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3.第623章 考验

    徐若瑾出了二房的院门便是一个大大喷嚏!

    揉了揉小鼻子,她抬头望望仍在飘雪的天空,想了想那就是不会说话的花氏,其实花氏长的不错,但加上那一张臭嘴巴,着实让她逊色不少。

    二爷倒是也够苦的……

    天天守着这么一位貌美如花的怨妇,日子也过的舒坦不了。

    摸摸自己的肚子,徐若瑾径自纳闷,怎么又饿了呢?

    忙碌了一整日,下晌时分,在“福雅苑”中摆了三桌席面,主子们一席,另外两张是赏给跟随陈氏和花氏身边的丫鬟婆子们的。

    虽然只有四位主子,但却是两房人口,这无论是在梁夫人眼中还是在下人们眼里都不是小事。

    只有徐若瑾觉得自己除却累的犯困之外,并没觉出太大的不同。

    梁夫人喊来忠叔,让他去请梁大将军露个面,“……难得的三房人凑了一起吃顿饭,男人们都不在,他这位一家之主好歹露个脸儿?小孙子们还等着给他磕头呢。”

    话语说的含蓄,忠叔却没应下,苍老的声音透出几许漠然,“老爷刚刚已经吩咐了,让老奴带着子瑜,子睿少爷,梅兰小姐去磕个头,其他人就不见了。”

    梁夫人怔住,余光看了看身旁正为自己倒水的陈氏。

    陈氏装作若无其事,花氏抿了抿嘴,把脱口欲出的话憋了回去,只为子睿和梅兰二人整理下衣襟,便让婆子们领着到忠叔身旁。

    徐若瑾对此没什么顾忌,她现在急需动筷吃饭,一桌席好饭好菜,再不吃可都该凉了……她咽了咽口水。

    “四奶奶,老爷说了,让您用过饭后再为他熬药送去就好,不必着急。”

    忠叔突然补了这么一句,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徐若瑾。

    徐若瑾怔愣一下,连忙点头,“稍后我还是先准备出来,不会把父亲用药的时辰耽误的,请您放心。”

    忠叔领了话便准备带着小主子们去见老爷。

    陈氏突然兴起的插话,“母亲,雪太大,院子里不见得清扫的干净,不如我抱着子瑜去给父亲磕个头?”她在竭力争取,让下人们认可她大奶奶的身份。

    梁夫人本欲拒绝,可思忖后看向了忠叔。

    花氏也仅仅的盯着,只要忠叔点头,她也可以领着孩子们去,凭什么只有大嫂可以?

    忠叔看了看陈氏,当即摇头,“大奶奶,老爷让老奴传话给您,往后您在此地伺候好夫人便罢,院外……您就不用去了。”转身看向正朝着他伸手的子瑜少爷,忠叔慈爱的躬身抱起,“老奴当初是抱过大爷的,想必也有资格抱一下小少爷。”

    “夫人和各位奶奶慢用,老奴先告退。”

    忠叔沙哑缓慢的声音如同尖刀,狠狠的刺痛了陈氏的心窝深处!

    好似一根肉眼看不到的锐刺,扎的她不流一滴血,但却痛不欲生。

    花氏转身吐了吐舌头便立即坐下等候梁夫人举筷子,陈氏讪讪的坐在一旁也不说话。

    梁夫人叹了口气,原本的好兴致都因忠叔这一句话搅和的丁点儿无存。

    但看着满桌子饭菜她又不得不继续……

    “开饭!”

    举起筷子,梁夫人狠狠的戳了面朝她的那一叠清蒸桂鱼。

    徐若瑾立即端碗开始吃,似乎眼前的那一碟老醋黄瓜都无比美味香甜。

    她真的是太饿了!

    孩子们为梁大将军磕头归来,继续用饭,梁夫人也没什么兴致,撂了筷子,其他人也不敢再肆无忌惮的吃。

    徐若瑾刚刚猛吃一通,这会儿也已经饱了,见婆婆还没有放人离去的意思,她则率先起身,“……我先去为公公熬药。”

    “去吧,熬好送去也就不用回了,累了就早些回去歇着,明儿还有明儿的事呢。”

    梁夫人点了头,徐若瑾也没寒暄客套,福身应下便转身就走。

    陈氏抿了下嘴唇,笑道:“四弟妹是个伶俐人儿,做事情这般干脆利落,倒是难得了。”

    貌似夸奖,其实是责贬。

    这话就要看入了谁的耳朵,着了谁的烦。

    花氏撇撇嘴,“风风火火的,她在身边,让我嚼一口年糕都急的慌。”

    梁夫人扫了二人一眼没说话,陈氏也知婆婆有些不高兴,便不再多嘴。

    可她不开口,花氏却有些不依不饶了,“父亲调理身体怎么也不找寻个好大夫?四弟妹酿酒的手艺我虽没尝过,但所有人都夸奖的不得了,可这开方子治病,她懂么?可别给父亲喝出什么不对劲儿来。”

    “呸呸呸!”

    梁夫人立即朝着一旁啐三下,“后一句给我咽回去,由不得你信口胡诌!”

    “我……”花氏提了一口气,也有些胆子发虚,“母亲别怪罪,您知道我这张嘴。”

    “知道归知道,但你在这个家里过日子,就立刻给我踏踏实实的改了!”

    梁夫人心里这股火也算有了发泄的途径,“若是再让我听到一句半句,我就撵你回了那边境之地照顾梁鸿去!”

    花氏闷头不吭声,其实她巴不得不回来,在梁鸿身边,可自由得多了……

    陈氏看看梁夫人没有再插嘴。

    她是了解婆婆的,花氏的话虽不中听,但已经入了梁夫人的心窝子里。

    想必婆婆也开始怀疑这徐若瑾能不能把老爷子的病治好吧?

    在这上面,要不要做点儿文章呢?

    徐若瑾可没心思去想这么多弯弯绕,回到“若霄轩”便闷头熬药,亲自送去了外书房,只想等梁大将军用过后,她便快些回去睡了。

    困!

    困的她都有些睁不开眼睛了!

    “咳咳咳!”

    梁大将军突然咳嗽起来,徐若瑾一个激灵,立即瞪大眼睛的冲过去,二话不说,抬起梁大将军的手腕便把脉。

    不等她探出一二,梁大将军则甩了胳膊,“没事,回吧。”

    “嗯?”徐若瑾看着他,“还是容我再看看,我怀疑是不是药效不够。”

    忠叔也没想到四奶奶速度这么快,连忙插话道:“四奶奶,是老爷喝药呛着了。”

    “呛着了?您倒是慢点儿喝啊!”徐若瑾长长的叹了一口气,梁大将军猛然瞪眼,她才意识到自己这话说的有些不够规矩。

    “听说梁霄给你的信里还写了其他的东西。”

    梁大将军的目光直视徐若瑾,有几分逼迫,“都写了什么?说!”

    徐若瑾豁然心底一紧!

    这事儿公公是怎么知道的?难道……是梁五说的?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