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章:无法无天

    捯饬了半晌,终于将半夏捣成汁,收功,睡觉!

    待明日见到万贞儿那毒妇之后,正好可以顺带试验试验半夏的功效。

    公孙狗贼并未乘坐他那辆独一无二的金丝楠木马车,而是选择了一辆较为普通的马车。

    我问他的时候,他是这样答复的,“在圣上的面前,岂能如此嚣张和放肆?”

    这话的另一层含义是,除了皇帝老儿之外,他可以在任何人的面前放肆。

    公孙狗贼无疑之中,说出了一个不争的事实,那就是,他虽然不是皇子,但远远比皇子要尊贵万千倍。

    则天女皇任皇帝期间,对她的侄子武承嗣是百般宠爱,可和万贞儿相较起来,那无疑是小巫见大巫。

    都说紫禁城金碧辉煌,又说紫禁城威风凛凛,但在我看来,紫禁城和唐代的大明宫实乃无法相提并论。

    若用书法来形容的话,紫禁城的格局气象更加贴近欧阳询的书法作品,戈戟森然,秀骨清相,法度固然规整庄严,总稍显局促。

    而大明宫犹如颜真卿的正楷,结体宽博气势恢宏,骨力遒劲而气慨凛然。

    大明宫又如怀素的狂草,使转如环,奔放流畅,一气呵成,类壮士拔剑,神彩动人。

    或许,更为重要的是,我对紫禁城存了一份偏见。

    这份偏见的来源,正是始于荣华。

    皇帝老儿召见公孙狗贼的地方,并不是奉天殿,而是万贞儿所住着的承乾宫。

    承乾宫和我想象之中,倒没有太大的不同,然则,当我看到承乾宫外所种着的虞美人时,我的三观开始受到了严重的冲击和动摇。

    虞美人属于罂粟科,换而言之,虞美人是一种带毒的花。

    承乾宫外,所种着的虞美人,不是一株两株,而是一大片。确切来说,是两旁都各自种着一大片。

    万贞儿喜欢虞美人,或许无独有偶。

    然则,在虞美人的旁边,还种着一种叫天蓝星的植物。

    天蓝星有毒,还是剧毒。

    天蓝星的毒性,在某种程度上可以和半夏相媲美。

    除了天蓝星之外,在所种虞美人的里面,还夹杂着一些藏红花。

    女子怀孕期间,若是服食藏红花,会导致腹中的胎儿流产。因而,藏红花成了后宫某些女人争宠时的必用良药。

    万贞儿曾经亲手给皇帝老儿所宠幸过的那些嫔妃们灌下藏红花,为的就是打掉她们肚中所谓的孽种。在这其中,荣华的生母纪氏赫然在列。

    万贞儿并不是第一个使用藏红花的嫔妃,诚然也不会是最后一个。

    这不是重点,重点是,别人都是偷偷摸摸下黑手,而万贞儿从来都是光明磊落、众目睽睽。

    别人都将藏红花和夹竹桃一类的东西藏着掖着,可万贞儿这毒妇,竟然敢公然将藏红花种在承乾宫门口。

    万贞儿有多么的嚣张和恃宠而骄,由此可见一斑。

    皇帝老儿对万贞儿有多么地纵容和宠爱,由此更可见一斑。

    万贞儿和皇帝老儿倒是狼狈为奸了,只可惜了后宫那些如花的女子,一生被活活给糟蹋。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