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29.第1129章 屈服

    “放开我!我不嫁,我不嫁!我不要嫁进澶州王府,我这辈子只想嫁给梁霄!我不同意这桩婚事,我要回去……”

    几乎在口中麻核被取出的一瞬间,姜婷玉就已经叫了起来,叫得几乎不像是个新嫁过来的王府世子妃,而是一个完全没有教养,没有礼数的山野村姑。

    她粗哑的声音弥漫了整个新房。

    楚嫣儿叹了口气道:“你这大小姐脾气还真是名不虚传,可这是明媒正娶,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俱在,天地也拜过了,你现在已经是澶州王府的人,别再老想着什么嫁不嫁的了”

    姜婷玉眼珠子转了转,忽然道:“好,天地已经拜了,那我现在是澶州王府的世子妃了,你快点放开我?”

    楚嫣儿点点头道:“好,放开她!”

    绑在身上的生牛筋被两个喜娘解开,姜婷玉几乎是一下子就朝着楚嫣儿扑了上来,口中发疯一样的大叫着:

    “都是你这个贱女人搞的鬼,都是你在害我……”

    姜婷玉歇斯底里的就扑了上去,她心中对于这个女人已经恨之入骨,若不是她,自己怎么可能嫁到澶州王府?怎么可能嫁给那么一个年纪幼小的窝囊废?

    姜婷玉的手奔着楚嫣儿的脸便抓去,她生性本就是乖张暴戾,这一出手,首先就要先弄残了楚嫣儿这张貌美如花的脸。

    可是站在楚嫣儿身后的一个老妪,不知道怎么就转了出来,伸手随意的轻轻一格,姜婷玉的一招就落了空。紧接着,一只拳头挥出,精准而沉重地打在了姜婷玉的肚子上。

    姜婷玉整个人倒在了地上,巨大的痛苦让她蜷缩了起来,不停地咳嗽着,甚至连眼泪和鼻涕都不由自主地流了出来。

    姜婷玉的脸一下子变得苍白,咳嗽着说道:“你不能……这样对我……我才是正牌子的世子妃……我要……我要见王爷!”

    楚嫣儿脸上闪过一丝嘲讽之色,淡淡地道:“这时候会说自己是世子妃了?不是想宁死不嫁的吗?想见王爷?好啊,嫁过来既是冲喜,我又怎么能不让你见到王爷?”

    姜婷玉一怔,楚嫣儿吩咐身边的人道:“把她揪起来,咱们这就去给王爷请安!”

    姜婷玉果然见到了澶州王,可是等真见到澶州王的时候,她只觉得自己仿佛掉进了一个冰窖,冷得都有点哆嗦。

    曾经威武霸气的澶州王,此刻直挺挺地躺在床上,脸上黑气密布,一双眼睛无神地看着天花板。

    连行尸走肉都算不上,行尸走肉好歹还会站着会走起来。

    而澶州王除了还在喘气,整个人和一具尸体已经没有什么区别。

    姜婷玉惊得浑身直打哆嗦,颤抖着道:“这……你们把王爷变成了这个样子?”

    楚嫣儿淡淡地道:“不是我们把王爷变成了这个样子,是王爷应该变成这个样子。若王爷没有这么‘病重’,你怎么能嫁到澶州王府上来冲喜?皇上那边又怎么能对澶州王府放下戒心?”

    姜婷玉的眼睛里瞬间充满了恐惧,朝堂上的事情她不过是似懂非懂,而此刻澶州王的样子,已经足够让她的心中只想着快点离开澶州王府。

    在她的眼里,这里甚至比阴曹地府更让她觉得恐惧,眼前的楚嫣儿虽然笑语盈盈,却让她觉得比戏文中唱到的那些厉鬼还可怕。

    好在她是新娘子,过几天还要回门的。

    姜婷玉心里已经打定了主意,只要能回到娘家,那是死都不会再来到这里的。只要能够让她逃掉,不管担个什么名声都可以,哪怕是一辈子嫁不出去都没关系。

    楚嫣儿忽然笑眯眯地对着她道:“你知不知道我为什么要带你来见王爷?”

    姜婷玉恐惧地摇了摇头,一点儿话都不敢说,生怕楚嫣儿看穿了自己想借着回门逃离澶州王府的心思。

    楚嫣儿叹了口气道:“怎么说,你现在也已经是澶州王府的儿媳妇,是世子妃,总该让你来送王爷最后一程的。”

    说着,楚嫣儿从旁边那个老妪手里接过了两片浸湿了桑皮纸,微笑着对姜婷玉道:

    “来,也别说你没进过孝,多少总得让你伺候一次王爷。这两张桑皮纸可拿仔细了,你去!把它们贴在王爷的口鼻之处。”

    “这……你这是谋杀王爷,我不……”姜婷玉恐惧地大叫着。

    楚嫣儿的脸色一下子沉了下来,她仅仅地盯着姜婷玉,面若寒霜地吐出了三个字:

    “给我打!”

    站在楚嫣儿身后的两个老妪走了过来,拳脚狠狠地落在了姜婷玉的身上,尤其是那些最容易觉得痛苦的部分。

    楚嫣儿慢慢地道:“给你一次伺候王爷的机会,你却不肯尽孝,这可不是做儿媳妇的样子。今儿就教教你什么叫做澶州王府的规矩,第一条,在府里,我说的事情,所有人都要照做!”

    “我宁死也不会听你的,你这是让我杀人!”

    “只要你不怕死,那就硬气着,终归我明日告诉太阴县主和姜大老爷,说你宁死不肯答应嫁给小世子,气死了王爷,还自尽跳井,也没有人会不信。”

    楚嫣儿自说自话,哈哈癫狂的笑了起来,“我会先把你扒个精光,毁了你的脸才扔下井,再抓上点儿蛇鼠给你做伴,恐怕捞上来,也面目全非、四肢无存,你觉得怎么样?”

    “不要打了,我贴!我贴!”

    姜婷玉从小身骄肉贵,更是只知任性放纵,哪里挨过这样的手段。

    外加楚嫣儿这一通恐吓,姜婷玉内心的恐惧已经让她彻底的精神崩溃,求饶了……

    楚嫣儿满脸嘲讽的喊了一声停,两个老妪这才停了手。

    姜婷玉早已哭花了脸,颤抖着接过那两片桑皮纸,到底还是贴在了澶州王的口鼻之处。

    “贴好点,贴细心点,若是我发现你贴的漏了气,说不定心情一不好,就会让你也像王爷这样只会喘气地躺着。”

    楚嫣儿冷冷地说着话,姜婷玉哭着,颤抖着,到底把那桑皮纸贴的严严实实,封在了澶州王的口鼻上。

    澶州王的眼睛骤然睁大,嘴巴居然有了蠕动,似是在拼尽全身最后一点力气,想吸进一点可怜的空气来。

    他的肌肉已经绷紧,甚至身体逆着腰部的关节向上绷起,把胸口高高地挺起,形成了一个非常古怪,让人光是看着都觉得非常别扭难受的姿势。

    可这最后的努力显然是徒劳的,澶州王拼命地向上挺着身子,但力气却似一点点的消失,终于扑的一声闷响,无力地摔落在他那张的五爪三龙床上,再也没有了动静。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