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65.第1765章 妥协

    元娘后背都被冷汗浸湿了,风一吹就是彻骨的寒意。

    无论怎样,只要川儿安然无恙,那就一切都没事,否则……否则她还有什么活下去的劲头啊?

    “我儿子在哪?快把他还给我!”元娘嗓子里发出低哑的嘶吼声。

    她什么也顾不上,冲上去就要和黑衣人拼命。

    黑衣人却是不屑地一笑,微微侧了侧身,元娘就踢到石头绊倒在地。

    他随即不费吹灰之力就将元娘擒住。随手就用破布把元娘的嘴巴堵上,“要是还想见到你儿子的话,就给我老实点!听见了没有!”

    黑衣人顺势带着元娘一齐离开。

    元娘心中极度不安,但是为了儿子她可以连命都不要。

    虽然此去凶多吉少,但沐川的性命远比自己的重要,元黑衣人根本不用动手,元娘就乖乖听话跟他走。

    有沐川的性命吊着,元娘不敢不从。

    这黑衣人就是夜志宇派来的人,一个还留在梁府监视着,随时准备通风报信。

    另一个则跟着沐川去了灵阁。

    黑衣人把元娘带到一处他们早就找好的偏僻之地。房子年久失修,连流浪汉都不愿借宿。

    在这里审问元娘再合适不过了。

    黑衣人还有任务在身,从元娘这儿问出郡主府的秘密,他也好回大理寺禀报给夜志宇。

    元娘被带到这样的地方,第一反应就是用眼神四下寻找儿子的身影。

    但是元娘很快就失望了,因为这破烂地方只有她和黑衣人两个,再没有第三个人。

    黑衣人再次看穿元娘的心思,“别找了,你儿子不在这儿。”

    元娘手脚都被黑衣人绑好,又被警告道:“从现在开始,我问什么你就回答什么。要是有一句假话,你就这辈子别想再见到你儿子!”

    听着威胁,元娘不敢不从,只能机械地点头,“你问什么我都说,只要你放过我儿子!”

    黑衣人并没有给元娘承诺,而是直接问道:“郡主府里到底有什么秘密?”

    元娘听到这话吓得连嘴都忘了合上,随后才反应过来使劲摇头,“什、什么秘密……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黑衣人看元娘的表情就知道她在说谎,面露凶恶,语气威胁道:“你最好想清楚再说,你儿子的命可是掌握在你的手里!”

    元娘身上巨震,惊恐地看着黑衣人,死死咬着下唇使劲摇头,“我真的不知道!你去问别人吧!不要伤害我的儿子!”

    “呵呵,我看你是敬酒不吃吃罚酒。我劝你一句,再不说实话的话,就等着给你儿子收尸吧!”

    黑衣人恶狠狠地威胁道。

    元娘被吓得不轻,靠墙身体瘫软着,连呼吸都变得格外困难。

    “你好好想清楚,是和你没有半点儿关系的郡主府重要,还是你的儿子重要!”

    黑衣人的话在元娘的脑子里炸开,她最后一点绷紧的理智也跟着断了。

    “我只不过是让你说出郡主府的秘密而已,这笔买卖很划算。就算你说了,瑜郡主也不会怀疑到你头上。”

    黑衣人继续蛊惑元娘,最后又道:“再不说的话,你儿子的小命可就保不住了!”

    “不!放过我儿子!有什么冲我来,要杀要剐随你们的便!”元娘竭力嘶喊着,希望能引起外面人的注意。

    但这里实在太过偏僻,根本不会有人听见。

    “我劝你还是省点力气,看到你儿子的尸体再哭也不迟。”

    黑衣人幽幽说道,语气冰冷无比。

    元娘就像是被人突然扼住了脖子,一个字都说不出来,只能一脸惊恐地看着黑衣人。

    她心里早已乱成一团麻,一面是待她恩重如山的徐若瑾,另一面却是她活下去的唯一动力。

    黑衣人也不急,仿佛已经胸有成竹,知道元娘坚持不了多久。

    元娘因为害怕浑身发抖,她哆哆嗦嗦地开口,断断续续地说道:“是不是……只、只要我说……你们就会放了川儿!”

    黑衣人心中一笑,面上似笑非笑道:“那要看你听不听话,若是说出我想知道的,儿子自会安然无恙地还给你。”

    元娘还来不及松口气,黑衣人就接着说道:“不过,如若有一句假话被我知道,哼哼。”

    元娘下意识吞咽了一下,面上的惊恐还未散去。

    她低垂下头不敢看黑衣人的眼睛,心中涌起巨大的罪恶感,反复念叨着:“对不住了瑜郡主,我也不想的……我一定要救川儿……”

    “磨蹭什么呢?到底说不说!”

    黑衣人突然抬高了音量斥道。

    元娘被吓得身上一个激灵,嘴一松就说了出来。

    “我、我在郡主府内只伺候一个人……”

    黑衣人立刻意识到事情不简单,连忙追问:“什么人?”

    “我也不知道……”元娘小声答道。她随即感觉到黑衣人的不满,连忙接下去道:“我真的不知道!我只负责伺候她,她的身份不简单……”

    黑衣人看元娘的解释不似说谎,对此人疑惑更深,“还有呢?”

    “我只是偶尔听起有人叫她……云贵人……”

    元娘越说声音越小,最后三个字就像是蚊子哼哼似的从嗓子眼里发出声音。

    但黑衣人确实准确无误地听到了这三个字。

    “云贵人?!”黑衣人满面惊讶,“她不是已经在宫中大火中死了吗?”

    元娘猛摇头,“我也不知道!我只是听人说起过一次,我也不记得了!”

    黑衣人压下心中的震惊,盯着元娘看了一会儿,陷入了沉思。

    若郡主府内藏着的真是已死的云贵人,那此事可大可笑,必须立刻赶回大理寺回禀才行!

    至于眼前这人……

    黑衣人居高临下地看了一眼抖如筛糠,胡言乱语的元娘,眼神中闪过一丝狠厉,动了杀心。

    元娘没有留着的必要,不然只会打草惊蛇,今日之事迟早会被郡主府得知。

    所以元娘必须死。

    “好,我已经知道了。”黑衣人不紧不慢地说道。

    元娘闻言猛地抬头去看黑衣人,她心里都是出卖了徐若瑾的罪恶感,但还是忍不住问道:“我都说了,那我儿子呢!”

    “你放心。我先送你归西,你儿子很快就会下去陪你!”

    黑衣人话音未落手里寒光一闪,手中就多了一把锋利的尖刀,直直朝元娘的心口刺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