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77.第1277章 阴谋

    姜陈氏将澶州王府的事都安排妥当之后,就连夜悄悄回了县主府。

    姜中方还沉浸在七离主将的喜悦中,笑的嘴都合不拢。

    他仔细盘算着,和师爷琢磨了半天,看有没有疏漏的地方。

    最重要的就是夜微澜那边,信已经送了,也算是打点好了。

    如今他可是堂堂主将,还是皇上亲自任命的,圣旨颁布之后,姜中方虽明面上开始张罗着太阴县主的葬礼,可主动前来悼念的宾客却比以往多之又多,其实也是变相的结交讨好。

    说是白事,其实在姜中方这里是喜事儿,姜中方得意满满,不断的重复着当日朝堂之上的情形:

    “你是没看到朝堂上,那些家伙吃惊的表情,尤其是十三王爷,就像吃了苍蝇似的!”

    姜中方说着又想起那些人的窘态,放肆大笑出声。

    “那是,老爷您能一举夺位,这乃是天大的事儿,可谓军权在握,那些人还能不攀附过来?”

    师爷也笑得连牙花子都露出来。

    跟随姜中方这么久,向来都是窝窝囊囊的,好不容易有一次扬眉吐气的机会,他也没少趁机搂钱。

    姜中方合不拢嘴,“那些个小人,哈哈哈哈……”

    “老爷在么?”屋外响起一声问话,姜中方一听,这不是姜陈氏?

    师爷立即过去相迎,姜陈氏进了书房之中。

    “什么事?这么晚了还过来?”

    姜中方见是她,收敛面上笑容,露出几分不悦,硬邦邦地问道。

    姜陈氏早就习惯了,而且她一路上都挂念着澶州王府的事,也没注意姜中方的神情。

    “老爷,楚嫣儿死了。”姜陈氏上前一步,故作神秘地接着说道:“小世子给一刀捅死的。”

    “此事当真?”姜中方一惊。

    姜陈氏点头,“千真万确!我这两日一直都在澶州王府,这事儿也不敢派别人传话,所以才等回来之后亲口告诉您。”

    姜中方看着陈氏斩钉截铁的表情,心中虽然还有疑惑,但也打消了大半。

    “到底怎么回事?你详细说与我听。”姜中方按捺着惊讶,冷冷地看着姜陈氏说道。

    要不是因为惦念着女儿,姜陈氏才懒得来和姜中方商量这事。她没有隐瞒,就把在澶州王府发生的事原原本本都告诉了姜中方。

    她把姜婷玉在澶州王府受的苦添油加醋地说了大半天。尤其是这次楚嫣儿怎么没事找事,穷凶极恶地把姜婷玉逼到绝路。

    这些都不是姜中方想要听的,他不耐烦地皱眉,“我问你楚嫣儿是怎么死的,你说这些有何用?”

    姜陈氏讪讪地闭了嘴,在心里翻了一个大白眼。他们夫妻多年不合,形同陌路。

    这次有这么好的机会借着徐若瑾为女儿脱罪,姜陈氏也顾不上那么多了。

    见姜中方已经没了耐性,她又将自己在澶州王府的安排事无巨细都说了个明明白白,特别是把楚嫣儿的死嫁祸到徐若瑾身上的决定。

    听到这里,姜中方眉头瞬间舒展,面上大喜,“好!你可都安排妥当了?”

    姜陈氏应声,“老爷您放心吧,都准备好了,就等徐若瑾上钩了。”

    姜中方略一点头,嘴角止不住翘起,“好。一定要人越多越好。”他已经等不及要看徐若瑾出丑了……

    “这件事可大可小。成了,瑜郡主府和梁霄都得不了好。不成,也能打压打压他们的嚣张势头。”

    姜中方满心雀跃的同时也开始冷静思忖:“总之对我们是百利而无一害,我早就看楚嫣儿不爽了,她死的还正是时候。”

    在夜微澜的面前,楚嫣儿的位子很是重要,这一点让姜中方格外不悦。

    姜陈氏也十分同意,“母亲毕竟不是寻常人。若是论起辈分来,皇上都要敬重三分。”

    “不错。就算一边是徐若瑾和梁霄,但另一边是岳母大人,皇上肯定会有所顾忌。”姜中方顺着陈氏的话说道。

    “那老爷,明日母亲的丧事……”姜陈氏试探着问道。

    “越隆重越好,我这就亲自去折子请皇上前来,皇上即便不来,也会派人来悼念……”

    “帖子倒是已经送去了瑜郡主府,可徐若瑾要是不肯来怎么办?”姜中方突然想到一个问题,眉头也跟着皱起。

    姜陈氏却不以为意,肯定道:“她一定会来。母亲的死和她也脱不了干系,就算只是做做样子,她也会来。”

    听到这话,姜中方也觉得颇有几分道理,没再说话。

    姜陈氏得了吩咐就退出书房。

    这时,一直在角落站着的师爷踱步到姜中方身边,摸着胡须提醒道:“老爷,涪陵王府那边还要不要……”

    姜中方的眼中闪过一道精光,打断师爷的话,“这事不必告诉夜微澜,等到事成之后再做打算。”

    “是,老爷。”师爷从善如流地应了下来。

    ……

    浑浑噩噩的度过一天,徐若瑾这一日什么都没想,只静静的陪伴着小悠悠,甚至连为太阴县主准备的礼都没有过问,完全由方妈妈负责。

    翌日一大早,天色刚刚蒙亮,徐若瑾就已经收整好衣装,准备去参加太阴县主的祭奠大礼。

    梁拾准备好马车,徐若瑾带着方妈妈和黄芪同去,只是她这边前脚刚走,春草突然来到了郡主府。

    春草有段时日没进郡主府的门,见到她来了,红杏两眼都笑弯了,这一阵子她守着姜必武,觉得自己都已经是个魔障,正想找机会与春草好生的诉诉心底的怨怼,可孰料春草似有急事,见到红杏开口便问道:“郡主呢?”

    红杏一愣,回神说道:“郡主刚走。太阴县主今日下葬,郡主去祭奠了,怎么了?可是出了什么事儿?”

    春草一听,使劲跺了跺脚,一副后悔的模样,急得原地打转,“到底还是来得慢了!”

    红杏一看更加摸不着头脑了,“什么事这么着急?”

    “今天一早烟玉去灵阁了。”春草说着,怕红杏忘了这号人,就又补充了一句,“就是楚嫣儿的贴身丫鬟。”

    红杏听到楚嫣儿的名字不自觉翻了一个白眼,又说道:“我当然认得她,但她去灵阁干什么?”

    “她说,”春草顿了一下,吞了口口水,压低声音道:“她说楚嫣儿死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