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25.第1825章 手腕

    十三王爷从来没有如此期盼一个孩子降生,眉开眼笑,全然没有之前暴怒的影子。

    老管家心惊片刻,但看道十三王爷得意的神情,想了想还是把话咽了回去。

    “说起来,到底是谁把云贵人送出宫的?这么大的事,居然能瞒天过海!”

    十三王爷心放下大半后,也有闲情去想其他的事。

    他细细一想,就越觉得这件事蹊跷。云贵人可是宫里的人,可不是说死就死,说送出去就能送出去的。

    老管家也是不解地摇头,“这件事老奴怎能想的到?实在是太让人惊奇了!”

    十三王爷沉思片刻,“这个背后的人身份定然不低。那种情形下,能把此事做的滴水不漏,恐怕只有一人可以。”

    十三王爷说着双眼微眯,显然已经有了人选。

    “王爷说的是?”老管家忍不住追问了一句。

    十三王爷一边的嘴角勾起,似有些不屑,说出两个字:“太后。”

    老管家顿时瞠目结舌,不自觉重复了一遍,“太后?”

    “没错。皇上难有这么深的心思,若是太后,倒是还有些可能。她为了掩人耳目,制造那场事故,趁机把怀有身孕的云贵人送出宫去。”

    十三王爷一步步推测着当时的情况。

    他越想越觉得就是这么回事,之前想不通的事情也都突然豁然开朗。

    “要是本王早一点想到,也不会被耍的团团转了!”十三王爷还是有些懊恼。

    十三王爷一解释,老管家的脑子也变得清明起来,“这果然是其他人无法想到的手段,太后棋高一招!”

    “太后的确是更有手腕,不然那么多选择,她为何偏偏选中徐若瑾?”

    十三王爷意有所指地说道,脸上露出一丝了然的笑意。

    老管家又是一脸迷茫,本能地以为是徐若瑾靠得住,所以太后才会选择她。

    十三王爷显然不是这么想的,太后挑徐若瑾其中大有文章,无非是两个女人之间的斗争。

    虽然十三王爷的年岁渐高,但他却不糊涂。这其中的勾勾绕绕,他自然是心知肚明。

    想通所有事之后,十三王爷冷笑了一声,神情讳莫如深。

    注意到十三王爷的表情,老管家紧紧闭上嘴,连呼吸都特意放轻。

    十三王爷走后,小院儿外就恢复了平静。在梁三他们的守卫下,别说是耗子,就算是一只苍蝇都别想越界。

    云贵人也越发疲惫,徐若瑾给云贵人摸了脉,虽然疼痛已显,但云贵人的身体还没有到能生产的时机。

    徐若瑾眉头微微皱起,但在和云贵人四目相对时就恢复了轻松的神情。

    “你饿不饿?接下来可能还需要几个时辰,不妨再吃点儿?”

    徐若瑾没有一味地说好话安慰云贵人,而是把可能出现的情况都实话实说。

    云贵人听到还可能有几个时辰的时候,脸色都白了几分。

    她到现在承受的那些痛苦只不过是一个开始,真正的难关还在后面。

    而在难关到来之前,云贵人就要继续和阵痛作斗争。

    可是云贵人此时一点胃口都没有,别说吃到嘴里,就算是让她想一想,都有一种想吐的感觉。

    看着脸色苍白的云贵人,徐若瑾也越发担心,有些紧张地握着云贵人的手。

    云贵人感受到徐若瑾传递来的力量,像是下了很大的决心似的重重点头。

    “嗯!都听郡主的。”云贵人咬着牙应下来。

    徐若瑾能感觉到云贵人的坚持,她心里也是一阵感动。没有想到看起来这么虚弱的云贵人也有这么大的能量。

    “去煮碗面来,少放点盐,汤多一些。”徐若瑾紧接着吩咐一旁的红杏道。

    红杏急忙点头小跑着去后厨了。

    徐若瑾坐在云贵人的床边,开始有一句无一句地和她聊天。

    云贵人看起来很是疲惫,双手紧紧护着肚子,靠在床边听徐若瑾说话,偶尔会回应两声。

    女人生孩子都不容易,无不是冒着生命危险。想要母子平安更不知要付出多少辛酸。

    徐若瑾生悠悠的时候都没有这么多感触,现在回忆起来都记不太清了,都是被悠悠可爱的笑脸覆盖着。

    云贵人强打着精神,还没忘记徐若瑾教给她的呼吸法,无论多难受,她的呼吸声都是绵长的。

    “一会儿红杏把面端来,你趁热多吃些。”徐若瑾叮嘱云贵人。

    云贵人听话地点头。

    “吃碗面要是困乏的话,就尽量睡一会儿,多准备点体力才能坚持下去。”

    徐若瑾不忘给云贵人打气。

    云贵人脸上扯起一丝笑容,示意徐若瑾自己都听到了心里。

    徐若瑾看着云贵人,嘴角始终是上扬的。只有她表现的足够轻松,才不会给云贵人太多影响。

    但云贵人的心是忐忑的,徐若瑾从两人紧握的双手上就能感受到,那轻微的颤抖。

    若此时夜微言在的话,云贵人的情绪说不定能更自在和稳定。

    徐若瑾暗戳戳地想道。

    梁霄已经派人进宫去通禀夜微言,至于他会不会专程前来别院就是个未知数。

    在这样下去,云贵人迟早会气力不知,到时可能连孩子都还没生出来,云贵人就累的不省人事。

    事到如今,多说无益,徐若瑾使劲甩了甩脑袋,把乱七八糟的想法都甩出去。

    她接下来就要全心全意地照顾云贵人,不能有任何差池。至于宫里的事,就暂时放在一边吧。

    夜微言来或者不来,徐若瑾都会全力帮云贵人接生。她对自己说,不来正好,省的添麻烦。

    而且徐若瑾也在心里默默祈祷,谁也不要总在这个时候来添乱,让云贵人平平安安把孩子生下来才好。

    甩出脑子里杂七杂八的想法时,徐若瑾冷不丁想起姜三夫人的事似乎还未解决。

    硬要说起来的话,说不定朝霞公主已经知道了一切。

    但徐若瑾相信梁霄的话,还有他对姜三夫人的信任。姜三夫人不一定会把云贵人的事告诉容贵妃。

    只不过徐若瑾也会做好一切准备,假设她们已经知道了这件事,那她更应该万分小心。

    徐若瑾只希望时间走得快一些,在有人查到这里来之前,云贵人安然无恙地把孩子生下来。

    另一边,得了朝霞公主命令的容贵妃正满面愁容地在宫中打转。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