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4章 装神弄鬼

    邢琰琰打量四周,点头感慨,看来孙先生的确把精力都放在了艺术品收藏上了。

    他们等了一会儿,孙先生出来了,穿着一袭极有质感的灰褐色长袍,蓄山羊胡,年纪看出来也上花甲之龄了,颇有仙风道骨的气质。

    邢琰琰想起来孙先生比王全大5岁,虽然他两是同学,但是王全读书早,又因为聪明频频跳级,因此孙先生足足比王全大5岁,今年也有60岁了。

    邢琰琰和景辰站起来打招呼:“孙先生您好!”

    孙先生走过来,看了看景辰,却只问邢琰琰:“你是吴凯介绍来的邢小姐?”

    “是啊,孙先生您好!很高兴认识你!”

    邢琰琰主动与他握手,孙先生握了,但是景辰上前的时候,孙先生却没有理会,只任由景辰尴尬地伸出手。

    景辰似乎看出来老人家不太欢迎他,尴尬笑笑,就收回手了。

    孙先生捋了山羊须道:“我只答应了吴凯见邢小姐,邢小姐为何还带着另外一个人过来?”

    “哦,孙先生,他是我的朋友,陪我一起过来的!”

    孙先生还是很固执:“我只见你一个!”

    邢琰琰看了景辰一眼,两人都有些尴尬。

    景辰做出退让:“没事,我在一旁等你吧!”

    邢琰琰点头。

    孙先生便转身走了。管家上前对邢琰琰道:“请邢小姐随老爷去茶室!”

    邢琰琰便接过景辰手中的礼物,跟着孙玉芳走了。临走时她还回头对景辰睇出一个放心的眼神。景辰点点头,对她以示鼓励,便坐在客厅里等。

    邢琰琰跟随孙先生到四合院左侧的厢房里,那里有孙先生的茶室,茶室又别有洞天了。

    室内以矮几坐垫为主,邢琰琰看到一侧放着琴桌、棋桌,另外一边有罗汉榻,室内摆放着不少收藏艺术品,有瓷器有根雕还有许多闻所未闻的全世界各地的工艺品。贵重的物品孙先生都以防盗玻璃隔着,其他的则摆放在外可近赏可抚摸。

    邢琰琰算大开眼界了,忽然觉得她带来的鼻烟壶真是寒酸,老先生家这么多宝贝,哪里看的上她的东西?

    他们在茶几前的软垫跪坐之后,荀先生招呼一位穿着旗袍的妙龄女子上前沏茶。邢琰琰便顺势把自己的礼物带出来,送给孙先生。

    荀先生捋髭须歪着头打量了一会儿,才接过来拆开。他嗅了嗅茶叶说道:“好货色!”便递给沏茶的女子。又拿起邢琰琰送的鼻烟壶看了看。

    这个鼻烟壶他看了许久,眯眼看了一会儿,又叫管家取来放大镜,对着看了一会儿,看完了,他瞧了邢琰琰一眼,却忽然放到一边说:“不值收藏!”

    邢琰琰顿时吃惊,这鼻烟壶拍卖价也将近十万呢。她尴尬解释:“孙先生,这是……家父的收藏品,我不知道孙先生家这么多宝贝,相比起来,这个确实……寒酸了些,但我是诚心诚意,拜访老先生的!”

    “这个多少钱买下的?”

    “拍卖的时候据说有8万多……”

    “离谱!”

    邢琰琰愣了一下,可惜孙先生不多解释,她也不好问,只是默默地望着他。

    她以为孙先生看不上她的礼物呢,结果孙先生却叫管家过来,收走了,又问邢琰琰:“你来有何事?”

    “我……”因为知道自己的礼物老先生看不上眼,邢琰琰都不好意思替老先生忌讳的王全了。

    谁知老先生却主动说道:“可是因为王全?”

    邢琰琰笑笑:“是啊,近日我公司与王先生的盛世集团谈生意,相互持条件僵持不下,因此特来拜访老先生,希望老先生赐教,破开这个局。”

    “是谈什么样的合作,陷入什么样的僵局?”

    邢琰琰看了沏茶女子一眼。

    孙先生便吩咐沏茶女子下去了,而后问邢琰琰:“可以说了吗?”

    邢琰琰只好把与王先生谈合作的大致情况跟孙先生说了一下,但因为有景辰的叮嘱,她不敢把方案说得太细。

    老先生听后,捋髭须沉思片刻,忽然叹息:“你是吴凯的朋友,看在吴凯的情面上老夫丁当尽力帮你,然而王全不好对付,老夫须得明白你们和他的具体合作事项,你的方案带来了吗,老夫可否看看?”

    邢琰琰惊讶,没想到老先生真的提出来要看方案。她想起景辰的话,迟疑了一下,便笑着说:“孙先生,方案……我没有带来,但我带来了相关资料,可否把相关资料给您看看?”

    孙先生立即板起脸来:“邢小姐这是不信我呀?”

