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7.第377章 懦夫

    梁霄当初让徐若瑾送姜家最烈的酒,要灌倒他不想见更不想说话的人,还真不是玩笑。

    如今梁家复起,之前鄙夷如今吹捧巴结的人自当不少。

    梁霄一句话不说,吩咐顺哥儿在桌上倒了三十三盅酒,瞧不顺眼的,他便自饮一盅,再指指桌上的酒盅,示意来人先喝了再说。

    原本就是来讨好的,再得梁霄赏酒,岂能不乐?

    于是端起酒盅一饮而尽,僵直,脸色变紫,瞪大眼睛,倒……

    四个流程经历完毕,便由下人们抬去休息。

    一个两个倒也罢了,可如今已有七八个被如此灌倒的,梁霄却安然无事,姜家人的脸也抽搐成了紫茄子了!

    总不能梁霄瞧不上谁,就把谁撂倒吧?那稍后老爷子的酒宴上,还不成了空席了?姜家三老爷知道这事儿直接跟梁霄说没用,便去找了姜老太爷。

    姜老太爷本就在看着梁霄耍浑乐呵着,听了儿子的回禀,毫不在意,“谁让你们给严家人送了请柬?他没把老头子我灌醉就不错了!”

    “父亲,可总得有个度啊!”

    姜中宏对此也甚是挠头,他实在是低估了梁霄的报复心理,也低估了他对严家人的不满程度。

    “梁霄我说不动,我也不想说,这酒不是他媳妇儿送来的吗?找她媳妇儿要醒酒的法子吧!”

    老太爷虽说着话,看到梁霄又灌倒一个,咧着大嘴嘿嘿的乐,“这小子,最像梁大将军了!对了,让丫鬟们赶紧再多收拾出几个能容人休歇的屋子来,别灌的没地儿躺,那咱就丢人了!”

    姜中宏没了法子,只能按照老爷子的吩咐去做,更是吩咐丫鬟去请徐若瑾。

    徐若瑾这一路上听小丫鬟说着梁霄干出的事,不知是喜是忧,也不知他是不是也喝醉了,别真闹出点儿什么事才好!

    心里惦记着,徐若瑾只求能快点儿赶到,心里也在琢磨着用什么法子熬醒酒汤效果最好。

    婆子们抬着轿辇恨不得跑,徐若瑾很快便到了前院,就看到梁霄桌案上排成一溜儿的酒盅,还有远远躲着他的人。

    只有姜必武与他同席而坐,梁霄的脸上倒是一片悠然自得,耳无庞杂之声的清净,除却呼吸之中有淡淡的酒香之外,根本看不出他有丁点儿醉意。

    徐若瑾心里“咯噔”一下,下了轿辇先去给姜老太爷请安拜寿,也琢磨着是否要说点儿什么圆个场。

    姜老太爷性子耿直,看到徐若瑾一脸愧疚的要请安,直接摆手道:“先开了醒酒方子再说话,不然姜家的客房都要歇不下了!”

    徐若瑾立即讪笑着应下,也不多废话,立即去旁边提笔开始写。

    陈皮,檀香,葛花,人参,白豆蔻仁,陈皮盐炒,其他药材打成碎末,用水调合直接服下。

    这是一剂很快的醒酒法子,只是有一点不太好,难吃!

    可这等场合要求的就是速度,都醉成那副模样了,还管什么好吃难吃的?醒了才是最主要的!

    徐若瑾很快的把法子教给了丫鬟们,更是让红杏和烟玉去帮忙。

    她撂下笔后净了手,才来给姜老太爷请安赔罪。

    “按说早就该连带着醒酒的方子一起给您送来的,这是我的疏忽了,还望老太爷您别怪罪!”

    徐若瑾正了正衣襟,为姜老太爷行一大礼,“晚辈也借这个机会先为您祝寿了,望您年年欣喜,****欣喜,福寿安康,长命百岁!”

    姜老太爷捋着胡子笑,“倒是个嘴巴甜的,知道老头子我不求活的长久,只求活的快活。”

    “不过,你倒是个护短的,只说没送了醒酒方子,却不说你男人跑来搅和我的寿宴?把宾客都给灌趴下了?嗯?”

    说至最后一个字,姜老太爷不由横挑了眉,对徐若瑾露出几分不满!

    终归也是经历沙场之人,姜老太爷的凶煞之气一身,若换成旁的人定会害怕。

    徐若瑾心底也涌起一丝惊惧,只是微微的一刹那,便从心中消散。

    “胳膊肘自当不能朝外拐啊!何况,怎么能怪罪我们四爷?我们四爷也是敬了酒喝下肚的,酒量不如我们爷,我也没有办法不是?”

    “何况,我不认为这是有错,瞧不惯的还在身边叨叨不停,听了怎能不烦?没得因为这些从不认识的人扰了我们爷的清净,给我们四爷心里添堵,那才是不对的。”

    徐若瑾说完,姜老太爷瞪大眼睛,“搅和了我的寿宴就对了?”

    “这不是给您赔罪来了吗?当初就该连醒酒汤一并送来的,也免得您府上的丫鬟们再现准备,都是我的疏忽,是晚辈心意没想到,该罚!”

    徐若瑾摊了手,笑眯眯的道:“我也只会酿个酒,要不然……您说最喜欢哪种口味的酒酿,我都酿好了给您送来,分文不收!”

    姜老太爷听后哈哈大笑,指着徐若瑾看向了姜中宏,“看到没有?怪不得和梁霄能凑成一家人,胡搅蛮缠,毫不讲理,却还能逗的你笑个不停,这个丫头,有趣,实在有趣!”

    “只要您开心,我这颗心就放了肚子里去了!”

    徐若瑾说着,便看烟玉与红杏朝这边走来,“已经办妥了?”

    “丫鬟们已经为各位醉酒的爷去送药了,奴婢们便回来了,另外也给四爷拿回来些,四奶奶您要不要送过去?”

    烟玉把一小碗药递了过来,徐若瑾给红杏使了眼色,红杏接了过去。

    “咱们四爷用不上这个醒酒药,他根本就没醉。”

    “啊?没醉?”烟玉感觉出四奶奶是信不过自己,否则怎么会让红杏把药拿了过去?

    徐若瑾倒无暇理睬烟玉的小心思,眼中只看着梁霄,口中喃喃道:“他没醉,他想醉,我也想看到他醉酒是什么样子,可惜从未见过!”

    烟玉眨了眨眼不再说话,只盯盯的看向四爷。

    梁霄此时也喝起了兴致,见没有人再来与他对饮,不由得兴致大消,自己举起了酒瓮再倒满二十盅。

    “自斟自饮自其乐,美酒美味美人香。”说着话,梁霄举起一盅一饮而尽,畅快的抹了抹嘴,“我媳妇儿都送上了醒酒药了,还没人敢来与我拼酒吗?”

    他目光扫视众人,透过层层围挡,看到了远处的严景松和严弘文二人。

    梁霄目光直视严景松,满是挑衅之意,因为严景松的目光在紧紧的看向徐若瑾!

    “武人,粗莽。”

    梁霄声音犀利,“这是多年前严大人于朝堂之上评价我父亲的话,而今天,我要说文人,懦夫!严大人您觉得这评价贴切吗?”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