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你和小子什么关系

    龙宅内,当知道刚才走出去的老妇人是“青月晴”的时候,整个人失魂了起来。

    “青月晴”这三个字对龙威来说已经不是一个人那么简单,五十年了,当这个女人抛弃这个家不辞而去的时候,他就当这辈子就没认识过这个女人,甚至把关于她的一切都烟消了。

    “青月晴你不好好安享晚年,出来闹腾什么”龙威站在窗口嘀咕道,这次回来肯定有事情发生,难道是和他相认吗?老了才知道回家吗?这个家已经不是她的家了,从五十年前离开这个家,便不再是这个家里的人。

    当然,当青月晴把自己的名字告诉龙昊天的那个时候,她就猜到龙威也会知道,当年不辞而别,她没有苦衷,只是为了自己的青春,更因为他不爱她,现在回想起来,那个时候确实冲动了,不过那都是过去的事情了,希望龙威能够原谅她吧。

    青月晴心里祈祷着,但原谅了又能如何,女儿都已经没了,她来龙家到底是为了什么?为了弥补年轻是犯下的错误吗?和龙威重修于好吗?

    青月晴心里各种的纠结,计划永远都赶不上变化,当初鼓励自己的时候,什么话都鼓励尽了,但有一点她比任何人都清楚。

    “龙威,是她的第一个人男人,也是最后一个男人,所以死也得死在龙威家”。

    一路上车内很安静,就连龙昊天也没有适应过来这么安静的青月晴,从认识这老婆子到现在,在他的印象中就是那种蛮不讲理的,爱动的,爱说话,怕无聊的人。

    突然觉得这样的一个老人很可怜,也是看见她孤零零的样子,也是某一种血缘关系促使的他的大脑,龙昊天既然同情起来。

    “奶奶,到了”。

    这一句奶奶,青月晴听的很清楚,在项家,项智喊她***次数不少,但这句奶奶,感觉听在心里有不一般的感觉,更像是一种感动。

    两个人都能感觉的出来,从龙宅出来,两个人的认知度都好像改变了。

    “小子,这是哪儿”青月晴下车,看见这陌生的环境说道。

    “少爷”。

    “少爷”。

    “……”。

    龙昊天一路走过来,见到他的佣人都在喊道。

    喊少爷?明白了什么,这就是这小子的私人别墅,但带她来着干什么?不是说去找丫头的吗?难道丫头在这?那他们两个的关系到底是?

    青月晴虽然差不多七旬的老人,可是有些事情可比年轻人看的更准,更通透。

    过了前院。

    “小姐在哪?”龙昊天问其中一个佣人道。

    “小姐和紫小姐他们在后院呢”。

    听到他们在后院,龙昊天示意佣人把青月晴的行李拿掉,又带她来到后院。

    紫薇落正在教龙青铜叠纸飞机。

    “飞起来咯,飞起来咯”龙青铜兴奋的喊道。

    这个时候纸飞机正好飞到龙昊天的头上,引起一阵大笑,而龙昊天却憋着一张脸,久久都没有发作。

    感觉事态有变,紫薇落立马走过来,憋着一口气。

    “昊天”弱弱而又乖巧的喊了一句昊天。

    出手不打笑脸人,看在紫薇落难得这么乖巧的份上,龙昊天也没多说什么。

    不过紫薇落倒是一阵失落,她以为龙昊天出去是去找***,可是没想到他回来却是一个人,也对,想龙昊天这样的,怎么可能那么好心呢。

    紫薇落的表情,龙昊天尽收眼底,这是什么表情?不开森吗?刚刚不是还好好的。

    就在紫薇落失落的时候,青月晴已经走到刚刚叠飞机的坐姿边,拿起一个飞起来“哟!没想到,飞的挺远”。

    听到熟悉的声音,紫薇落转身,奶奶真的来了,刚才……,是她错怪龙昊天了。

    “昊天,刚才……对……对不起”她紫薇落是个是非分明的人,该是错的,她会承认,包括在龙昊天面前。

    看着紫薇落支支吾吾道歉的样子,心里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喜悦感,但表面功夫还是要做足的,趁着这个时候“你有对不起我的事吗?”故意装傻道。

