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章 什么叫付出代价

    “邪爷,我们该回去睡觉了”。

    “嗯,等会,等我把这个画完”吴小邪淡淡的说道。

    ……

    这个世界上没有人敢这样无视他,唯独他家“邪宝!”龙昊天已经被气得说不出话的,准备眼不见心不烦走出去,却被吴小邪喊住。

    “爹地,快过来看,我画好了”甜美的童音喊道,听的出来这话里还有些开心。

    龙昊天走过来,什么话也没说,但依旧是黑着一张脸,当看清楚吴小邪画的是什么的时候,心里突然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塞。

    吴小邪以为爹地看不懂她的画,开始解释起来。

    “爹地,你看这是一个沙滩,这个是爹地,这个是妈咪,这是宝宝,宝宝眼睛进了沙子,妈咪在帮宝宝吹吹,而爹地在帮宝宝盖城堡……”。

    是个沙滩他到没有看出来,但是却看懂了这幅画的意思,妈咪,宝宝长这么大了,第一次听见她喊妈咪。

    看样子他是应该给他家的宝宝找一个妈咪了,女人,五年了,难道你就这么狠心吗?

    正在换衣服的紫薇落又打了一个喷嚏,以为是刚才的香水味没过去,又被呛到了。

    “落落,怎么了?你是不是感冒了?”在客厅里的安阳君慎安慰的说道。

    “没事”紫薇落大声回答,如果说刚才没事,那这会肯定有事儿,心里焦躁这,这是什么衣服,怎么穿都穿不好,于是火大起来“安阳君慎,你这买的什么衣服”。

    作为一个男人,他也不会挑女人的衣服啊,这件晚礼服是让秘书零时定的,难道出什么问题了,于是某处的某个秘书从这刻开始危险起来。

    “怎么了?衣服不合适吗?”安阳君慎不知情的问道。

    “你给我进来”大声怒吼道。

    听到这声高分贝的怒喊,不用进去,也能猜得出来等会会发生什么事,于是心里决定,回去了一定要把那个不细心的秘书给辞掉。

    开洗手间门的时候安阳君慎犹豫了一番,他这样进去真的好吗?于是小小纠结了会,鼓励自己“嗯,进去,反正是落落让他进去的”。

    开门后,便看见紫薇落一张要吃人的脸摆在他的面前。

    为什么发怒?这晚礼服是不挺好的吗?粉红色的,还显的他家落妹妹像十八七岁一样,一个字形容,嫩,两个字,甜美。

    “怎么了?这衣服不合身吗?”安阳君慎小声的说道。

    “不是,这衣服是你买的吗?”质问道。

    “额,不是,我让别人买的,我一个男人怎么知道买女人的衣服”立马解释起来,把责任推的一干二净。

    “哦,不是你买的就算了,本来还想谢谢你的,这衣服挺合身的”淡淡的说完,就准备出去了。

    ……

    这到底什么情况?衣服合身为什么还这么大反应?

    见安阳君慎一脸的疑惑,紫薇落也懒得逗他了,到时间了,不闹了,立马说道“衣服合身是合身,可是弄一个连体拉链,你让我怎么拉?”说完就转过身去,示意安阳君慎把后背的拉链给拉上。

    五年的时间过去了,上下班的接送,还有每天窝在家里,一点太阳都不见的她,皮肤也不像以前那样小麦色,现在露在安阳君慎面前的是一大方白皙无瑕的皮肤,看起来吹弹可破,下意识的咽了咽口水,便把紫薇落的衣链给拉上了。

    衣服很合身,贴身的线条包裹着她饱满的身姿,不管是谁也不敢相信这么体态均匀的身材居然还是生过孩子的。

    感觉衣服拉好,紫薇落转身过来,淡淡的说了声“谢谢”便又侧过身去,看着镜中的自己,衣服还挺合身的,就是有点紧了,不过,衣服是换好了,发型呢?脸蛋呢?难道就这样嘛?

    于是便开启水龙头,用水捧了一推水,不停的往脸上拍打着。

    “嗯,脸洗好了,这会总干净了”自言自语说完,又把盘起的头发散下,随便捋了捋,编了一个小麻花,“完美,大功告成”。

    一条粉色的裙子就足够减龄了,这一小麻花搭在前面,已经不能用甜美来形容了,这真的是他喜怒无常的落妹妹吗?安阳君慎看呆起来。

    在这五年的时间里,已经讨教过紫薇落的彪悍,那是相当的无法抗拒,更重要的是在他心里一向乖巧听话的落妹妹,突然间变彪悍起来,这是他所没有预料到的,天知道这五年里受了什么样的委屈。

    “看什么呢?没看过我穿裙子啊?”紫薇落大声说着,把好不容易在安阳君慎心里推及起来的那一点美好给吓走。

    “没看什么,只是觉得这裙子不符合你的气质,你要不说话,我还会觉得眼前这个人挺可爱的,可这一说话,就完全露馅了”安阳君慎也没好气的说道。

    “你……你说什么”整个人狰狞起来,表情狰狞也就够了,这动手一把捏住别人的鼻子算怎么一回事?

