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81.第1381章 无心

    大学士夫人这边还在念叨着“皇上怎么还没有消息”,焦急地看着门外。

    贤妃有些心烦,反正结果她已经猜到了。

    但看母亲心焦的模样,贤妃没忍住还是开口问了几句,想要分散一下她的注意力。

    贤妃也不禁有点担心,一会儿要是皇上拒了请安的消息传回来,母亲该有多失落,十有八九又要哭哭啼啼的了。

    想到这,贤妃不禁头疼地叹了口气。

    “您还没说这次进宫是所为何事?”贤妃问道。

    大学士夫人回神,“是你父亲,让我进宫来看看你过得怎么样。云秀没了之后,他也老了不少。”

    说着夫人的眼眶又微微有些发红。

    贤妃也不知该说什么好了,好像不管她说什么,最后的话题都能聊到云秀身上。

    无奈地摇摇头,贤妃咬了咬唇:“您和父亲年纪都大了,女儿在宫里很好,你们好好照顾自己就可以了。”

    大学士夫人欣慰地拍了拍贤妃的手,“不用担心我们,只有你过得好,学士府才能安稳。”

    这都是实话,可贤妃听在耳朵里还是会不自觉有几分心酸。

    “放心吧母亲,女儿心里有数。”贤妃如今也只能给母亲这样模棱两可的承诺。

    还好学士夫人并没有多想,而是心疼地帮贤妃理了理鬓发。

    贤妃难得享受到和母亲单独相处的时光,此时也倍加珍惜。连日来的郁闷和苦楚,差一点儿就在这一刻爆发。

    但是喷涌而上的情绪硬是被贤妃给生生压了下去,她不能在母亲面前表现出一丝一毫的脆弱,不然母亲会为她担心和难过。

    “父亲呢?一切还好吗?”

    贤妃立刻转移话题,排斥着鼻子里的酸涩。

    大学士夫人不疑有他,回道:“他呀,还是老样子,整日忙着他的事,家里什么也顾不上。”

    说起老爷,大学士夫人的神情明显柔和了不少,贤妃也暗暗在心里松了口气。

    “只是这些日子登门造访的人倒是多了一些。”大学士夫人想起一件新鲜事,忍不住和女儿提了一句。

    贤妃也没有多想,闻言随意跟了一句,“谁?”

    “我也不太记得了。”大学士夫人回忆了一下,又说道:“似乎有涪陵王,还有……”

    她的话还没说完,就被贤妃开口打断了,“母亲,你说的是涪陵王?夜微澜?”

    夜微澜怎么会到大学士府找父亲?

    贤妃眉头皱紧,满心疑惑。

    大学士夫人没想到贤妃会对这个感兴趣,想了想摇头道:“我也不知,你父亲和涪陵王在书房密谈的。”

    就在贤妃准备仔仔细细问个清楚的时候,被她派去传话的小太监回来了。

    “启禀娘娘,皇上说您与学士夫人不必过去请安,忙完手中的事情,便来宫里,这会儿应该马上就到了!”

    小太监跪在地上,声音里带着兴奋。

    他也是贤妃宫里的人,贤妃受宠,他们这些做奴才的自然也跟着沾光,所以这时候甚至比贤妃还要高兴。

    贤妃一时没有反应过来,似乎没听懂小太监的话似的,脸上的惊讶清晰可见。

    大学士夫人更是喜不自胜,笑得合不拢嘴,但嘴上还是客气了几句:“这可怎么好,应该是我们去给皇上请安才对,皇上怎么能亲自过来呢!”

    说完,一旁的贤妃还是没有动静,大学士夫人有些纳闷地转头去看,就看到贤妃还在发愣。

    “娘娘!发什么呆呢!还不快准备接驾?”

    贤妃这才反应过来,连连地点着头,立即安排宫女太监准备接驾,连带着学士夫人也又一番整理仪表装扮,生怕有一丝不妥。

    皇上居然亲自过来了?

    贤妃偷偷地狠掐了一把自己手腕上的皮,痛的她差点叫出声来。

    这不是做梦!皇上真的要来她的寝宫了!

    虽然贤妃已经做好了寝宫变冷宫的准备,但是她骗不了自己,在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她真的很开心,非常非常的开心。

    没过一会儿,夜微言就到了。

    贤妃和大学士夫人也早早起身迎接。

    “皇上吉祥。”

    “臣妇为皇上请安,皇上金福圣安……”

    夜微言微笑着伸手虚扶了大学士夫人,“都是自家人,学士夫人不必多礼。”

    “谢皇上。”大学士夫人顺势直起身子。

    夜微言坐在上座,对田公公一摆手。

    田公公略一点头,立刻就叫人安排好座椅,让贤妃和大学士夫人坐下说话。

    夜微言看了看贤妃,与学士夫人道:“朕今日来,就是聊聊家常,那些虚礼能免就免,夫人也无需太过拘束。”

    大学士夫人感激之情溢于言表,“谢皇上,臣妇惶恐,能得皇上亲自来见,这若是让老爷知道,定又斥个不知规礼……得见皇上万事安妥,这也乃是臣妇的荣幸了。”

    贤妃在一边看着夜微言,眼神中也充满了感动。

    皇上能来是再好不过的了,不然大学士夫人少不了又要担心,贤妃都还没想好该怎么安慰母亲,皇上就帮她解决了这个大难题。

    但是看到夜微言,贤妃的脑海里就不断浮现出妹妹的脸。

    她的神情中的兴奋和激动渐渐褪去,反而有些心事重重。她拼命忍着不想在这时候惹得皇上不开心。

    可是这么好的机会却不知什么时候才会再有贤妃不想就这么放过去。

    今日她可以不提陆凌枫的名字,但云秀的事却不能不提。

    表面和善的气氛下,似乎暗潮涌动,但夜微言却没有察觉。

    “朕让人准备了点东西赏给学士府,一会儿还要有劳夫人带回去,大学士对朝中贡献极大,朕过年之时也没能单独见他聊上一聊,这也乃是朕的遗憾啊。”

    “谢皇上美意,臣妇感激不尽。”大学士夫人受宠若惊,当即就要跪地磕头谢恩,夜微言抬手阻拦,“朕刚刚已经说过,今日不讲虚礼,学士夫人不要过谦拘谨,朕的确是拿你们当自家人的。”

    见皇上如此平易近人,亲善和蔼,大学士夫人也放心多了,至少皇上对贤妃还是不错的,不然也不会给学士府赏赐。

    谣言不攻自破,显然皇上今日能来见自己,也是为贤妃考虑。

    放心了,也是真的放心了!

    “多谢皇上如此厚待臣妾。”贤妃应下来,随后不着痕迹地提起,“云贵人若是还在,一定比臣妾还要开心,她是姐妹中最孝顺的一个。”

    她的语气太过平淡,仿佛就是不经意地提起而已。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

    贤妃话音刚落,夜微言和大学士夫人的脸色都是微微一变……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