    “……”真是给他一点颜色他就上脸了哈,她有什么对不起的,难道说,刚刚错怪你了,以为你不会把奶奶接过来?看龙昊天这瘪子样,她已经猜出来说出这句话的结果了。

    “坏人,坏人,抢我的飞机,呜呜……”。

    听到这一喊叫声,龙昊天紫薇落一一转移视线。

    这画面……,有人让人不敢直视。

    青月晴居然跟龙青铜挣起纸飞机,不敢直视就在于,两个人就像小孩子一样撕扯着,由于心智的问题,龙青铜脸上挂满泪水。

    紫薇落看了一眼龙昊天,从他的眼神中就能看出来,他是准备观戏。

    “女人,这两个难缠的人是你带来了,你有义务摆平”龙昊天神补一句,生怕紫薇落会拉上他一样。

    “放心,我自己的事情,我会处理好”倔强的说完,甩头就离开了。

    龙青铜抢不过青月晴,看见紫薇落走过来,眼泪又哗哗的往下流“姐姐,姐姐,呜呜……她抢我的东西,呜呜……”。

    嘴上说着,手还指着青月晴,就是话一说,眼泪就像水龙头一样,哗哗的流的腻害。

    不得不说,青月晴只是看见好玩就多飞走了几个,压根就没想到跟别人去挣,但是东西越是有人挣,就越好玩,起初还没有看出来龙青铜的异样,所以才挣的厉害。

    现在似乎明白了些什么,看着手里被捏的一团的纸飞机,在看向龙青铜,有些不好意思的走过来“别哭了哦,你的飞机还给你,不过已经坏了,我可以给你做”。

    其实在这一刻,不是不好意思,更多的是某种亲情唆使这她,让她这样做,一向霸道无理的项老太太居然会哄人,这要让项家人知道了,肯定是有不好的事情发生。

    “好了,不哭了,桐桐最乖了,对不对”紫薇落插上一句,哄道。

    在一边看着这个和谐画面的龙昊天,脑海里出来一个字“家”也许这才是家该有的。

    从小他只知道家里很有钱有个冷冰冰的爷爷,和一个昏迷不醒的妈妈,什么是家?什么又能称作是家?有爷爷,有奶奶,有爸爸,有妈妈,还有一个她,还有一个什么都不为的妻子。

    如果眼前的人以一个个对号入座的话,那就差了爸爸和爷爷了,龙昊天心里想到,可随后又嘲笑自己,怎么还像个小孩子一样老是幻想这些有的没的东西。

    不过有一件事情他可以去做,那就是去找亲生父亲,他想知道抛弃年幼的他,还有害母亲成这样的男人是谁。

    现在有时间了,可以好好去查查了。

    于是心动不如行动,当紫薇落转头再看向这儿的时候,龙昊天已经离开了。

    虽然有些失落,但看着眼前的一老一少,觉得心里暖暖的,像是找回了家,一个莫名跑出来喊她姐姐的人,一个赖着她不走的老人,她怎么从来都不知道自己有这么大的魅、力,能征服的了小的,又能诱、惑的了老的,但这都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龙家的女人,都和她扯上关系了,关于龙家的男人更是扯不清楚的关系。

    但是当她看见青月晴教龙青铜折纸飞机的那一刻,她感觉两个人是那么的像,动作神情就如同一个人一样。

    而同为女人的青月晴也发现这一点,虽然谁也没说,这痴傻的女人是谁,但第六感告诉她,这个女人和她的关系不一般,等这件事情过后,她要好好的查查,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

    “妈妈,妈妈……”龙青铜玩累后,回房间休息,可嘴里一直不停的喊着。

    梦里,她梦见了自己的妈妈,梦见家长会,爸爸和妈妈都去了,但是一直看不清妈妈的脸当她努力要看清楚的时候,妈妈已经消失了。

    一两个小时的时间,青月晴根本就没有时间去查,但是经过她的观察,这女痴傻的女人,很有可能就是她的女儿,为了认证这个,青月晴准备去看龙青铜的脚底。

    虽然这么多年过去了,但是她依然可以记得很清楚,她女儿的右脚心上有一颗红色的志,所以她要……。

    趁着紫薇落不再,青月晴走到床脚,正好龙青铜没有穿鞋子,而当她掀开被子看见龙青铜的右脚上那颗大大的红痣时,她呆着哪儿了。

    这会儿,她能百分百的确定龙青铜就是她的女儿,虽然现在有点痴傻,但总比没有的好,突然心里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兴奋和激动。

    女儿还在,女儿还在,她没有想到在有生之年可以看到活蹦乱跳的女儿。

    而这个时候紫薇落走进来,看着青月晴。

    “奶奶,你在哪干什么”不解的问道。

    对于紫薇落来说,如果她只是外表这么简单的她,她肯定不会去注意什么,但是她是吴落落,任何关于龙家的事情她都要记得清清楚楚,甚至是调查清楚,关于龙青铜醒来的这件事,她虽然没告诉吴为,但却是迟早的事情。

    而青月晴的出现,她知道,这一切也并非外表这么简单,

    这是心照不宣罢了。

    “被子被她踢了一下,我帮她盖好呢”解释完后,立马转移话题“丫头,你和那冷冰冰的小子倒是是什么关系呀,可千万别骗奶奶咯”。<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