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章:杀鸡儆猴?

    方才,众人忘情地投入到梅二爷的表演当中,就连我都看地有几分津津有味。

    暗器是何时发出的,又是从哪个方位发出的,全然无人注意到这个细节。

    等大家反应上来的时候,梅二爷已经倒在了地上。

    我在思考之际,周遭已经慌乱成了一团。

    小金做为六扇门的总捕头,早已跳上了舞台去查看梅二爷的尸身。

    小金只看了几眼,便大声喊道:“六扇门办案,任何人不得离开!”

    说来也属幸运,在座看戏的人当中,正好有两名六扇门的捕快,还有三名在京兆尹当差的衙役。

    这五位听闻到小金的命令之后,四人加入了配合的行列,一人则去六扇门报信。

    四人当中的两人守住了戏院的大门,另外两人去了戏院的后院。

    从时间上来推算,凶手倘若是个轻功高手,又倘若是在后台下手,那恐怕早已逃之夭夭。

    凶手即便并非轻功高手,即便并非从后台下手,趁着方才众人慌乱之际,那也极有可能偷偷从前门溜走。

    一切,须得等到小金验明尸体之后才能定夺。

    看着小金脸上那凝重的表情,我就知晓那真凶不是泛泛之辈。

    果然,小金开口之后,我是想死的心都有了。

    小金说道:“梅二爷是死于暴雨梨花针的,凶手的针,是从后台射出来的。梅二爷中暗器的地方,在后背。”

    我自欺欺人,不肯相信眼前的事实,还特意走过去查看了一番。

    这一查看,更加证明了梅二爷所中的赫然正是暴雨梨花针。

    昔日,我曾中过有情的暴雨梨花针,若不是大魔头后来救了我,我还哪有命吃到第二日的包子。

    大魔头将我身上的暴雨梨花针打出来之后,那针的模样,我是铭记在心、倒背如流、耿耿于怀。

    有情和无情两姐妹自然不会死而复生,身上又能拥有暴雨梨花针的,那这世间,就唯有一人。

    那个人,正是有情和无情的师父枯木老人。

    秦广王来京城了,货真价实的公子刑天即便此刻不在京城,相信很快也会来京城,而枯木老人,已然也到了京城。

    我这命,总是忒好,好到令我自己都不忍直视的程度。

    昔日,无情惨死在我的手上,据有情所讲,她这个姐姐可是枯木老人最宠爱的徒弟,更是枯木老人下一任的掌门人选。

    枯木老人没有在自己爱徒死去的第一时间替她报仇,而是蛰伏了一年多之后才出现,这能说明什么,只能说明他在用这一年多的时间改良暗器,抑或是研制新型暗器。

    若论制造暗器的本领,枯木老人可谓这世间第一,而唐门排列第二。

    梅二爷身上所中的暴雨梨花针,不止不比有情昔日所用的差,反而威力更甚。

    梅二爷中暗器的时候,连句嗷嗷大叫都尚未来得及就应声倒地,他中暗器的部位,更是滴血未出。

    这更加印证了杀死梅二爷的是枯木老人无疑。

    此刻,我有充分的理由怀疑枯木老人要杀的,或许并不是梅二爷,而是在下不才我。

    至于梅二爷的死,只是枯木老人杀鸡给猴看的结果。

    试问,梅二爷作为一个唱戏的戏子,又能和枯木老人结什么仇怨呢?

    心里还抱着最后那么一丝半点侥幸,捏上了梅二爷的手腕。

    梅二爷并无武功,也全然毫无一丝内力,他的死因,的的确确是暗器所致。

    枯木老人若果真是前来找我算账,那他十有**还尚未离开这易春堂,他敢光明正大对我示威,那就表明他心里对我压根不屑一顾。

    他在众目睽睽之下下手,无非是向我挑衅,无非是想证明,即便是在明面上,即便我做出了十足的防范,他要想取我的狗命,也不费吹灰之力。

    我约莫估计着,枯木老人就在我的周围,而且他还会寻思着在他看来的合适机会下手。

    小金的话语,落在了众人的耳里,无可避免了又开启了围观群众的议论模式。

    “暴雨梨花针?是扶桑岛那位枯木老人的暴雨梨花针吗?”

    “梅二爷怎么会惹上扶桑岛呢?”

    “可我据闻枯木老人的两名爱徒去年死于一位用毒高手手上,不是他的徒弟,难道说,是枯木老人亲自出马了吗?”

    “我的个天啦,方才来看戏之前,我可听说昆仑山之巅的公子刑天来到京城了,还杀了吴记的吴掌柜。这枯木老人若是果真也来京城了,那江湖上恐怕要掀起一阵腥风血雨了。”

    “你又不是江湖人士,你担心个屁!”

