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章:端倪

    这种感觉,不是相见恨晚的知己感觉,而是一种骨子里的敌视,甚至不排除有羡慕或者是嫉妒的嫌疑。

    正事要紧,此刻不是考究紫嫣上辈子与我相识,还是这辈子与我相识的时候。

    这易春堂的戏班之内,和梅二爷最熟络的,那非紫嫣莫属。

    昔年,紫嫣和梅二爷可是戏曲界的金童玉女和最佳拍档。

    紫嫣演旦角的时候,梅二爷演小生或者武生,紫嫣演小生武生的时候,梅二爷间或也能反串几场旦角。

    梅二爷和紫嫣这两位,倒真真算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奇葩。

    梅二爷方才在舞台之上演出的时候,我还细细留意观察过,发觉他和如玉的配合度只有七分,默契度连三分都不及。

    近几年,紫嫣演出的戏曲越来越少,似乎有渐渐息影的打算,然而,紫嫣可是张吉大娘的御用戏子。每逢张吉大娘有新戏,那无疑都是紫嫣亲自上演。

    在《你是风儿我是傻》这出戏曲之前,那都是紫嫣和梅二爷搭档,偏巧不巧,刚刚由紫嫣的弟子如玉上演之后,梅二爷就死于非命。

    无巧不成书这句话在通常情形下都是极为管用的事实,然而,这世间的许多巧合其实并非是天意,并非是真的巧合,而是人为的结果。

    梅二爷的死与紫嫣的不在场,究竟是天意的巧合还是人为的故意,相信很快就能水落石出。

    在戏班子众人眼里,甚至包括班主在内,梅二爷都属于那种有大本事,但脾气与本事同样大的主。

    虽然如此,但梅二爷对紫嫣是出了名的柔声细语外加脾气好。

    梅二爷爱慕紫嫣,自打紫嫣进戏班子的第一天,梅二爷就对紫嫣表达了自己的爱慕之情。

    梅二爷对紫嫣,可谓是一见倾心,也可谓是情根深种。

    这点,据说京城中的百姓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至于紫嫣和梅二爷为何一直迟迟尚未成亲,原因则是出在梅二爷身上。

    梅二爷已经娶了妻,而紫嫣姑娘宁死也不肯为妾。

    然而,梅二爷的妻子又是出身大户人家,梅二爷的父母坚决不肯休掉那个儿媳妇。因而,梅二爷和紫嫣的亲事也便拖了下来。

    当然,这只是戏班子其他人的看法,紫嫣姑娘可不是这般认为的。

    据紫嫣姑娘所讲,她和梅二爷的确是情郎情妹的关系,而至于尚未成亲的缘由,其实是因为紫嫣姑娘是一个把自己献身于艺术、献身于戏曲的表演艺术家,婚姻大事对于她而言,只能排在人生的第二位。

    总而言之,在这件事上,可谓是众说纷纭,各执一词。

    梅二爷脾气极大,除了紫嫣之外,很少给人面子,因而得罪的人实属不少。

    京城之中的一位侯爷和一位王爷,昔日就曾吃过梅二爷的闭门羹。

    换而言之,有想置梅二爷于死地的人,数量还真不少。

    但据戏班子众人所讲,梅二爷并未和江湖人士有过来往,更从未离开京城半步。

    紫嫣姑娘在这个时候提供了一个极其重大的线索,命案之前的几日,梅二爷似乎一直心神不宁,举动十分反常。

    “梅二爷有一日突然告诉我,说要带我离开京城,问我愿意不愿意。我当时还以为他是要同我私奔,如今看来,恐怕他当时就已经知晓有人要杀他了。”紫嫣娓娓道来。

    梅二爷的老家,在山东一带,离蓬莱并不算远。

    倘若紫嫣所言属实,那枯木老人兴许要杀的就是梅二爷,完全与我无关。

    紫嫣接着又说道:“梅二爷当时把包袱都收拾好了,而且还从钱庄取出了上万两的银票,还雇了辆马车,就在戏班后院停着。”

    “那后来为何没有走成呢?是紫嫣姑娘你不愿意离开吗?”我问道。

    “那日,还真不是因为我的缘故,我当时虽然以为梅二爷是要带我私奔,但近几年,我开始有隐退的念头,当日又见着他的心情极为迫切,当时还真想抛开一切,跟他远走高飞。他当时让我收拾东西,说自己有事出去一趟。我在收拾的途中,他回来了,突然又说不走了,等过段时日再走。说实话,我当时为此还和他吵了几句。如玉后来恰巧来房中找我,听到了我们的拌嘴声,还问了我几句。”

    如玉此时在一旁答道:“确有其事,那日我走到师父窗边的时候,的确听到师父和梅二爷在争吵。“

    紫嫣在这个节骨眼亲口承诺自己和梅二爷有过争吵,也不晓得她是聪明呢还是小聪明呢?

