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你的心上人,是五皇子?

    朱佑樘朝我看了一眼,眼神极为莫测。

    席间,万贞儿突然问我:“千姑娘年方几何?可有许配人家?”

    万贞儿这简直问的什么废话?这些事情,难道公孙狗贼没有告诉过她吗?

    我正待回答,公孙狗贼抢先一步说道:“娘娘,您与千姑娘初次见面,还是问些别的话吧!”

    公孙狗贼貌似比万贞儿还要嚣张,还要掌控着话语权。

    他这一说,万贞儿轻声一笑,“姑姑还不是替你的婚姻大事操心,你今年,可都二十有五了。这民间的男子,像你这个岁数的,孩子都上学堂了。”

    “她已经有心上人了!”

    说这话的,并不是公孙钩狗贼,而是一旁一直沉默寡言的五皇子朱佑樘。

    此言一出,犹如警世洪钟一般,皇帝老儿、万贞儿和公孙狗贼皆都看向了他。

    朱佑樘一副极尽淡然的神态,接着又缓缓说道:“这是她亲口所说的。”

    我一口血喷死你!你哪只耳朵听到我亲口说自己有心上人了?

    对,没错,我是有心上人,还爱他爱地死去活来、活来死去。

    然而,我在朱佑樘的面前,并未亲口说出过。

    朱佑樘想必是从我的言语和举止中,判断了出来,

    自己判断出来就说自己判断出来,还能显得他智慧高别人一筹,这睁着眼睛说瞎话的本领是打哪来的?

    “樘儿,你和千姑娘也相识吗?”皇帝老儿问道。

    “有过几面之缘。”朱佑樘答道。

    话说你在这个时候和我攀熟络,是几个意思啊?

    “难怪你与千姑娘方才举止有些过密。”皇帝老儿一副恍然大悟状。

    “这千姑娘的心上人,莫非是殿下您?”万贞儿说着朝我深深看了好几眼。

    那种眼神,三份讶然,三分探究,四分不怀好意。

    “殿下这种倾国倾城、姿容盖世,身份又无比尊贵的男子,我岂敢有觊觎之心呢?”

    为了防止朱佑樘再说出一些惊天动地、天雷滚滚的话来,我赶紧抢在他前头开口。

    万贞儿的面色,果然好转了许多,“有心上人也无妨的,只要尚未定亲,其实订了亲也无所谓的,只要尚未成亲,那玉儿都是有机会的。”

    话说万贞儿的思想如此开放,不由得让我有种狗眼看人低的感觉。

    “其实成了亲也无所谓的,照样可以从别人的手里抢过来。哪个男人会眼睁睁看着自己心爱的女子被别的男人给占有?”朱佑樘插语道,接着又看向公孙狗贼,说道:“汝定侯,你说是吗?”

    这个点天灯的朱佑樘,话要不要说的这般难听,什么叫占有?

    这不是此刻的重点,重点是朱佑樘似乎有些异常。

    他若不是荣华,何以会有如此大的反应?我和谁成亲,又关他屁事呢?

    皇帝老儿适时咳嗽了一声,道:“樘儿,注意分寸,休得对千姑娘和汝定侯这般无礼。”

    “父皇,儿臣不过是给汝定侯一个建议罢了,毕竟像千姑娘这种奇葩的极品女子,世间再无第二。”

    奇葩的极品?你才是奇葩的极品,你全家都是奇葩的极品!

    刚刚察觉到他的身上有了荣华的一丝可能,殊不料,他直接将我的幻想和希望给生生破灭。

    “千姑娘的好,微臣自然比殿下更清楚。至于婚姻大事,就不劳殿下替微臣操心了。”

    公孙狗贼和朱佑樘,这两人的关系,无疑势如水火、剑拔弩张、如履薄冰。

    这一顿饭吃下来,可谓是吃地小心翼翼、惊心动魄。

    用完膳后,皇帝老儿对朱佑樘说道:“今日天色已晚,樘儿你也留下来在宫中住一夜吧!”

    万贞儿此时插语道:“皇上,那就让殿下和汝定侯和千姑娘同住在一座宫殿吧,他们三个都是年轻人,也好谈谈天增进增进感情。”

    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

    我正发愁找不到和朱佑樘亲密接触的机会,他若和我们住在一起,那我月黑风高无人之际,正好实行自己的计划。

    “不了,樘儿就住在文华殿吧!”皇帝老儿一口回绝了万贞儿的提议。

    皇帝老儿此言一出,我着实有些惊呆。

    皇帝老儿一向对万贞儿惟命是从,或许,也就只有在关系到五皇子朱佑樘的时候才是个例外。

    这不是此刻的重点,重点是,文华殿可是大明王朝皇太子摄事之处。

    如今,皇帝老儿让朱佑樘住在文华殿,这是摆明了要立他为太子的意思。

    皇帝老儿立阿猫阿狗为太子,这原不是我所关心的事情,我关心的是,他究竟是不是我的荣华。

    朱佑樘仿佛思索了片刻,然后点头答应。

    皇帝老儿这么一搅合,我恍然间有种被人棒打鸳鸯的感觉。

    我和公孙狗贼住的地方,是承乾宫西南位置的一座小宫殿,叫雍华宫。

    雍华宫虽不比承乾宫气派,但环境清幽,风景秀丽,实乃居住的极佳场所。

    里面的屋子,干净整洁,摆设并不多,但极为错落有致,门口,还放着几盆兰花。

    送我们来的太监走了之后,我和公孙狗贼站在院内乘凉。

    公孙狗贼突然问我:“你和五皇子究竟是什么关系?”