    “梅二爷和吴掌柜也都不是江湖人士,还不是遭了横祸,我看我还是回老家避避风头再说吧!”

    “你说,就算那凶手不是枯木老人,那也和扶桑岛有关。梅二爷究竟是做了什么事情惹上这扶桑岛?这杀人,总得有个理由吧?”

    “不是说扶桑岛的门规甚严,没有特殊情况,不允许门人踏出扶桑岛半步吗?

    “这谁知晓呢?”

    ……

    当今武林之中,有四个标志性的人物,分别是:北方的公子刑天,西南的秦广王,东方的枯木老人以及南方的雪魅姬。

    在这四人之中,雪魅姬的势力范围主要在两广和贵州一带;枯木老人的势力范围在蓬莱泰山一带;秦广王的势力范围在整个西南地区;而公子刑天的势力范围最广,昆仑山以北的区域全是他的地盘,包括大明之外的鞑靼土默部、土鲁番、塔里木、哈萨克、鞑靼、瓦剌,以及陕西、山西以北,南北跨度四千多公里,东西跨度将近五千公里。

    公子刑天居住在昆仑山之巅的无常宫里,秦广王居住在豫零湖一带的狮子林里,枯木老人居住在蓬莱的扶桑岛,而雪魅姬则居住在广西桂林的雪月山庄里。

    扶桑岛的门规的确森严,没有历任岛主的允许,任何门人都不得擅自离开扶桑岛。、

    这一规矩,从扶桑岛的第一任岛主开始便流传了下来。

    鲜少有人会知晓,扶桑岛的第一位岛主,其实并不是男子,而是女子。

    那位女子,叫李婉婷,是大唐太子李建成的第三个女儿。

    玄武门政变之后,太子李建成死于自己的亲弟弟唐太宗李世民之手。

    其后,李建成的六个儿子相继被杀害,李建成的大女儿和四女儿也遭到了毒手。

    李建成的二女儿和小女儿生性愚笨,属于没脑子的那种女子,正是因此,唐太宗李世民饶了她们一命,并且将她们嫁给了自己的臣子。

    李建成的一众子女当中,最聪慧的要属他的三女儿李婉婷。

    李婉婷早在看到自己的哥哥们死于非命之时,便料定李世民不会放过她,于是带了大量的钱财和家眷,逃到了蓬莱,在扶桑岛定居了下来。

    扶桑岛的历任岛主,其实都是李建成的后代。

    从枯木老人要把岛主之位传给有情来看,有情和无情两姐妹在很大程度上,应该是枯木老人的私生女。

    自己的女儿惨遭他人毒手,枯木老人岂能在扶桑岛上再安稳地待下去呢?

    突然记起这茬,这一记起,我悲哀地发现,自己离死,诚然是更近了几步。

    小金许是注意到了我的脸色,极为关切地问道:“师姑,我看你脸色不大好,可是有什么发现吗?”

    “金兄,你难道不知道吗,这枯木老人的两名爱徒,可是死在你这师姑手上的。”

    唐坤这孙子,他若不说话,可没人把他当哑巴。

    唐坤不止说了话,还是扯着嗓门大喊出来的,仿佛生怕众人都未听见似的。

    唐坤是什么时候从二楼下来的,我不得而知,但得知的是,此刻我有种想要将唐坤做成药引的冲动。

    唐坤的言语,无疑像导火索一般,引起周遭一片哗然。

    “啊,不是吧,她就是那新一任的毒王吗?”

    “可这是一位姑娘啊,还年纪轻轻。”

    “姑娘就不能是毒王吗?你们这些男人,就是看不起我们女人。”

    “你这个老娘们,在这瞎扯什么呢,你明知我不是这个意思。”

    “不是这个意思,你就是看不起女人。”

    ……

    好好的议论,逐渐演变为一位妇人和一位中年男人的争吵。

    小金把我拉到一旁,小声问道:“师姑,唐兄说的可是实情?”

    有情确实是死在我手上的,但无情可是大魔头一掌拍死的。然而,若非我,大魔头也不会闲地淡疼胡乱杀人。

    综合来论,枯木老人的两个徒弟,或者说两个女儿,真真切切是死于我手。

    小金许是见我并未答复,又接着说道:“枯木老人若是知晓师姑就在易春堂,恐怕绝迹不会放过您。”

    “可不是吗?有你这位唐兄,枯木老人即便先前不知晓我在,那此刻也必要知晓了。”

    唐坤这孙子,竟然还睁着一双无辜地眼睛看着我,继续火上泼油“那可是你所做过的事情,难道你敢做不敢当吗?”

    我上辈子是端走唐坤家的几笼馒头呢,还是放火烧了他全家呢,值得他三番四次如此害我。<b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