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8.第628章 麻烦

    又是自己那位大嫂……

    徐若瑾听了白芷的回答,忍不住无奈的摇头。

    亦或许是心有成见,亦或许是就想远离,听说是陈氏有意让自己去吃晚饭,徐若瑾反而不想去了。

    尽管她的确有些饿。

    “你回去和夫人说,就说来见我时,我已经躺了榻上眯着了,方妈妈没让你喊醒我,就请夫人和两位奶奶先用吧。”

    徐若瑾如此吩咐,白芷又重新的复述一遍,才离开“若霄轩”去回话。

    方妈妈见徐若瑾的眉头又蹙紧,走到她的身边安抚道:“人各有心,四奶奶不能掌控别人,但可安慰自己,犯不上只因为一个举动就心生不悦,往后啊,这等事多着呢。”

    “妈妈说的是,终归我也是累了,的确不想再折腾到那个院子里吃饭,那么多人盯着,我吃的也不痛快!”

    徐若瑾朝着门口喊惠娘,“给我多做一碗面就行了,放点儿酸辣的,我今儿觉得嘴里发苦。”

    方妈妈笑道:“是嘴苦?老奴看这是相思苦……”

    “我才没想那个家伙!”徐若瑾小脸立即羞红,可在方妈妈面前,她也不需要有什么遮掩,更没必要遮掩,“也不知我给的信他收到没有。”

    “真的想他了。”

    徐若瑾抿了下嘴,“真的很想他。”

    “四爷也一定是想你的。”方妈妈的慈笑,让徐若瑾心中很是温暖,“他不想我也可以,只要他安安稳稳的回来,就什么都足够了!”

    想到他或许是受了伤,徐若瑾满心挂念,“沐阮,你可一定要帮我照顾好他的身体,不然回来有你好看!”

    “阿嚏!”

    沐阮好端端的,突然打了一个喷嚏,正是在梁霄召集所有将领商讨下一步计划的关键时分。

    所有人齐刷刷的看向角落中正捶着药的他,除却无奈的笑笑,便是满心的同情。

    原本不看好这一个小大夫跟着大军出征,如今看来,他的作用可着实不小,不单医术惊人,偶尔还能被梁霄将军压榨出点儿离奇神药。

    说是神药,这是为了平衡沐大夫的医者之心。

    其实就是毒。

    若不是上一次有这等东西在,他们攻克七离国主所居之地,恐怕更不容易。

    梁霄瞄向沐阮,沐阮揉揉发酸发痒的鼻子,翻了一个大白眼,“一定是小师妹在骂我!”

    “骂的对。”梁霄如此评价,看向众人道:“我们继续。”

    沐阮没有打扰正事的觉悟,当即撂下药杵,声音高了八度道:“凭什么骂我就对?讲不讲道理了,我劳苦功高不表扬几句就算了,这回去以后,小师妹……指不定怎么……不乐意呢!”

    他不愿说挨徐若瑾的训斥,因为每一次想到这等场景就会浑身发寒。

    虽然他是师哥,但不知为何,在徐若瑾的面前总是心虚半截,拿不起当师哥的架子来。

    梁霄冷峻的面庞浮上一丝温柔的憧憬,“若是能见到她,莫说骂我,就是打我,我都乐意。”

    “嘶!”

    所有人不由得瞪眼看向他!

    这……这是梁霄将军说出的话?

    天啊!

    这怎么可能?

    难道,梁霄将军还有这种特殊的癖好?

    这也不是没有可能,男人么,谁没有一点不为外人所知的喜好呢?

    奇葩人总有奇葩的爱好,如此看来,梁霄将军也正常了一些。

    呃,为什么会觉得这样才正常?那是因为他之前太不正常了,比梁大将军更为冷酷霸气,征战杀人从来都是冲在最前面,哪个主将是这么做的?

    只有他!

    只有他梁霄!

    梁鸿在一旁一直没说话,也不觉得梁霄是不是有那特殊的癖好。

    他只想消除梁辉带给梁家的耻辱!

    战功,才是他最想要的,其他的事,与他无关!

    会议在插曲之后继续进行……

    明月高悬,天色已黯淡下来,借着清冷的月色隐约能看到一点云朵的影子。

    这个夜晚的景色并不太美,同样不美的,还有人心。

    “这个梁霄,他不是之前已经受伤了吗?不是已经成了个废人了吗?怎么还能统兵打仗,而且……而且还拿下了七离国主的首级?”

    澶州王在书房内气的来会踱步,狂躁怒吼,“你们都是废物,废物!”

    “没想到他会突然出现在七离边境,得知消息之后便立即派人追杀,但……还是被他逃了。”

    “我不管!”

    澶州王拂袖怒斥,“梁家不能复起,绝对不能!必须要让梁家再出问题,我们军中的人呢?还用之前让梁辉折掉的法子,继续用在梁霄的身上!”

    “王爷,梁霄……我们的人已经被梁霄全部拔掉,没留活口。”

    “******!”

    澶州王忍不住怒骂起来,“梁霄出不了事,那就让梁家出事!”他看向一旁没有说话的楚嫣儿,“你有什么法子?快点儿说。”

    楚嫣儿端坐此处面无表情,“听说梁大将军回到梁家之后,根本不见外人,依我推测,他的身子骨恐怕撑不了多久。”

    “继续说。”澶州王道。

    “但梁大将军没有请任何的大夫入梁家门,想必为他调理身体的,还是那个徐若瑾。”

    楚嫣儿想到徐若瑾,脸上涌起一抹复杂的神情,“若想梁家出事,也只能在这上面动一动手脚了。”

    澶州王没有继续问下去,“这件事就交给你,身边的人你想用谁随意调配,办成之后,本王有赏!”

    楚嫣儿立即起身行礼,喃喃自语,“我想要的,就是徐若瑾的命,她活一天,我就难受一天,这是我的心魔,她必须死!”

    徐若瑾此时正在大快朵颐的吃着惠娘煮的面。

    本已是放了酸辣的调味料,可徐若瑾却觉得不够,让惠娘煮第二碗的时候,多加了一倍。

    方妈妈不由对她的状况觉得奇怪。

    喊来了春草,方妈妈问道:“四奶奶的小日子是什么时候?”

    春草仔细的想了想,掰着手指头算算,随即瞪了眼睛,“好像……好像上个月没来?”

    “四奶奶不会是?但四奶奶的小日子向来是不准确,奴婢就没多心。”春草的脸上又惊又喜,却又不敢当即说出猜测的结果!

    方妈妈看了看徐若瑾,“这的确是个喜事,但在这个时候,也是个麻烦事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