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13.第1313章 骇然

    不知不觉,十三王爷也已经在灵阁休养好几日了。

    自从他遇刺之后,就留在了灵阁没有离开。

    他一开始还动过回王府的心思,但太医说他身上的伤不宜奔波,万一忙中出错扯到伤口,就得不偿失了。

    所以权衡再三,十三王爷最后就留在灵阁养伤。什么时候伤好的差不多了,他就能动身回府了。

    十三王爷府上的下人,尤其是贴身伺候着的,也都来了灵阁,俨然已经把这里当成了王府。

    徐若瑾也没有多说什么,只要这些人不影响她灵阁的生意,除却十三王爷休息之地不许肆意乱走之外,干什么都无所谓。

    其实他们也无法肆意乱走,因为灵阁中哪怕是随意的一个伙计都不是吃干饭的,那无数双审度的眼睛看得他们浑身发紧,只寻思十三王爷什么时候情况好转快些回府。

    这里除却酒香之外,真的没有任何引人留恋的地方。

    十三王爷在这里住得很安心,因为他除却养伤之外,并未放弃等梁霄出现,只是他的脾气没有任何收敛,还是和之前一样暴躁,眼里也越发容不得一粒沙子。

    不论是谁,只要稍有一点不对,就会被十三王爷狠狠训斥一顿。就算是灵阁的伙计也不能幸免,不少人都被十三王爷的怒气波及过。

    十三王爷的贴身长岁也都跟着小心翼翼了。

    “这些日子都有谁来了?”

    十三王爷微眯着眼,斜靠在榻上,冷不丁开口问了一句。

    旁边伺候着的老仆心中立刻警铃大作。

    王爷这话可不是随便问问那么简单,里面的门道多了去了,他必须提着脑袋好好回答。

    “皇上身边的田公公来过了,留下了不少好东西。”

    老仆每说一句就静静观察着王爷的神情,若是有一点不对劲,他好赶紧把话圆回来。

    十三王爷什么都没说,老仆深吸一口气,接着说道:“涪陵王也派人来慰问过了。”

    “涪陵王?呵,他们就那么仨瓜俩枣,来干什么?看本王笑话吗?!”十三王爷很瞧不起夜微澜,甚至连他爹,死去的老王爷,十三王爷都很瞧不起!

    “皇上只派个太监来就算了,他夜微澜算是什么身份?连面都不露,眼里还有本王这个叔叔吗?”

    十三王爷气的捏着茶杯,指节微微发白,显然用了大力气。

    老仆这个时候只能沉默,不管说什么都有可能被王爷迁怒。

    “还有姜中方那个死瘸子,说不定在家怎么得意了。”十三王爷狠狠呸了一口,“想看本王的笑话,还早得很!”

    十三王爷说着说着动了气,胸口剧烈起伏着,脸也涨得通红。

    这可把老仆吓坏了,“王爷!您怎么样?老奴这就去给您叫太医来!”

    十三王爷一边自己顺气一边摆手,“本王的药呢!为什么还不来!”

    说着,他一抬手就把茶杯狠狠砸在了地上,碎片乱飞。

    房间内伺候的下人已经习以为常了,这已经不记得是连日来的第几个茶杯了。

    十三王爷不仅摔茶杯,只要是手边的东西,基本都被他摔了一个遍了。

    老仆正要领了命出去催催灵阁的人,转个身的工夫就看到房门被人从外面轻轻推开了。

    “王爷,您的药煮好了。”说话的人是徐若瑾。

    她在外面就听到了十三王爷大发脾气的声音,所以特意把药碗从春草手里接过来。

    春草要是这个时候进去,少不了要被十三王爷一顿训斥。

    自己的人被别人这么不当回事,徐若瑾自然忍不下这口气,索性亲自端药进去,看十三王爷还有什么话要说。

    十三王爷听到熟悉的声音,火气稍微压下去一些,抬眼看向门口的人。

    老仆则感激地看了徐若瑾一眼,随即退到了一边。

    徐若瑾把药端到十三王爷面前,从态度到动作都让人挑不出理来。

    “王爷,趁热喝吧。”

    十三王爷斜睨了徐若瑾一眼,“哼”了一声,接过药就放在一边,没有立刻喝下去。

    徐若瑾微微皱眉,但也没有表现太明显,脸上一直保持着浅笑,不动声色地看着十三王爷。

    “你来这里做什么?”十三王爷毫不客气地问道。

    徐若瑾也不恼,对答如流:“这是这里最后一个药碗,我总要看好它吧,免得又碎了,您说是不是?”

    十三王爷知道徐若瑾是在挤兑自己,他也不否认,也不接徐若瑾的话茬,而是专挑徐若瑾不想听的话说。

    “你既然不相信本王的话,那还这么照顾本王?难不成想让本王改变想法?”

    十三王爷说的自然就是朝霞公主的事了。

    徐若瑾神情不变,微笑着回道:“王爷您人在灵阁,我又没法子撵您离开,只能照顾着,不然还能怎样?您怎么想是您的事,我毫不在意。”

    十三王爷脸皮也厚了盯着徐若瑾的眼精光毕露,“你不在意?呵,你觉得自己藏的天衣无缝是吧?若是你真想让本王恢复得快一些,为何不让沐神医前来为本王诊病?”

    听十三王爷提到沐阮,徐若瑾的笑容略微有些僵硬,但很快就会移开视线很好地掩饰了过去。

    她心下骇然,没想到十三王爷貌似粗狂,其实心细如发,他居然会想到沐阮的身上?!

    “莫不是你府上还有什么金贵人?连本王都比不上么?”十三王爷貌似不经意地说着,但是神情却有几分冷意,“所以你才把沐神医留在郡主府,连本王都没有资格让他瞧上一眼。”

    他越说声音越冷,明显已经气到了。但徐若瑾一句话都还没说。

    郡主府确实有“金贵人”,而且还不止一个。

    徐若瑾心底隐隐有几分害怕,十三王爷已经起了疑心,但她无论如何都不可能让沐阮离开郡主府的。

    “受过一次伤,反倒是让您觉得所有人都处心积虑了,沐阮这段时间不在府内,他每隔一段时间就要亲自出门去采药。”徐若瑾的脸上涌起嘲讽,似在鄙视十三王爷的小心翼翼,“这是他的规矩,我拦也拦不住。所以不是我故意不让他来,而是他此刻真的不在府内。”

    十三王爷却不是这么好糊弄的,神情中依然带着怀疑,却也没有之前那么咄咄逼人了。

    徐若瑾嘴上仍旧不咸不淡地,“最后一个药碗,若是您再砸了,那便请太医们前来商议一番,离了我的灵阁,回您的王府去养伤,这是商家买卖地儿,受不得这接二连三的鸡飞狗跳,皇族的人,就是毛病多!”

    说罢此话,徐若瑾转身就走,十三王爷呆呆的看了门口半晌,冷哼了一声就端起药碗把药喝了!

    药碗乖乖放下,没有再砸成碎片……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