    邢琰琰笑笑:“不是,只是……”

    她正要应对,手机忽然震动了。邢琰琰看了一眼是景辰打来的,她看了看老先生,只好说:“不好意思,孙先生,我可否接个电话?”

    孙先生做了请的手势,邢琰琰便起身走到角落里接听了。

    景辰说唐总有事找他,他得回商务轿车上给唐总发个文件。

    邢琰琰忽然说:“你等等我,我这就出去。”

    景辰疑惑,她为何要出来。

    邢琰琰以这个电话为借口,对孙先生说抱歉,就出去找景辰了。

    邢琰琰找到景辰以后,送景辰出门,同时找了个合适的机会对景辰说:“孙先生要看方案。”

    景辰面色一怔,低喃道:“果然,你还是谨慎为好,方案这种东西可不能轻易给别人看。”

    “但是如果他非要看,否则觉得我不信任他他也不会指点意见了呢?”

    景辰沉默片刻,无奈笑道:“说句不中听的,我总觉得孙先生装神弄鬼,真人未必可信,如果他非要看方案,保险起见,我们只能离开了。”

    邢琰琰琢磨了一番,深深叹息,虽然心里很不甘心吧,但是她觉得景辰说得是对的,孙先生的确有些装神弄鬼了。

    她点头:“好吧,我再跟他周旋一下,如果不可以,我只能离开了。”

    “好,我只是去车上给程总发个文件,办完了事情回来找你,你自己要小心!”

    邢琰琰点头:“没事,我能应付。”

    景辰就走了,她又回去与孙先生周旋。

    …………

    景辰出到门外,因他跟管家说商务轿车停在后门外胡同的尽头,还是让管家带着他从后门而出。

    景辰留意了一下刚才站在大树底下的流里流气青年,却发现他们不见了。景辰四下看了看,也不见他们的踪影,略显疑惑,然而也没多想,就回到商务轿车上。

    那几个青年躲在角落里,看到景辰走了,粗链子派黄毛跟了一阵子,黄毛只跟到景辰上了商务轿车,便跑回来了,报告说景辰走了。

    粗链子恶狠狠地说:“走了一个麻烦鬼倒是好事,只剩下邢小姐就好对付了。”

    “老大,我们要对付邢小姐吗?”

    “如果老头子没有成功说服她知难而退,我们就要出手了,务必拖住邢小姐让她去不了A市,直至错过明天的签约仪式。”

    “不过……这可不好对付,这么一个大活人,我们不让她走她就能不走吗,而且邢小姐这么重要的人物,如果她不见了肯定有人找她!”

    “笨!人口失踪还要超过48小时才能报案呢,我们只拖住她超过明天早上就放了,谁能拿我们怎么样?再说了这么一个成年人,随便去哪里玩一天,难道还要跟所有人报备?”

    四方脸眼神阴婺地盯着一处,想了一阵子,忽然恶狠狠地说:“大哥,要不然咱们一不做二不休绑架邢小姐吧!”

    粗链子吃了一惊:“你想干嘛?”

    “咱们欠马老四的赌债马上到期了,这要是还不起马老四那些人不会放过我们的!”

    黄毛和另外两个小弟听着,都浑身一哆嗦,仿佛想到马老四就特别害怕,眼神都涣散恐慌。

    粗链子皱眉,口中还斜斜叼着烟儿,犹豫了一下又说:“可咱们这么做,就真的犯法了,而且我们不能坏了澄澄的好事,说好了只是拖着邢小姐一天的,要是真的绑架,可就给她惹上大祸了!”

    “大哥,你怎么到现在还为那个女人着想啊,那个女人根本就是利用你啊!”黄毛道。

    粗链子又踹他一脚:“滚你丫的,难道你想犯法啊?”

    “大哥,我们犯法的事情还少吗?已经不在乎了,但要是还不起马老四的堵在,我们的小命可都难保!”四方脸还是阴婺地劝。

    “是啊,大哥,孰轻孰重,大哥应该分得清楚啊!”黄毛也劝说。

    粗链子拧眉大口大口地吸烟,斟酌了片刻,最终还是说:“容我再想想!”

    …………

    几个青年等了大半个小时,终于等到邢琰琰从孙老先生家里出来了。

    四方脸提醒了一句,粗链子等人立即看过去,却见邢琰琰低着头,情绪难辨。

    四方脸说:“老大,她这是知难而退了吗?还需不需要我们动手?”

    粗链子的手机忽然响了,他掏出来一看,是顾澄澄打来的,赶紧接听,听后他忽然把烟头甩了,眼神露出一个狠劲,连连道:“好的,好的,你放心,这事兄弟们一定给你办漂亮了!”

    粗链子挂电话之后便对几个兄弟说:“她没有中老头子的计,甚至没有把方案给老头子看,明天还要去A市,因此澄澄已经下令了,要我们一定要拖住她!”

    “这回发财了!”黄毛高兴地说。

    粗链子又拍了他一下,低骂:“又不是叫你绑架!”

    四方脸眯眼若有所思,表情阴狠,似不太苟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