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都是孽缘

    土库族是秦广王的地盘,公子刑天和秦广王的梁子就此结下。

    我和秦广王,当真也是一场孽缘。

    秦广王和昆仑山之巅的梁子,起源是因为我。

    这梁子,只为我和秦广王之间的孽缘拉开了帷幕。

    此后数年,我与他的手下,交锋的次数不计其数。

    昔年有一次,我更是差点就死在秦广王的手上,还好公子刑天当时及时赶到救了我一命。

    那次,我不是去干别的,正是获知兰州地境有位富贾手里有天魔神功秘笈的消息。

    昆仑山之巅的弟子,遍布整个昆仑山和鞑靼一带,甚至就连大明都有不少昆仑山之巅的弟子。

    公子刑天并不是皇帝,但他的势力范围和影响,比皇帝还要广泛和深远。

    兰州地界的弟子,得到消息之后,第一时间飞鸽传书了我。

    当时,公子刑天的拈花一笑已经练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他的武功,亟需进一步大的突破和提升。

    天魔神功,正好能助于他武功更上一层楼。

    得到消息之后,我是快马加鞭,连夜往兰州赶去。

    抵达兰州之后,很快便见到了那位商贾。

    那位商贾,并没有武功,他的那几位保镖,武功虽然不差,可对付起来,也并未费多大的事。

    然而,就在我抢了秘笈回去的路上,遇上了秦广王。

    当时,秦广王是带着一个面具的,而我,也是蒙着面的。

    我们虽然看不清对方的长相,但我很清楚知道他是秦广王,他似乎也很清楚知道我是公子刑天身边那个女亲信。

    秦广王的武功,极高极高,高到有些出神入化的地步。

    公子刑天和他并未直接交过手,但凭我的判断,他们俩人应该旗鼓相当。

    跟我一起去的弟子,几乎都是一掌被秦广王给直接拍死。而我,我比那些弟子能强那些一丢丢。

    被秦广王拍了四五掌之后,我才开始有香消玉损的节奏。

    秦广王似乎说了一句:“是有那么几下子,难怪公子刑天会派你前来。”

    秦广王说错了,不是公子刑天派我前来,是我自己主动前来。

    我来兰州一事,并未禀明给公子刑天,我是偷偷下山的。

    本以为,那将是我此生生涯的终结。

    殊不料,公子刑天突然从天而降,宛若天神下凡一般。

    那日,气候极为寒冷,正是三九严寒之际。

    当时,公子刑天如同我第一次见到他一般,身披一件红色的皮裘,像血一般的红色,刺地我的眼睛生疼生疼。

    公子刑天和秦广王打斗的细节我有些记得不大真切,只依稀记得,当时的场景,是在一片雪地里。

    洁白的雪花,黑色的衣裳,白色的衣裳,红色的皮裘,这是停留在我脑海深处最刻骨铭心的记忆。

    公子刑天和我一起回去的路上,对我说道:“以后行动的时候,切记要禀明我一声。”

    我问他:“你如何知晓我去了兰州?”

    公子刑天答道:“你莫要忘了,这昆仑山之巅是谁在掌管。”

    我与秦广王,是一场孽缘。<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