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0.第750章 远方

    方妈妈雷厉风行,干脆果断,让其余还有争论一番心思的人立即闭上了嘴。

    而这个率先挑衅的婆子则是第一个倒霉的,惊慌之余想要认错都已经没了机会,支支吾吾半天说不出一个字,反而让方妈妈更是鄙夷不屑,梁一来了便直接拎走,不容她在这里多一句废话。

    杀一儆百,有了对这个婆子的处置之后,其余人都乖乖的领命做事,没有人再多说什么废话。

    杨桃带着众人去了后罩房,分发衣物备品,明日起就开始做工办事。

    留在郡主府中的一共是十二位,看到分发的物件儿都是崭新整洁,衣物的用料也甚是讲究,鞋袜一共发了四套,还有是一些粗用的料子饰物,若是想自己手工做点儿什么小物件,尽可以随便去拿,每次给一个铜子儿意思下就可以。

    这等待遇在外府来说是没有的,留下的丫鬟婆子们自当很是高兴。

    二等丫鬟婆子是两个人用一间房,粗使丫鬟婆子是四个人用一间房。

    杨桃和红杏二人是一等的份例,杨桃如今是掌管郡主府内所有人的衣装用度,生活杂品,在留下的人中又选了一个做自己的帮手。

    红杏是管着郡主府内院和外院的沟通,以及郡主院子的繁琐杂事,看似清闲,其实格外忙碌。

    她则选了那个刚刚从宫中出来的宫女做了帮手,而被红杏刚刚救醒的婆子,也被留在了郡主院中做一些杂事。

    其余的人方妈妈自有分派,只是那与红杏顶过嘴的丫鬟也被留下,而且还是在郡主的正院管洒扫,让红杏颇有惊诧和不乐意。

    但这毕竟是方妈妈的吩咐,红杏也只能就此接受了。

    事情大概有了一个章法,而其余的人都被梁一和梁三送回了各个府邸,临去时还不忘送上一瓮酒,算是郡主的答谢。

    回来时,自当是带来各府主子的歉意,都说过些时日再来向郡主请罪。

    事情就此告一段落,只是梁霄下晌还没有回来。

    徐若瑾期盼的那一颗心逐渐的有些失落,可失落过后更有着一份浓浓的担忧。

    在京都是容不得人有一天安稳和清闲,可别是出了什么大事……

    终归闲着也是闲着,等待梁霄回家的功夫,徐若瑾便去了小书房,铺好纸张,提笔研墨,准备为梁芳茹回上一封信。

    之前梁芳茹来过信,可自己因为忙碌一直没有回复,也是不知该怎么回才对。

    是报喜不报忧?还是与三姐姐好生吐槽一番在京都的艰难险阻?

    关键是她嫁的乃是夜微澜,对待这个人,徐若瑾始终心有顾忌,没能洒脱……

    斟酌半晌,隽秀的小字落在干净的纸上。

    而此时此刻,夜微澜也收到从京都报来的消息。

    一条接着一条,从徐若瑾被纳入皇族名册被百官抵制,直到她被赐予皇族之姓,授予一品诰命夫人的官衔,还有澶州王让梁忠闹事,闯入郡主府,被徐若瑾捆了树上……

    徐若瑾在朝堂之上,被众臣攻击,得太后懿旨的庇护,又脱离了这一次惊险。

    事情虽是这样记录下来,但是夜微澜却并不这样看。

    太后对徐若瑾的庇护,来自于皇上皇位的不稳定,而之所以太后会亲自出面,想必是夜微言在心中对梁霄没有百分之百的信任,太后也觉得此事棘手,出面压制众臣,稳固住夜微言刚刚取得的话语权。

    而且,徐若瑾的身份,毕竟是朝霞公主的女儿,这一点上,夜微言必定心有顾忌。

    还有六王爷大吵大闹,斥超霞公主乃一毒妇……

    夜微澜仔细思忖,与王公公道,“这件事情可有意思了,看来还有很多当年的隐秘,是我等不知道的呢!”

    王公公听说徐若瑾把梁忠捆了树上,满脸的不屑,“也只有那个女人才能做出这等事来,毫无规矩,成何体统,简直就是笑话,咱家最是瞧不得她那一副趾高气扬,理所当然的模样!”

    “好歹徐若瑾也是皇族之人,梁忠硬闯郡主府,捆了树上,责贬为平民已经是宽恕了他,换成是我,凌迟了他都不为过。”

    夜微澜对皇族血脉看得贵重无比,无论那人是谁,只要是被外人欺辱,他都会庇护。

    而后再看此皇族之人是仇敌,还是帮手……

    在他心中,这是理所当然的两件事,分得格外清楚。

    王公公向来对世子的这一份心思表示不能理解,可是他毕竟是奴,那是主,不能理解又怎样?只是他却不认为与郡主会成为世子的帮手。

    “去把曹嬷嬷请来,问一问关于六王爷的事。”

    夜微澜对此格外好奇,“本不想留着这个老婆子了,看来还得留她一阵子,也许事情另有转机,我这过河拆桥的毛病,也是要改一改了。”

    徐若瑾此时已经写完了给梁芳茹的回信。

    只是梁霄此时还没有回来?这不得不让徐若瑾更为担忧了。

    派人去把梁一喊了过来,徐若瑾忍不住打听着,“今儿四爷走了,你没跟着去?是什么事情让他走得这般匆忙?”

    “四爷说了,不让告诉您。”

    梁一的嘴闭的严严实实,“您也别为难属下,等四爷回来了,您自个儿问他吧!”

    “若是想等他回来再问,还用把你喊过来嘛?”徐若瑾满脸的不悦,“有什么事儿是要这么偷偷摸摸的,还不让告诉我?”她的好奇心更重了。

    梁一苦着脸,双手抱拳连连乞求,“您别难为属下了,是四爷真的不让说!”

    “算了,就不该指望着你们!”徐若瑾撇嘴的瞪着他,“都一心偏坦着他,就不知是护着我?没良心,都没良心。”

    “郡主哟,您这不是要属下的命?四爷张口乃是军令,军令如山倒,属下不敢不从。”

    梁一说此话时甚是认真郑重,徐若瑾也不再为难他,“行了行了,只是这个家伙到底干什么去了?明明说好是要带我出去的,一转眼就没了,还是靠不住!”

    徐若瑾在那里径自的嘀嘀咕咕,梁一已经蹑手蹑脚的离开了正屋,悄悄的逃了!

    对他来说,女人的絮叨实在难以忍受,也是这么多年他单身一个人习惯了!

    而且在他的心里,始终认为女人就应该在家中相夫教子,端茶送水,伺候男人洗脚洗澡的……

    至于郡主这么火辣强势的,实在是例外,反正他是肯定不娶。

    正是往外逃的功夫,梁霄从外进门回来,看到梁一的这副模样,吼着道:“你这是往哪儿跑?惹着爷媳妇儿了?快进去等着赔罪!”

    梁一整个人似炸了毛,仿若一个被绷过的二踢脚!

    “爷,还不都是因为您!”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