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娘炮也需要资本

    唐坤的这种毅力和恒心,不得不令我为之动容。

    待我出谷以后,令人大跌眼球的是,唐坤并未对我直接下手,而是下毒毒死了我的小黑。

    毒死我不打紧,可唐坤这卑鄙小人,千不该万不该将主意打到小黑身上。

    小黑是荣华送给我的坐骑,这匹马,极有灵性,日行千里,外形也很漂亮,堪与汗血宝马相提并论。

    我对自己的东西,包括我自己,从来都是不在意的,可一牵扯到荣华,哪怕是荣华的一件衣裳,都是我心头珍重的宝贝。

    唐坤这小人,毒死小黑之后,撒丫子就跑。

    我追了他几天几夜,愣是没有追着。

    我原是低估他了,他的毒术本领不差,轻功更是非比寻常。

    这天下间,武功比我高的,大有人在,可轻功能和我相媲美的,那绝迹没有几人。

    一直寻思着机会找他算账,不曾想,他竟然乖乖主动送上门来。

    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偏要闯。

    话说唐坤那噬魂散的威力,倒果真厉害。

    小黑中了噬魂散之后,顷刻之间就倒地身亡,我是压根来不及救治。

    地上的人刚刚死去,看样子,唐坤应该还没走远。

    没走远是没走远,可偌大的京城,我该去哪里寻他?

    前一刻还在思索去何处找唐坤那小人,下一刻,我便停止了思索。

    唐坤这货,看来他绝迹当真是活腻歪了。

    杀了人,他竟然没逃,而是躲在死者不远处的一根柱子之后得意忘形地观看。

    他刚探出脑袋,就被我给一眼瞧见。

    我瞧见他的同时,他也瞧见了我,脸色顿时大变,撒丫子又跑起来。

    这次,若再让他从我手里逃掉,我就把自个给毒死。

    唐坤驾着轻功在前跑着,我在后追着。

    追到京城郊外一处小树林的时候,我从怀中掏出一个瓷瓶,信手朝唐坤的后背打去。

    唐坤中了我的暗算,身子一个不稳,直接从空中落了下来。

    我一个跃身,来到他的面前。

    “毒术界有你这样的败类,十足是一件耻辱。你想同我比试,就光明正大的比试。你毒死我的马,也不怕传出去被其他毒手们给耻笑死。”

    虽则用毒本身就属于阴招,虽则所有的毒手在某种程度上都属于小人的范畴,然则,毒手行业也是有它的职业操守和职业道德。

    唐坤在毒术界,无疑是个败类。

    “我毒你的马,只是想先给你提个醒,让你好有个心理准备。”

    面对唐坤如斯狡辩,我是如痴如醉。

    “这么说,我该感谢你才对?”我出言讥讽道。

    唐坤似乎并未听出我的讥讽,答道:“对啊,你是该感谢我才对。”

    看着他那理所当然地神情,我嗤笑道:“既然如此,那你为何一见到我就像老鼠见到猫一般夹着尾巴逃跑呢?心里忌惮我就忌惮我,害怕我的毒术水平你就乖乖磕头求饶,敢做不敢当,你还算什么男人!”

    虽说如今这个年代盛行娘炮,可当娘炮,那也得有当娘炮的资本。

    倘若没有一张花美男的脸,再没有一个纯爷们的个性,那你就不是娘炮,而是杯具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