢?’你当初离开他,难道不是因为你无法面对才离去的吗?“

    紫嫣在说什么,我一句也听不懂,完全听不懂。

    “也罢,反正那是你和他之间的事情,你们之间越纠结,我看着越觉得高兴。你是不知道,他当初是如何对我,我还以为他当真对所有女子会是如此,殊不料啊殊不料……”紫嫣说到此处,放声大笑几句,接着又说道:“据闻你杀了有情和无情两姐妹,我可告诉你,无情是枯木老人在这世间唯一的软肋和死穴,你杀了无情,枯木老人绝迹不会放过你的。”

    “放过我,你还是先考虑考虑自己,你的处境,只怕比我强不到哪里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