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只看戏,不说话

    项家大宅内。

    项老太太已经洗漱好走出来,整个人像是变了一个模样一般,如果说刚刚走进去的是老妇人,而现在边是中年妇女,一个一个将近60岁的女人,看起来就像是四十来岁一样。

    “喊我回来干什么?”明显有些不悦。

    “妈,不是我喊你回来,是您孙子喊回来”项世恩如实回答道,的确是他儿子让他帮他奶奶喊回家的。

    听到项世恩的回家,项老太太更是不悦,你说一个用这样的理由也就算了,居然还有第二个人用这样的理由,真当她老了,痴呆了吗?

    看项老太太的神色,项世恩立马解释“你孙子最近又叫上了一个女朋友,你知道他的,但是这个不一样,他非喃喃着要结婚,他那女朋友我调查过,条件跟咱们家智儿的凑合配的上”。

    项世恩话还没有说完,项老太太就打断她的话“你都调查好了,还来找我干什么”。

    “……”你说你平时不关心我们就算了,你孙子要结婚这么大个事,你居然还一副无动于衷,项世恩没有说话,把话咽在嘴边上。

    见项世恩没有说话,项老太太起身。

    “你把那女孩的资料整理好给我,我去换件衣服”说完就去了自个的房间。

    只要有项老太太把关出手,那就没什么好顾虑的了。

    项世恩以为她会穿的破破烂烂去打探那个女孩,可没想到居然穿的这么正式,还打扮的……,一时半会儿没反映过来惊呆在那。

    “在家等我消息”说完就拿走了刚放在桌子上的资料。

    唉,她为这个家忙活了大半个辈子,等儿子长大了吧,她以为自己就可以放下一切了,去做一些他们眼中认为疯狂的事情,可等儿子长大了,她居然还要照顾孙子。

    项智要真是想结婚,她肯定二话不说,可这玩笑话,还能当真吗?走了一个月还没到,换的女人都能和她收到的硬币相比了,这小子,老爸老妈管不到你,还上天了,每天不误正业的,是时候让他走向正轨了。

    片刻,手机上发来一个项智具体位置的地图,这还是那个地方,她都出来一个小时了,贼孙子怎么还再吃,这时间算算拢也该将近三小时了吧。

    “你好,请问这位女士是要用餐吗?”。

    项老走到餐厅内,私处看望着,这时一个服务员走过来,问候道。

    “我先找个人,找到再用餐”项老太太不慌不慢的说道。

    这要是放在平常,只来找人不吃饭的,她们肯定不会又好脸色,不过眼前的这位看穿着打扮像是富贵人家,服务员继续问道“哦,这样,那请问你找谁呢?”。

    项老太太没时间和她扯,立马回答“项智!”。

    服务员听到后,重复了这个名字,也去查看过,根本就没这个名字,这时餐厅的经理走过来。

    “你在干什么,不好好接待客人,跑到前台”教训道。

    “哦,那位女士说要找个人,像是预约过的”服务员立马解释道。

    这么简单的事情,怎么还站在这儿这么久,有些怀疑他们的智商“让他说名字了吗?”

    “说了”见自家经理脸色有些不太好又立马“叫什么项智,可今天来用餐的顾客只有一个姓项的……”。

    “项智?”在嘴里念了一番,这名字好熟悉,好像在哪儿听过。

    这时项老太太有些等不及,看样子,这家餐厅的效率要好好重整一下,心里想到,然后走进服务员“查到了吗?”。

    完全没有刚刚说话的那个语气,带着责备和不满。

    顾客就是上帝,上帝生气了自然是“安抚”。来的经理开口“这位女士,实在抱歉,你说的项……”智字还没有说出口,就被自个给咽了回去。

    这个女士,是……是董事长,项老太太,那她要找的项智,突然想起来,项少的全名就是项智!天呐,这会儿,他只想找个地洞钻进去,有些难以启齿的“项老太太,你找项少吗?”

    见项老没有回家,继续“来这边请,跟我来”说完就摆出一个请的姿势,恭敬卑微的说道。

    当两个人走远的时候,服务员的眼珠子差点掉在地上,她居然是,项老太太,他们餐饮界的传奇人物。

    “嗯……项少你好坏哦”还没走进就听见耳边传来一个娇滴滴的声音。

    陪同来的经理听到这句话骨头都开始酥起来了,不过,这会可不是想这个的时候,项少看样子不会好过啊,心里感叹。

    “孙子诶!”项老走进项智,用手撮了一下他的肩膀,喊道,见项智没有反应,继续“孙子!”。

    喊第二句孙子的时候,同在这家餐厅的紫薇落看向了这边,一个小女孩和一个小伙子在谈情,一个妇女站在旁边,这场面……能有很多的版本,正好吃的无聊,就看看,安静的当个观众。

    正在和女票调的兴头上,居然有人跑过来打断他,任凭谁也会不爽,打断也就算了,居然还喊孙子。

    项智是背对着项老太太的,而他的女朋友却是面对着面的,她也不爽,那里来的瞎眼老女人“喂,懂不懂礼貌,怎么乱喊孙子”。

    反正在别人眼里看来,这第一个说话的,终究是要成为炮灰的,不过说这句话的人,只是当炮灰那么简单吗?

