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1.第1011章 风头

    太后寿宴进展的十分顺利,夜微言以孝当先,在这一次寿宴上出足了风头。

    但太后的身体始终坚持不了太久的时间,再过片刻,便准备先回去休歇了。

    只是太后一直没有离去的原因也是徐若瑾。

    她的心里可还惦记着云贵人的事情,也在想着徐若瑾是否与梁霄商议妥当,她再开口送人。

    而正当这个时候,楚嫣儿突然起身,走到正殿的门口跪在地上,高高举起手中的杯,恭敬太后道:“嫣儿为太后祝寿,祝愿太后长寿无疆,岁岁平安,时时顺心,福寿绵长……嫣儿已没有资格再入内殿为太后庆寿,就在这里为太后磕头了!”

    她举着酒杯跪地磕了三个响头,随后一饮而尽,算是完成了一副悲壮的大礼。

    众人看到楚嫣儿这副模样,心中也乃五味陈杂。

    澶州王府的失败全部起因于夜微鸿的死,哪怕是澶州王,都因此受到了很严重的打击。

    如今想想夜微鸿这位纨绔二世祖的样子,人们似乎已经没什么印象了,只记得他的风流韵事和可笑可恨。

    但就是这么一个人,却牵动了一个王府的盛极而衰,只是一瞬间而已,霸气狂傲的澶州王一日苍老,精明聪颖、雷厉风行的世子妃成了寡妇。

    心中的唏嘘也不知这个结果对众人来说是喜是悲,只是看到楚嫣儿曾经荣耀万千的女子一身素淡的跪在正殿门外磕头敬酒,心中还是涌起了几分怜悯。

    可谁让她当初选择嫁入澶州王府呢?

    如若嫁给梁霄……人们下意识的朝向梁霄和徐若瑾望去,还真无法推测会是什么样的情形。

    因为他们忽然意识到,如今的楚嫣儿与瑜郡主,是无法相提并论的。

    因为对瑜郡主,他们也不知该如何用匮乏的言辞去评价经历如此丰富的一个女人了!

    太后倒没有想这么多,而是看着仍旧跪在地上的楚嫣儿,抬了抬手,“什么资格不资格的,进来说话吧,哀家也很久没有看到你了。”

    “多谢太后垂眸,谢太后恩典!”

    楚嫣儿收敛心底涌起的那一丝庆幸,换上一副委委屈屈、惹人忧怜的表情,款款绰绰,向着太后走去。

    她对太后的脾气了如指掌,知道自己刚刚那句话,太后无论从情分、还是从场合,都会召她过去说两句话,哪怕是寒暄两句,她也是得到了这个机会。

    只要给她机会,她就能够扭转自己的局势!

    王妃已死在家中,她若仍想代替王妃的位子为澶州王府出头,就只能靠这一次的表现了!

    徐若瑾并没有在意楚嫣儿做什么,可却有许多目光朝她望过来,反而让徐若瑾觉得异常尴尬。

    为何这些人总要将自己与楚嫣儿联系在一起?

    她是她、自己是自己,有什么关联么?

    转头看向了梁霄一眼,徐若瑾单挑着眉毛,露出几许不悦,那绷紧的小脸让梁霄看在眼里觉得异常可爱,伸手捏了她的小脸一把,一个字不说,继续喝起了酒。

    徐若瑾揉了揉自己的脸颊,只觉得这事儿实在吃亏。

    明明是他惹出来的事情,怎么还掐自己的脸?简直没道理!

    只是这时候人多眼杂,她也没法子与梁霄纠结此事,只能偷偷的把手伸了桌下,朝着他的大腿狠狠的拧了一把!

    只是……这一把没拧动,因为梁霄身上的肉实在太结实,抬头就看到他挑衅的笑,徐若瑾很生气,后果,貌似也没那么严重。

    楚嫣儿亭亭款款的走到太后的面前,依旧规规矩矩的跪在地上,眼波流转,身上的素淡装扮配上晶莹水润的眼睛,格外惹人怜悯。

    太后的脸色微有缓和,打量她半晌,轻声道:“起来吧,别动不动就跪着,寻常你到哀家这里来,也没那么多的规矩。”

    楚嫣儿并没有立即起身,仍旧规规矩矩行礼谢恩,才起身站去一旁,回话道:“看到您如今身体安康,嫣儿也觉得十分开心,能来沾一沾太后的福气,着实是嫣儿的荣幸了!”

    太后笑着道:“王爷的身子如何?哀家倒是挺惦记他。”

    “王爷……”楚嫣儿拖长了声音,略有欲言又止,“身体还可以,心情并不太好。”

    太后了然的点了点头,“也是,丧子之痛接连承受两次,纵使再强大的内心也撑不住的,那是心口的肉。”

    楚嫣儿抿了抿嘴,轻咬着嘴唇不知该说不该说……

    太后并没有对她摆出的这一副态势问什么话,对楚嫣儿的小伎俩,她实在看得太多,有些累了。

    之前看在眼中,得过且过的包容了,可如今自己的身子骨和精力无心理睬她们的自以为是。

    见太后就此无话,没有继续问下去,楚嫣儿很快便意识到自己的失误,还未等开口,太后便召了董公公,“哀家有些累了,去告诉皇上一声,哀家先去歇了。”

    董公公笑着问道:“是否让皇上过来陪陪您?”

    “不了,不必陪伴哀家。”太后拒绝了夜微言的到来,也是不想为此再拖延时间。

    她的心里还惦记着云贵人,夜微言来到此地,反倒并不合适了。

    董公公立即领命前去办事,楚嫣儿见太后要走,当即上前两步凑在太后的身边道:“太后,还有件事,嫣儿觉得应该告诉给您,可能场合并不合适,但您应该知道。”

    太后看着她,并未开口问,眼眸中的淡漠更凸显着她对任何事都漠不关心的态度。

    楚嫣儿也顾不得时机是否恰当,更顾不得说出来是什么后果,直接了当的道:“您应该诧异今日为何王妃没有来为您贺寿,而是嫣儿陪着小世子一同出现吧?”

    “按说这等场合嫣儿是不该出现的,可这一次嫣儿却不得不来,因为……”

    楚嫣儿楚楚可怜的看着太后道:“王妃昨晚过世了!”

    太后的眼眸中划过一丝惊愕,惊愕过后突然捂住自己的胸口,她颇有几分透不过气,这种感觉实在太憋闷,眼前突然的模糊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