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28.第1228章 往事

    听严夫人提到徐若瑾,严景松立即缩紧眉头,感觉自己的胸口又有一些发闷,着实透不过气的压抑。

    他当初得知徐若瑾进了京都,的确是吓昏过去,病卧不起,他无法想象徐若瑾的身世若被揭露的话,自己和自己的家人将会面临什么样的下场。

    心郁成疾,那一段日子,严景松真的感觉随时随地都面临着死亡的来临。每一晚的噩梦都是听到圣旨全家抄斩的讯息。

    他真的被吓疯了,是真真正正的疯了!

    时日过去,他索性闭门不出,为了保住几个儿子,辞去官位彻底隐退,这时他已经不去妄想有什么权臣的抱负,只想保住家人的性命就是最大的心愿了。

    日子一天天过去,严景松的身体调理的差不多,索性也在家中吃吃喝喝,有丫鬟伺候着,颐养天年,有严弘文出去为家拼闯,也已经足够了。

    只是严景松已经准备窝到终老,可严夫人却总有不甘心的怨怼。只觉得这辈子美好的生活都因为徐若瑾的存在而委屈了。

    原本严景松想着给她找个人家嫁了,也算是圆了心愿,宫中的那位惹不起的主子也不会有什么怨怼。

    可孰料,她居然嫁给了梁霄,而且还进了京都,这可谓彻底打乱了严家的谋划和节奏。

    难道要做一辈子缩头乌龟?

    这是严夫人曾抱怨过的,可抱怨过后她却没有任何的解决办法,只能一日一日的熬着,时不时找寻与徐若瑾有关的人和事发泄一番。

    可今日,徐若瑾的一顿嘴巴,让严夫人已痛恨无比,此时喋喋不休的与严景松把事情大概说了一遍。

    严景松听了个懵懵懂懂,待严夫人说过之后,他则声言厉喝,“那可是怀着咱们孙子的女人,你居然如此对待?疯了吧?”

    “你、你说什么?”严夫人当即愣住,指着自己的鼻子道:“你说我疯了?你在说我?”

    “不说你说谁?你还能不能有一点儿理智了!”严景松的谩骂,也是心里的一股火儿,他早就受够了严夫人的眼里不容沙子,若不是因徐若瑾乃朝霞公主所生,她不得不容,徐若瑾早就被她弄死了!

    “你才不理智,这些事情到底是谁惹出来的,你还指责我?!”

    严夫人气急败坏,当场又哭了出来,“这辈子跟了你,我就没有过上一天的好日子,我……我怎么这么倒霉!”

    “你即便哭瞎了,也回不去从前,又有什么用!”严景松对这一番话已经说得麻木不已。

    因为这一句话他已经说了不知多少遍。

    严夫人指了指自己的脸,“我呢?我被那个贱种打成这样,难道你就一句安慰都没有,有的却是指责,严景松,你还是个人吗?!”

    “是不是有一天我死了,你才能彻彻底底的不再说这句话了?啊?!”

    严景松也有些忍受不住心中的怨,朝向严夫人发了脾气!

    这些年他忍得还不够吗?

    当初知晓有这个孩子的存在,他就知道自己不敢下狠手要了她的命,因为朝霞公主想要这个孩子,他就必须听着!

    无论是先帝的话,还是朝霞公主的警告,都在他的耳边回荡,那是他的梦魇,是他不敢面对的事实,那会让他觉得自己就是个该死的畜生!

    严夫人没想到严景松会发火,而此时紫惜刚好拿了物件进门,看到两位主子又在争吵,她面不改色,只当做自己是个聋子。

    严夫人气得要立即离开,严景松呆呆的躺卧在床上,没了一丝心气,他似是自言自语的说着,“我为什么要清醒过来,醒着,并不舒服……”

    此时此刻,蒋明霜也已经从昏迷中醒来。

    睁开眼便看到身边的是徐若瑾,她的眼泪儿一下子就涌了出来,“你怎么来了?”她的声音哽咽颤抖,想憋着眼泪,却又发自内心的委屈,根本憋不住。

    “好了好了,一切都过去了,腹中的胎儿也没事儿,我不是在这里呢么?”徐若瑾用帕子为她擦着眼泪,那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让她看在眼中,疼在心中。

    蒋明霜听到腹中胎儿无事,也是长舒了一口气,“又给你添麻烦了。”

    她看到徐若瑾虽然心中感动,却也因为徐若瑾出宫一次就遭到那么多人追杀而心惊胆战。

    一定是自己出了事情,她急匆匆赶来,这也是实在太过危险,所以才觉得是为徐若瑾添了麻烦。

    徐若瑾自当明白蒋明霜的心思,轻轻捏了下她的小鼻尖,“跟我还说什么麻烦不麻烦?小心打你。”

    蒋明霜笑了,笑得很俏皮,很开心。

    她不知自己多久没有这般发自内心的笑过了,只是想到严夫人,她的笑容收敛了些,“她没难为你吧?你千万不要与她有什么争吵,倒不是说怕她,根本犯不上……”

    “都被我打跑了,还有什么可说的。”

    徐若瑾自当知道蒋明霜是怕自己生气,“居然不肯让我见你,而且还蒙骗我说你是昏了过去,简直就是笑话,就从没见过这么狠心毒辣的女人,好歹你也怀着她的孙辈,却还这般对你?简直就是畜生!”

    “啊?你还是跟她吵了?”

    蒋明霜自当是不信徐若瑾真的动手打了严夫人,还以为她是在说笑话,“你别生气,原本公主一直都没空招待她,也是公主前脚一走,她后脚就进了门,而且……而且一直问我驸马的事情,我不肯说。”

    “然后她就推了你?”徐若瑾仍对她额头上的伤耿耿于怀。

    蒋明霜摇了摇头,“没,是我自己撞的。”

    “你当我傻啊,你自己撞?疯了吧你?”

    “真是我自己撞的……”

    蒋明霜又重复一遍,徐若瑾认真的看着她,沉默了半晌问道:“是不是她又说了什么与我有关的?你才做出这样的傻事?”

    “才不是。”蒋明霜否认,也是不想让徐若瑾太过担心。

    徐若瑾攥紧了她的手,极其认真的承诺着,“放心,从此以后,我绝对不会再让你受丁点儿委屈,绝对不会!”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