    对,就是这样,这只是他落妹妹彪悍中最拿手的一项技能“伸手,握拳,伸大拇指,用力,然后,就是用力,捏!”。

    这么完美高挺的混血鼻子,恐怕也只有紫薇落能下的去手。

    “落落,我错了,错了,轻点,放手,放手”整个人哀求起来,完全没有了温温少爷范,浓浓的王子气息呢?高贵让人不敢轻易靠近的气场呢?去哪里了。

    如果说求饶就能让变成母老虎的紫薇落松手,那就不叫母老虎了。

    “怎么开始嫌弃我了?嫌我丢脸了吗?”整个人像是泼妇骂街一样。

    嫌弃?哪敢啊,起初认为落妹妹性格这么大的变化是因为五年年的那件事儿,可是这五年的时间都过去了,不可能还没缓过来,只能说明一件事儿,这就是本性,感觉鼻子都被捏出了水儿,生疼的厉害“没有,没有,我只是说,你太美了,这衣服不适合你”立马违心的说道。

    其实紫薇落自己也发现这几年的脾气越来越越大了,有时发完火就连自个都觉的过分,可安阳哥哥还是忍着的,完事后,就像个没事人一样。

    都说精诚所至,金石为开,就算是铁石一样的心,也会被安阳君慎给打开,只不过是紫薇落不想承认罢了,每当安阳君慎说道这个话题时,她就会刻意的避开。

    在安阳君慎身边的这几年,就像是找到自我一样,也活出了自我,这几年,有他的日子,真好。

    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开始,对安阳哥哥开始动手动脚起来,也许是那天,他独自去见某位大明星,一夜未归,也是是某一天,居然带了一个女人回来,虽然说什么都没做,但她心里总觉的有一股说不出来的火大。

    这时,紫薇落突然松手,什么话也没说。

    安阳君慎也在好奇,这么一句肤浅的夸赞,就把他落妹妹给打发了?

    而就在心里好奇的时候,突然间“啊!”了一声。

    好疼,嘴唇好疼。

    不过,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为什么疼。

    五年了,足足五年的时间了,这一次见落落主动亲,不对,是主动,咬,也不对,反正就是第一次这么主动就行了,虽然说有点疼,可心里却美滋滋的。

    这会儿,紫薇落松了口,故装镇定,往别处瞟了一眼说道“让你口是心非”。

    口是心非吗?那有?这衣服的确不适合他落妹妹啊,把他落妹妹都穿的这么年轻了,本来就已经三十岁的他,要是身边带着一个十八七岁的小姑娘,不遭人说才怪。

    可这会,纵使心里有一百个理由,也不想说出来,因为他不想打破这空气中弥漫的气息。

    片刻后。

    “内个,鞋子买了吗?”有些不好意思的问道。

    “哦,在客厅呢,我去帮你拿”秒变跑腿的。

    “不用了,我自己去吧”说完就尴尬的走出了洗手间。

    而安阳君慎也见好就收什么也没说,跟着摸了摸嘴唇,也走出了卫生间。

    五公分的高跟鞋对于一个职场女人来说这不过是平跟,可对于紫薇落来说那就是恨天高了,穿高跟鞋的目的就是为了显高,可她都差不多一米七的身高,要在增高点,感觉就远离地面了。

    所以此刻,她穿高跟鞋的结果,要不就是离地面远了,要么就是和地面零缝隙接触,很显然像紫薇落这种的就是零缝隙接触了。

    鞋子刚刚穿好就一个没站稳扭了下。

    “这绝对是鞋子的问题”由于是在沙发边上,没有直接摔倒地上,只是扑倒在沙发上,可怜鞋子都不会穿的紫薇落,被安阳君慎看见眼里,觉得有些难为情,立马说道。

    鞋子是死的,他落妹妹是活的,关鞋子什么事儿,不过这推卸责任的样子,正是他落妹妹的作风,只是,那坐姿……有点让他把持不住。

    于是乎,某种情绪占据了理智,扑倒,吧唧一口。

    就算是河东狮吼,火山爆发,也值了。

    不过让他没有想到的是,落落居然没有拒绝,还努力的迎合着,享、受着,但接下来当某舌伸入某齿缝时,某牙齿,又重重的咬了一口。

    某齿的主人在想,想趁机占我便宜?我会让你知道什么叫“为自己做的事情付出代价”。<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