    梅二爷虽说死于枯木老人的暗器,也十有**就是死于枯木老人之手,但这并不排除枯木老人是受人指使,或是为他人效命。

    当然,还有一种可能,那便是枯木老人将暴雨梨花针送给或者卖给他人使用,但这种可能性几乎接近为零。

    像暴雨梨花针这般绝世的暗器,若想打造一件,那可是要花上数年,甚至数十年的功夫。

    昔日,这世间拥有无穷威力暴雨梨花针的,也就只有他最宠爱的弟子无情一个。

    枯木老人断然不会将如此金贵的暗器随意给人,而我有种直觉,他就在这易春堂之内。

    跟在公子刑天手下的时候,我曾经听他提及过枯木老人,因而比常人多出几分了解。

    公子刑天是这般评价枯木老人的,他说:”打造暗器的本领确属这世间第一,可惜为人太过执拗。而执拗的人,注定成不了什么大事。”

    收回心思,我问紫嫣:“那梅二爷在你面前可否提过枯木老人或是扶桑岛这些字眼吗?”

    “扶桑岛?扶桑岛是不是就在蓬莱啊?”紫嫣问道。

    “是在蓬莱。”

    我大吃一惊,看来事情似乎有了端倪。

    “梅二爷好像曾经提过,说他幼年的时候,和他的父亲一起去过蓬莱探亲,后来被风浪卷到了一个小岛,我若记得没错的话,那岛的名字应该就叫扶桑岛的。”

    听闻此处,我急急问道:“梅二爷可还说什么没有?”

    紫嫣答道:“梅二爷好像还说,他在那座岛上遇上了他的救命恩人。”

    倘若紫嫣没有撒谎,梅二爷当时所遇上的,应该就是枯木老人,而且枯木老人十有**还收他为徒。

    枯木老人的弟子,少说也有数百之上,据闻他收徒的条件极为宽松。

    或许正是因此,他的徒弟当中,并未有什么佼佼者和有成就者。

    梅二爷既然入了扶桑岛,那按照扶桑岛的规矩,没有枯木老人的允许,他是不得擅自踏离扶桑岛半步的。

    梅二爷的死,或许与他离开扶桑岛有关,但或许还隐藏着其他的秘密。

    “看来你这位师姑多虑了,梅二爷的死似乎与你这师姑完全无关。”

    唐坤这孙子,消停了片刻,又开始了多嘴多舌。

    “梅二爷的死,或许当真与师姑无关,但托唐兄的福,师姑今后也不会有什么好日子了。”

    小金可真是好样的,有他在我身边,看那些小人和畜生以后哪个还敢欺负我?

    “这话说的她以前好像就有好日子过似的。”唐坤嘴一撇,不屑道。

    唐坤这孙子,让我再次萌发出毒死他的冲动。

    别看唐坤那一张脸长地人模狗样,宛若一副良民的长相,可那嘴巴实在忒毒。

    一直以为自己的嘴巴毒,见识过唐坤的风范之后,才发觉自己和他比起来,诚然是菜鸟和大神的区分。

    然则,唐坤其实并未说瞎话,他道出了一条真理。

    在我十五岁之前,可谓是全然生活在少年不知愁滋味当中,而十五岁之后,逐渐走向水深火热。

    尤其是近两年,可谓是处处倒霉、处处栽跟头,但又处处绝地逢生。

    即便没有枯木老人,老实说,我的生活也好过不到哪里去。

    倘若再加上枯木老人,只是为我那多彩多姿的囧神途中增添了一丝乐趣而已。

    这天下之间,想要我小命的人多了,枯木老人只能在别人身后乖乖排队。

    “唐兄,你若是觉得渴了,就去那边喝些茶去。”小金不止是嘴上说,还用实际行动将唐坤拉到了一边去。

    “千姑娘,听你方才之言,梅二爷是那什么枯木老人所杀吗?”紫嫣开口问我。

    “十有**是他,但不排除还有主谋的可能。”

    我一边作答,一边留心观察紫嫣的表情。

    紫嫣从后台出来看到梅二爷的尸身之后,的确是有过一瞬间的错愕和不可置信,眼里也曾流露出悲伤,但这种神情,很快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种置身事外的旁观者姿态。

    正常的女子,遇到自己的心上人死于非命这种状况,恐怕早已哭天抢地、嚎啕不已。

    倘若此刻躺在地上的是荣华,那我估计早已发狂。

    呸呸呸,我干嘛要用荣华做比方,我的脑子莫非是被驴给踢了?

    荣华一定会长命百岁,一定会长命百岁的。

    蓦然记起,去年正月十五那夜,荣华曾经问我:“寻儿,你想活到多少岁呢?”

    我随口答道:“少说也得千年吧,要知道,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的。像我这种没心没肺又睚眦必报的小人,一定能像乌龟王八一般活上千年万年。”<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