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33.第1433章 撒泼

    严夫人一眼就看见了徐若瑾,死死盯着她,好似只停顿片刻就朝着徐若瑾冲了过来,“居然是你,你这个恶毒的女人,你还敢出现在公主府,都是你害的,我有今天,全都是你害的!”

    熙云公主惊愕呆住,没想到严夫人会突然发了狂,还根本来不及反应,严夫人就已经冲到了近前,她见势不好慌忙吩咐丫鬟小厮,“挡住她!”

    周围几个小厮也都愣住了,听到熙云公主的声音才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急急上去就要扯严夫人的胳膊。

    他们一开始还有点下不去手,毕竟严夫人的身份摆在那。

    而且严夫人这副模样看起来就不怎么正常,好像发癫似的让人打怵,他们哪见过这种阵势?等他们回过神上去阻拦时,严夫人已经张牙舞爪地到了徐若瑾面前。

    徐若瑾仍旧十分淡定地站在原地,连躲都不躲,冷冷地看着严夫人,一脸漠然。

    “若瑾,你快点儿躲开!”

    熙云公主的惊呼,徐若瑾就好像没听见似的,反而是严夫人尖利而又歇斯底里的声音响起,“徐若瑾,你不得好死,我掐死你,我要杀了你!”

    小厮婆子们上前,将严夫人紧紧的拽住,严夫人动弹不得,两只胳膊抡圆了要抓徐若瑾的脸,但是一点都碰不到。

    徐若瑾还是一样站在原地,就像看跳梁小丑似的看着严夫人。

    熙云公主回神,急忙快步过去拉着徐若瑾的手退后几步,和严夫人拉开足够的安全距离。

    徐若瑾也不反抗,随着熙云公主的动作退开站定。

    “你没事吧?”

    熙云公主忙着检查徐若瑾的脸还有身上。

    徐若瑾摇头,“我没事,不用担心。”

    熙云公主看徐若瑾没有外伤,也松了口气,拍拍胸口道:“没事就好,没事就好。不然我也没法和梁霄交代了。”

    徐若瑾微微一笑,神色和缓了片刻。

    熙云公主对徐若瑾说话时候的关心和笑意,在看向严夫人的时候就瞬间变得冰冷。

    几个小厮也都冲上去拉着严夫人,婆子一个人也支撑不了多久。

    婆子气喘吁吁地拉着严夫人,嘴上不断地劝着,“夫人!您冷静一点啊夫人!这儿是公主府!”多余的话她也不敢再往下说,只希望这两句提醒能让严夫人清醒过来。

    但严夫人显然被怒火冲昏了头,根本听不见周围人说的任何话。她的眼里只有徐若瑾一个人,张嘴闭嘴都恨不得徐若瑾去死。

    “你这个贱人!坏种!你丧尽天良!”

    严夫人的叫骂不断,声嘶力竭,脖子上青筋暴起,扯着嗓子,说出来的都是污言秽语。

    熙云公主皱眉看着严夫人,脸上是毫不掩饰的厌恶和鄙夷。

    “注意你的言行,堂堂严府夫人,不要失了体面。”

    严夫人虽然已经疯疯癫癫,但听到熙云公主的话却出现了一瞬间的安静。

    “公主不要被她骗了,她心里是绝对不会对你真心实意的好,她就是揣着一肚子阴谋诡计,等着看严家的热闹,让严家彻底的倒台,那才是她最终的目的啊!”

    “你不要再胡说,这里乃是公主府,与严家无关!”熙云公主当即站出来把关系澄清,她不希望严夫人的疯癫,影响自己与徐若瑾刚刚缓和的关系。

    严夫人却面色一变,嘶吼似的哭嚎着,“公主!您信我,您一定要信我啊,老爷就是这个贱女人害死的!”

    她奋力斥骂着徐若瑾,身体不断挣扎,但却动弹不了分毫。

    “你们放开我!让我掐死这个贱人!”

    严夫人这么闹下去也不是办法,熙云公主担忧地看向徐若瑾。

    她也担心徐若瑾会被严夫人这些话影响,毕竟被一个泼妇这么泼脏水,不是谁都能扛得住的。

    徐若瑾察觉到熙云公主的视线,平静地摇了摇头,“你放心,我真的没事儿。”

    她没做过的事就是没做过,也没有必要和严夫人澄清,对方想怎么说就怎么说,根本无所谓。

    难不成咬了狗一口还要咬回去不成?那不是她徐若瑾的作风。

    熙云公主看出徐若瑾的“无事”并不是敷衍,心也慢慢定下来。

    徐若瑾都不把严夫人的话往心里去,熙云公主也告诉自己不要太在意。

    但纠缠不休的严夫人却没有停止谩骂。

    熙云公主都不敢相信眼前这个泼妇一样的女人,就是严府的夫人,而且还是辅国公府的嫡系千金。

    但是现在,严府人的一言一行甚至还不如市井村妇。

    严夫人看熙云公主有心偏帮徐若瑾,气急败坏地对着公主吼道:“公主你绝对不要相信她说的话!她迟早要把所有严家人都害死!”

    “住嘴!请你自重。”熙云公主厉声打断严夫人的话,“记住你的身份,若瑾对我如何,我心知肚明,更有分辨是非的眼力,何况若瑾是大魏郡主,是我皇兄的义妹,那便是我的干姐姐,你知道你刚才的一番辱骂和诽谤已经犯了死罪,你知道吗?!”

    听到“死”字,严夫人呆愣了片刻,但很快就梗着脖子继续嘴硬道:“我说的句句属实,就算是皇上来我也不怕。”

    严夫人声音越说越大,像是在给自己壮胆。

    熙云公主见严夫人怎么说都不停,但她的身份让她说不出太狠的话,但盯着对方的眼睛却像冒火似的。

    “公主如若不信,那我便以死明志,她已经害死了老爷,早晚也会害死弘文的,她一定会害死弘文的!”

    严夫人仍旧不依不挠,徐若瑾不说话她就得寸进尺。

    熙云公主本来就压抑着心中的怒火,但是听到严夫人故意提起严弘文,就再也不能忍了。

    严弘文从西北回来险些丢了性命,如若不是徐若瑾,恐怕自己和蒋明霜都成了孀居的寡妇!

    可此时严夫人还在口口声声说徐若瑾会害死驸马?这让熙云公主怎么忍?

    “此事与驸马无关,我劝你最好谨言慎行。不然的话,驸马的前途迟早会毁在你的手上!”

    熙云公主却毫不嘴软,冷眼看着严夫人。

    如果说之前因为顾及严弘文所以给严夫人留着面子,但这点面子也被严夫人自己消磨殆尽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