    公孙狗贼抱着我去承乾宫的时候,有几次似乎想开口,但最后都是欲言又止。

    他能忍到这个时候,并非因为他的忍耐心有多强,而是因为方才吃饭的时候,那种古怪的气氛刺激到了他。

    “几面之缘!这个问题,五皇子不是都回答过了吗?”我如实答道。

    “若说几面之缘五皇子就对你如此,打死我也不会相信!”公孙狗贼答道。

    “五皇子究竟是对我怎么了?”我反问道。

    “怎么了?难道你没看出来吗?他对你,有爱慕之情。”

    “我和他,算上今日,才是第三次见面。他若对我有爱慕之情,除非他真的是个神经病。”我不置可否。

    “有时候,只需一面,那足以一见倾心。”

    公孙狗贼说得好有道理,我竟无言以对。

    “看吧,连你自己都察觉出来了吧?”公孙狗贼继续说道。

    “他那不叫爱慕,叫看我不顺眼,你是不清楚,我和他,产生过一些误会。你今日难道没有瞧见吗,他讨厌我。我,更讨厌他。”我分辨道。

    “讨厌?你有心上人这么重要的事情,都没告诉我而是告诉他,还敢说你们是相互讨厌的关系?即便是相互讨厌,这世间有一种爱情,正是基于相互讨厌才开始的。”

    不得不承认,公孙狗贼道出了一条真理。

    这世间,的确有些男女刚认识的时候并不对盘,甚至极为厌恶对方,但时日久了,渐渐发觉到了对方身上的优点,产生了感情。

    “你那心上人是五皇子吗?”公孙狗贼紧接着问道。

    依公孙狗贼的势力,想调查我的身份背景并不是什么难事,他这算是明知故问呢,还是当真不知实情呢?

    其实他这个问题着实问住了我,五皇子究竟是不是我的心上人,连我自己都不大确定。

    五皇子倘若就是荣华,那他毫无疑问是我的心上人。

    五皇子倘若不是荣华,那他自然不是我的心上人。

    这世间,岂有人连自己的心上人都辨识不出来?

    做人做到我这般程度,不得不说是一种悲催和可怜。

    或许,这就是我之所以会成为大囧神,成为大霉神的关键所在吧!

    公孙狗贼许是见我一直沉默,秉承着沉默就是认可的意思,顿时嗓门提了上去:“你的心上人,当真是他吗?我还一直以为,是你那师叔。”

    我面上一凛,问道:“师叔?你在说什么?”

    “你和我在岐山府那次,那夜,你拉着我的手,说道:‘师叔,不要离开我!’。当时,你眼角还有眼泪渗出。你那师叔毒圣,我去年见过一次,的确是有几分姿色,风度也算勉强有几分。你能看得上他,也在情理当中。”

    公孙狗贼的语气,极为酸溜溜。

    这不是此刻的关键,关键是,我为何当时会说出那样的话语来呢?

    当时,在我的心目中,我所爱的,是老妖精,是我的师叔。那时,我还并不知道荣华就是我的老妖精。

    我虽实际上不知情,但潜意识里应该还是知晓的,既然如此,那我缘何会叫出师叔这个词语来呢?

    那时,在我心里,总是竭力拒绝接受他是我师叔这个事实。

    当我发觉自己爱上他之后,在他的面前,除了下山离别的那次,我从未喊过他师叔。

    再则,我睡觉一向极轻,一有风吹草动便会立马清醒过来。

    再再则,我最讨厌和陌生男人有身体方面的接触。

    然而,那夜,我在梦中,抓住了公孙狗贼的手。

    更诡异的是,我竟然全然不知,还抓着他的手,一边可怜巴巴地祈求,一边默默流泪。

    那夜,我究竟做了一个怎样的梦,又为何会干出如此反常的事情?

    此事,越想越有蹊跷,越想觉得越不简单。

    “师叔也好,五皇子也好,其他男人也罢,反正那人绝迹不会是你!”我答了一句。

    “你就对我这般狠毒吧,说一句委婉的话能死啊!”公孙狗贼气哼哼道,说完直接进了屋子,

    这个举动,若让花蝴蝶做出来,那还有几分萌萌哒的感觉,可经由公孙狗贼演绎出来,实乃有种严重的违和感。<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