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谁给我解的毒?

    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

    当我醒来之时,惊讶地发觉,自己不止没有被那怪物占去便宜,还成功地和他得以分离。

    别问我为何知晓自己没有被占去便宜,实乃我身上的衣裳完好无损。

    手上虽然还沾着几根猪毛,但我仔细研究了一番,相信那几根猪毛很快就能脱掉,而且不会留下任何痕迹和伤疤。

    这怪物究竟用的什么灵丹妙药,竟有如此神乎其神的功效。

    此刻,怪物正坐在离我几丈之远的地方,目光对着远方,神情有些呆然。

    虽说当下很流行呆萌,但并不是任何谁都有那个资本可以去呆萌的。呆萌地有违和感了,那就不叫呆萌,而叫傻x了。

    这不是此刻的重点,重点是,我的眼前,不再是如日月星辰般灿烂,而是恢复如常。

    “你替我解的毒?”我开口问道,打算接下来道声感谢。

    “你想多了,并未。”怪物偏头看了我一眼,淡淡答道。

    并未?那我身上的星光灿烂何以全都解了?

    捏住自己的手腕,探查了半晌,不止是星光灿烂,我身上的红殇也被解去了七七八八。

    “你当真没有替我解毒?”我再次开口问道。

    “即便我想解,那也得有那个本事,再说了,我为何要替你解毒?难不成你给我银两了?”怪物的神情,明显是在鄙视。

    介于我所遇上的人和畜生,十有**都是毒舌,因而毒舌我早已经屡见不鲜,也因而长此以来,使得我练就了一颗强心脏。

    这颗强心脏的体现就是,有人若敢当着我的面对我冷嘲热讽、落井下石,那我绝迹不会还嘴。

    我不会还嘴,但我会还手,还是毒手。

    “既然没死,那就安心留下来陪我,别忘了,你可是发过重誓的。”

    怪物言语之际,朝着我淡淡瞥了一眼,准确来说,是朝着我袖口的位置淡淡瞥了一眼。

    我一口血喷死你!不提这事还好,一提我的火气更大。

    这该死的畜生,竟敢趁人之危,竟敢让我拿荣华的性命发下毒誓。

    如此卑鄙小人,我是见一回毒一回,见十回毒十回。

    但无可厚非的是,他成功抓住了我的软肋,因为他这一句话,我的手只得乖乖伸了回来。

    我不信天,不信地,更不信什么鬼神。发誓这种东西在我看来,纯粹是闲地淡疼和浪费时间。

    然而,一旦牵扯到荣华,一旦牵扯到我的老妖精,我便什么无稽之谈也都信了。

    公孙狗贼是个腹黑的龙井婊,这怪物也同样是个腹黑的龙井婊,等一个月的时日一过,看我用什么手段折磨到这怪物至死。

    这不是此刻的重点,重点是,我身上的毒到底是如何解的?

    “你确定自己当真没有替我解毒?”我打算舔着脸继续追问一句。

    “看来你不光是个傻子,还是个聋子。”

    怪物得出这么一句结论之后,头看向了远方,眼神似乎有几分涣散。

    “既然毒不是你帮我所解,难道是我自个解的不成?我昏过去的时候,还有没有其他人来过这里?”

    我打算无视怪物对我的蔑视,仍然舔着脸,再次问道。

    “人?你觉得这里还会有其他的人吗?”怪物应了一句。

    我就是个傻子,就是个大白痴,就是个二货。我这一问,纯属多此一举,纯属徒劳无功,纯属脑子被驴给踢了。

    在这个鸟不拉屎的破地方,别说是人,估计连只鬼都没有。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