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32.第1532章 偷看

    严弘文坐上马车,只说了一句“出发”就没再开口。

    他靠坐在马车里闭目养神,车夫也不便多问,就驾着马车往严府的方向驶去。

    马车到了严府之后,车夫小心翼翼地停好车才敢提醒车内的人一句。

    “少爷,已经到严府了。”

    严弘文拉开车帘走了下来,在严府门前站定,抬头看了一眼熟悉的牌匾,心中却是五味杂陈。

    他没有多做停留,而是径直走进了严府的大门。

    严府的大门口已经早早站好了几个下人,像是得到消息之后特意守在门口迎接似的。

    以往这种事都是在熙云公主的授意或者带领下才会出现。

    但是让人纳闷的是,严弘文扫了一眼并没有看到熙云公主的身影。他觉得有些奇怪,但也没有多想,只当公主还在府内忙着应酬什么人。

    他走到府门口,第一件事就是问迎上来的小厮。

    “公主去哪了?”

    小厮不敢怠慢,立刻回道:“公主已经回府去了,特意命小的们在此等候您回来。”

    严弘文一听,脸上露出几分失落,但很快就收起来了。

    “公主府上是不是有什么急事?”严弘文对此并不放心,其实,那里才是他的家。

    小厮的脸上都露出为难的神色,磕磕巴巴地回道:“这……奴才也不知……”严弘文摆了摆手示意小厮退下。

    小厮如蒙大赦地退到一边儿,严府接连出了两桩白事,严弘文的心情自然也不会好到哪去。

    这种时候,下人们也都是夹起尾巴来做人,生怕被严弘文迁怒到自己身上。

    严弘文猜测熙云公主大概是见他被皇上急召入宫,就回公主府去了,毕竟她的身份是大魏国的公主,一直待在严府内也不是那么回事。

    而且说来说去,严夫人的丧事还是要严弘文来操持才好。

    熙云公主大概也想先回公主府去等消息,顺便也要安抚蒋明霜的情绪。

    严弘文抬头看着严府内白幡白帐,心中的惆怅和郁闷渐多,差点就要喘不上气,对公主和蒋明霜不放心,他准备先回去看看才行。

    严弘文没有继续往严府内走,而是转身安排人去准备马车。

    “去公主府。”

    说着,严弘文就往外走。

    他刚一踏出府门,视线不经意的一扫,似乎看到了一个可疑的黑影。

    严弘文几乎是下意识就朝同一个方向看去,但什么发现都没有。

    他自嘲地摇了摇头,感慨自己这几日或许是太敏感了,人也变得有些一惊一乍。

    这可不是什么好现象,严弘文提醒自己要快些调整过来,不然总是疑神疑鬼,迟早要坏事。

    严弘文没有多想,就坐上了马车。

    车夫已经得了命令,驾着马车就朝公主府的方向驶去。

    渐渐远去的马车中,谁都没有在意街角不远处的一个黑乎乎的人影。

    他就是刚刚严弘文视线一扫而过时候发现的那个人。

    这人一身破烂,头发也都是油污,脸上也都是泥垢,脏的看不出本来面目。

    脚上的草鞋也少了一只,靠在墙边,眼神怨毒地盯着严府远去的马车看。

    这个面目难以辨认的老乞丐,正是徐耀辉。

    他从严府逃出之后,就在京都城内四处躲藏着,没想到他运气好,到现在都没有被任何人发现。

    而且他的胆子大得很,居然就这么堂而皇之地回到了严府附近。

    刚才差点儿被严弘文发现,徐耀辉也是惊出了一身冷汗。

    他还没有找到两个儿子,大仇也没报,要是在这里被严弘文发现,就意味着死路一条了。

    还好,徐耀辉及时隐匿身形,才没有引起严弘文的怀疑。

    “咳咳……”

    徐耀辉动了气,剧烈地咳嗽起来。他用手死死捂着嘴巴,才没有发出太大的声音。

    他佝偻着脊背,拖着身体,转身没有任何停留就走,专挑又脏又窄的胡同走。

    从后面看,徐耀辉就是彻头彻尾的一个老乞丐。任何人都不会多看他一眼,甚至还要厌恶地翻一个白眼。

    这就是徐耀辉想要的结果,只有这样,他才能让自己多活一阵子,至少也要见到两个儿子之后再死。

    他迟迟没有离开京都也是这个原因。

    徐子麟和徐子墨,徐耀辉也知道自己的想法有些奢侈了。他不仅想和他们父子团圆,更想带着他们一起离开这个吃人的地方。

    但是一想到这里,徐耀辉咳嗽的就更加厉害了。

    徐子麟被夜志宇抓住游街的事,他已经知道了。大儿子在游街的时候,徐耀辉这个当爹的就是街旁的胡同内眼睁睁地看着。

    看着徐子麟被夜志宇像狗一样的牵着走,徐耀辉的心就像是被刀割一样难受。

    徐子麟受到的所有屈辱,都深深刺痛了徐耀辉的心。

    他辛苦养大的儿子,却被人这般对待。他恨恨地盯着夜志宇,恨不得把他剥皮去骨,生啖其血。

    但此时的徐耀辉根本没有这等本事,他只能藏在墙角不敢露面,甚至连一个照面都不能和儿子对上。他有好几次都差点控制不住自己的脚步,险些就要暴露自己的身份。

    他挣扎着,两手紧紧抠着墙面,指甲里都要渗出血来,他死死咬着牙,不让自己发出任何声响。

    眼看着游街的队伍渐渐走远,再也看不清,徐耀辉才自欺欺人地收回视线,形影落寞地一个人离开。

    徐耀辉的心里很清楚,徐子麟落到夜志宇的手中,恐怕已是凶多吉少。

    夜志宇此举只不过是为了用徐子麟引他上钩而已,徐耀辉既然已经看穿对方的心思就更不会上当了。

    但徐耀辉却被不会就这么放弃,在找徐子麟的时候,也顺便打听了徐子墨的下落。

    得知徐子墨在京都一直受徐若瑾的照顾,他便放弃了带走徐子墨的想法。

    徐子墨和徐若瑾的关系好,徐耀辉不是不知道,而且徐若瑾也不会给自己接近徐子墨的机会。

    徐子麟已经落入夜志宇的手中,徐耀辉想要见他一面更是比登天还难。他不惜冒着性命危险从田公公的手里逃脱,想要的绝对不是这样的结果。

    见不到大儿子,小儿子那边也去不成。

    徐耀辉却仍然没有灰心,因为他还有一个心愿未了。

    那就是他的孙子,徐子麟的儿子,徐少卿。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