    这个时候,项智转身,看着眼前这个,乱喊别人孙子的老女人,等看清楚样貌的时候,屏住了呼吸,放大着瞳孔,说不出来一句话。

    “孙子!”项老太太又喊道。

    项智低着头,他天不怕地不怕,就唯一怕眼前的这个女人,他的奶奶,虽说奶奶长的挺好看,五官极致,保养的也好,给人的感觉也就不过雍容华贵,气质让人不敢遐想,可对他项智来说,这女人是他见过的最狠毒,最棘手的女人,什么撒娇,卖萌,装可怜,也就骗骗自己老妈,对这个女人啊!没用。

    “你这人是不是有病啊……”话还没说完,就项智给拉住了。

    很小声的嘀咕一声“她是我奶奶”。

    看到这,陪同一起来的经理,已经深深的捏了一把汗,接下来他要做的就是走的远远的,这毕竟是别人家的家事,他要是当个旁观者,有点不太合适。

    “什么?她……她是你奶奶?”有些不敢置信的问道。

    项老太太直接无视她的话,座到他们对面的位置,端庄的座在哪儿。

    “奶…奶奶…”底气十分不足的说道,毕竟他知道奶奶来找他绝对不是女朋友这么简单。

    “怎么很好奇我出现吗?我孙子都要结婚了,我这不得看看我未来得孙媳妇长什么样”说话得语气再正常不过。

    可越是正常,他项智就越心虚,他说要结婚,也不过是骗骗家里的那两位,一是为了他们高兴高兴,二就是想自个的零花钱多点,可万万没想到的是,这个谎,撒的有点大,把老佛爷都给炸出来了。

    “没……没有,这不是闹着玩儿,奶奶您知道的,这小孩子哪知道什么是结婚啊,对不对”。

    居然敢在她面前倚小卖小,算了,这件事情就不和他计较了,先说说正事儿“孙子,这个时候,你不是应该实习的吗?工作怎么样了?”。

    “……”他们家一个偌大的项氏集团,而他作为项氏唯一的继承人,需要去实习吗?不管说什么都摆脱不了他没去实习的事实,但却不敢说,没有两个字。

    见项智没有说话,也猜到了几分,实际上这句话,不用问也知道她家孙子是没有去实习过的,所以她要来个顺水推舟。

    “智儿啊”话还没有开始说,项智整个人就紧张了起来,要是没有听错的错,刚刚她喊的是智儿,乳名啊,他的乳名,长这么大就没听到过几次。

    “实习一年你就毕业了吧!正好,奶奶给你这个锻炼的机会,从今天开始没收你的一切财产来源,包括所有的信用卡也将会再我给你谈话后的几分钟内全部冻结,直到你毕业,算算也就一年的时间而已”。

    当听到项老太太说给他一个锻炼的机会时,整个人就已经不好起来,但听完后,才是真正的打击,没收一切财产,这让他以后的日子怎么过,早知道这个玩笑居然会给自己造来这么大的伤害,当初打死他,他也不会说,当他想起来要哀求的时候,项老太太已经走准备起身离开。

    当她再看向项智的时候,项智以为他会收回这句话,没想到居然。

    “今天晚上的饭钱,我会帮你结算好,毕竟你是我的孙子,我可不想看到明天的头条上写了项少居然吃霸王餐”说完这句话扭头就离开了。

    “怎么了?在看什么?”龙昊天看着突然发呆的紫薇落问道。

    “哦,没什么,只是感觉刚走过去的女人很眼熟,但一时想不起来是谁了”看完后,紫薇落收回来视线,如实的说道。

    其实紫薇落不说,他龙昊天也感觉出来了,刚刚的老妇人,现在的这个女人,都让他感到熟悉,不过最让人记忆深刻的不是这,而是她教育他家孙子的时候,当年他出来的时候也是被老爷子没收一切财产从最底层开始做起的。

    这个办法还是挺好的,至少可以锻炼人,特别是富家子弟,不过,一看刚才那男人的样,一脸的稚气,还有说话满嘴的奶香气,就知道是被宠坏了的。<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