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78.第1978章 反对

    女人的直觉一向准得诡异。

    贤妃听夜微言提起云秀之后,脑子里立刻闪过了一个可怕的念头。

    可能是因为这个念头过于可怕,贤妃甚至来不及细想,就很快抛之脑后,可一阵心慌之后是难以言喻的憋闷。

    让她不自觉的流露出些许为难的模样。

    “皇上您想让臣妾做什么?”她也想早一点解脱。

    夜微言嘴角一勾,随后说道:“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是朕想把云贵人生的小皇子记在你的名下。”

    贤妃大惊,甚至还来不及反驳,夜微言就继续道:“小皇子就当成是你怀胎十月生下来的,你明白朕的意思么?”

    听了夜微言后半句话,贤妃惊慌不已,连手都不自觉发抖。

    “皇上……您、您的意思是……让臣妾假装……”贤妃支支吾吾说不出完整的话,无比震惊,不愿相信自己听到的一切。

    但是夜微言的言语中没有丝毫怜惜,肯定道:“没错,就是做一场假戏。”

    贤妃心中所想被夜微言亲口承认,顿时手足无措,万分急切之下不禁脱口而出,“皇上,您为何不能让云秀回来?只要她回来一切就能迎刃而解!”

    贤妃根本无法接受夜微言要求做一场假戏的提议。

    小皇子本就是云贵人所出,小皇子只有一个娘,那就是云贵人。贤妃从来没有想过要取而代之。

    以前没有,现在没有,以后更加不会有。

    哪怕是皇上的提议,她都能感觉到一股罪恶感。

    夜微言面露难色,似乎也进行了十分艰难的抉择。

    “朕这么做也很无奈,但君无戏言,朕已经说出云贵人已死,总不能再突然冒出她没死?所以,朕不得不这么做。”

    贤妃下意识地摇着头,她从内心抵触这件事,因为实在是太荒唐了!

    皇上不但要她假装有孕,还要她把云秀的孩子抢过来当成自己的。至于云秀的下场,她不敢多想,但也知道一定十分凄惨。

    若是云秀知道了这件事,一定会恨死自己吧……

    贤妃脑子很乱,她想了很多很多,她的五官紧紧纠结在一起,全身都不自觉蜷缩着。

    她绝对不会干对不起云秀的事!

    贤妃狠狠掐了自己的大腿一把,强迫自己冷静下来,脑子飞快地转动,逼自己想出一个合适的理由搪塞过去。

    夜微言也看出贤妃的为难,仍试图用言语说服贤妃。

    “这件事其实对所有人都好,而且爱妃你放心,朕一定会妥善安置云贵人,绝对不会让她受半点儿委屈。”

    夜微言信誓旦旦地对贤妃承诺。

    但是现在无论夜微言说什么,在贤妃这里都要大打折扣,她已经不再轻易相信从他口中说出的任何一个字。

    贤妃低垂着头,投射下的一片阴影恰好将贤妃的神情完全掩盖。

    夜微言自顾自地继续说着:“而且由你来照顾小皇子是最合适的,你是他的亲姨母,与亲娘没有区别,更何况,他才刚刚满月,根本不记任何事情,而且,朕也相信,你会发自内心的照顾他长大,不会苛待他……还是说,你有其他推荐的人选?”

    他这话更带有几分攻击性的试探。

    贤妃和云贵人是姐妹,关系非比寻常,若是云贵人的孩子必须进宫,那么贤妃亲自来是首选,若是她不肯,交到其他妃子手中,可就不见得这么顺心如意了。

    果然不出夜微言所料,他这话一出口,贤妃的心中狠狠一疼,她根本无法想象,若是孩子交在其他人手中会变成什么后果!

    贤妃没有回答夜微言的话。

    可是夜微言却没打算就这么放过贤妃。

    “爱妃,你肯定也有答案了,那就不需要朕多说什么。”夜微言单方面盖棺定论,“这么做对所有人都好。”

    夜微言又说了一句,然后补充道:“不然爱妃你说出你的顾虑,朕也来想想该如何解决。”

    夜微言似是很为贤妃考虑,语气依然缓和,凡事都以贤妃为主。

    贤妃若不是因为脑子里绷着一根筋,恐怕早就被夜微言的态度敷衍过去。

    可是这所谓的“顾虑”哪里是那么容易找到的?

    另一边,夜微言的视线牢牢粘在贤妃的身上,极有耐心。

    贤妃越发着急,突地,她脑中灵光一闪,随后面露担忧地对夜微言道:“皇上,恐怕此事臣妾的爹娘不会同意……”

    楚大学士的脾气,可不是容易沟通的。

    这一点,贤妃心知肚明,当初传出云贵人之死的消息,她与父亲的关系也并不融洽。

    所以这件事父亲一定不会答应。

    但夜微言只是稍稍一顿,接着就说道:“这个没关系。朕答应你,一定会找机会与楚大学士好好谈一谈。”

    贤妃还想反驳,但夜微言却是微笑了一下,“朕相信,楚大学士是通情达理之人,定会明白朕的良苦用心。”

    贤妃不禁微微颤抖了一下。

    皇上是在说她不“通情达理”吗?

    “其实爱妃可以仔细想想,云贵人不回宫未必是件坏事。”夜微言本想再劝说两句,但贤妃此时却格外坚定。

    她不能接受把云秀的孩子当做自己的,那和抢没有任何区别,她自觉做不出这么丧心病狂的事。

    “皇上,”贤妃声音冷冷地打断夜微言的话,“臣妾认为此举不妥。”

    夜微言神情一滞,愣愣地对上贤妃的视线。她一脸坚定,哪怕是和夜微言对视也没有半点退缩。

    大概是没想到贤妃居然如此“冥顽不灵”,面上也有点挂不住了。

    “您不能这么做。”

    贤妃直截了当地说出口,根本不在意夜微言有些难看的脸色。

    “哦?爱妃何意?”夜微言的语气已经冷了下来。

    但是贤妃顾不上这些,“您若是真这么做了,未免对云秀太不公平!”

    夜微言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看着贤妃,眼神看不出喜怒。

    “十月怀胎受尽折磨,拼尽全力九死一生才为大魏生下皇子的人,是云秀不是我!”

    贤妃苦口婆心,心都跟着揪在一起,只希望夜微言能听进去她说的话。

    夜微言的神情似是有几分动容,但几乎是转瞬即逝。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