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只是一场灾难

    为何说出求饶的话语?只因我不能死,我要活下来,我一定要活下来,然后站在荣华的面前,问问他,一年前的时候,他为何要狠心抛下我一走了之。

    “不是这样的人?那在你眼里,我是怎样的人?”我反问道。

    公子刑天没有作答,突然之间,捏住了我的下巴,恨恨说道:“你是比我还要无情残酷之人,殊不料,为了一个男人,竟然沦落到如此贪生怕死的地步。”

    “比你还要无情残酷?到底在这说什么瞎话?”我继续反问道。

    “你修炼的武功,可是要绝情绝爱的,动了情会有什么下场,难道你当真全都忘记了吗?”

    绝情绝爱?绝情绝爱?

    脑中有如五雷轰顶一般,我所修炼的,到底是什么武功?

    隐约记起,我的武功并不差,可是为何如今只有三脚猫的功夫呢?

    这时,耳边又传来他的声音,“我还以为,你永远也不会对男人动情。”

    公子刑天的眼神极为可怕,我还从未见过他有如此的神情。

    “你这是羡慕、嫉妒,还是恨呢?你反应如此巨大,莫非是因为你早就喜欢上了我?”我反唇相讥。

    “不喜欢!”公子刑天一口答道。

    脑海中突然浮现出往日的情景,那时,我问荣华,问他是否是喜欢我,荣华当时给出的答案是:不喜欢。

    一想到荣华,心里难受地厉害。

    赶紧收回心思,继续反唇相讥:“不喜欢,那是爱我是吗?”

    “爱?你懂爱吗?你与我,根本都是不懂爱的人。一个不懂爱的人,说出爱这个字,你不觉得太荒唐了一些吧?”公子刑天冷声回道。

    不懂爱?我一口血喷死你!我若不懂爱,那我对荣华的感情算什么?算儿戏?算过家家?

    “一个不懂爱的人,倘若果真爱上别人,于那人来说,只是一场灾难。”

    公子刑天说完这句话语之后,仿佛陷入了沉思之中,神情极为飘渺。

    公子刑天是一个从来不会说爱的人,只因在他的一生中,他从未享有过爱。

    从未享有过爱,所以他不懂爱。

    一个不懂爱的人,竟然说出了这样具有哲理的话语,不得不说,这是一个奇迹。

    在我的一生中,享有过满满的爱,因而我懂爱,我深深懂爱。

    我懂爱,所以不会给荣华带来灾难,绝迹不会,绝迹不会。

    我继续步入正题,“你究竟怎样才能放过我?”

    公子刑天从飘渺之中恢复过来,嘴里嗤笑了一句:“放过你?究竟是谁不放过谁?”

    “你到底在这鬼扯什么?”我大声喊道。

    “见到你之前,我心里的确恨你,可待见到你之后,我突然对你生出几分可怜来。原以为自己可怜,殊不料,你比我还要可怜。须知,自欺欺人是这世间最值得可怜的事情。我醒了,可你仍在糊涂之中。”

    或许是九年未见的缘故,我和他,思维已经不再停留在一个层次之上。

    他在说什么,我听不懂,一点也听不懂,完全听不懂。<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