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章:人不是我杀的

    好不容易以为自己脱离了炮灰的命,从此走上了人生巅峰,殊不料,事实证明,我仍然是炮灰的命。

    京城偌大的地方,客栈不计其数,但巧的是,竟然没有一间空房。

    这话说出去鬼才相信呢,事实的真相是什么,真相是,空房多的是,可惜全部被人给包了。

    用脚趾头想想,也知道那幕后主使之人是公孙狗贼。

    不就想看着我可怜巴巴地抱着他的大腿求饶吗,休想!没门!

    话说京城的气候可真够寒冷的,迎着这瑟瑟寒风,我的身子不由自主地打颤。

    出发的匆忙,来的时候竟然忘了带皮裘。不对啊,皮裘好像带了,但又不在包袱里,难不成是被哪个偷子给偷了去?

    罢了,此刻哪是纠结这些的时候,这漫漫长夜,我到底该如何度过呢?

    前一刻还在思考着漫漫长夜该如何度过,下一刻我便知道自己该如何度过了。

    看着躺在地上的死尸,再看着从天而降的杂碎们,我这运气要不要忒好?

    此时的杂碎,并不是晌午的那些锦衣卫,而是西厂的公公们。

    此时,我能说自己是路过打酱油的吗?我当然能说,但可惜他们是不会相信的。

    地上的死尸,我再细细一瞅,竟然不是别人,而是晌午把刀架在我脖子上、眼角有颗滴泪痣的杂碎首领。

    常闻长滴泪痣的人命运多舛,我原本还是持有几分怀疑态度的,如今看来,那话好像似乎并不是空穴来风的。

    这不是此刻的重点,此刻的重点是,这下子,估计我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晌午的时候,我刚和那群杂碎结下梁子,几个时辰之后,这滴泪痣杂碎就死在了大街之上。

    虽说我将那群杂碎药倒的时候没有其他目击者,但除了这滴泪痣杂碎,别的杂碎还活着。

    公报私仇也好,存心诬蔑也好,指鹿为马也罢,我看自己是难逃牢狱之灾了。

    天苍苍,野茫茫,我这到底是什么命呢?

    自打上午遇见那神经病之后,我是处处倒霉,那神经病何止是神经病,他简直是个大衰神。

    言归正传,西厂的这伙杂碎共有八人,人数虽然不多,可凭我的经验,这群杂碎的武功多半都在我之上。

    据闻,西厂的厂公汪直武功极高,号称太监界的第一人,而他手下的那些太监们个个也都不是吃素的。

    锦衣卫和西厂向来不对盘,更是向来井水不犯河水,那此刻又该如何解释呢?难不成这群杂碎们是来看热闹的不成?

    "说,人是不是你杀的?“

    面对此种审讯方法,不由得让我对这群非男非女的第三种存在产生了膜拜。

    方才就在我思考之际,一名西厂杂碎将剑赫然架在了我的脖子上。

    看来我这脖劲的确够吸引人的,不对,是够吸引兵器的。

    ”人不是我杀的。“

    面对如此智商让人捉急的提问,我自然也只能给出如此毫无个性的答案。

    ”不是你杀的,那你为何会在此地?“

    ”你眼瞎啊,看不见那人是被人从身后刺了一剑吗,你哪只眼睛看见我身上有剑了?“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