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8.第368章 有我

    徐若瑾不知梁霄对那一箱礼是如何处理的,梁霄回到“若霄轩”也没有说。

    二人就似寻常那般嬉闹几句吃了饭,徐若瑾便拽着梁霄去泡酒浴。

    而曹嬷嬷则听着来人按照梁霄的吩咐,表述着这一箱礼的来历:

    “那位严公子特意送一箱京都带来的点心果子还有把玩的物件,四奶奶不肯收,四爷便吩咐奴才送来孝敬您,您照料三小姐多日,着实辛苦,还望嬷嬷笑纳。”

    来人乃是忠叔身边跑腿儿的杨正,论起亲来,还是顺哥儿的表舅父。

    曹嬷嬷仍似寻常那般平淡,走到箱子跟前打开看了下,“四爷这番美意,我便不好拒绝了,瑞发祥的点心京都格外有名,西宫的娘娘最喜好这一口,时常就会让师傅进宫献食美味。只是……好似那位严公子也来了不少时日,这么久还没变了味儿,可见严家的确是有存物的良方,倒是引起我的好奇心了。”

    曹嬷嬷话中有话,杨正也听了明白,牢牢记在心中,脸上却格外随意的笑,“各家都有各家的把戏,谁知道是怎么存的,只可惜咱与那严家不合,不然一定前去问一问法子,告诉给嬷嬷您了。”

    “替我好生谢谢四爷。”曹嬷嬷不再多说,朝着外面福了福身。

    杨正侧身过后,又为曹嬷嬷行了礼。

    二人看似说着闲话,其中含义心中都懂。

    废话不说,杨正前去找梁霄回话,曹嬷嬷便把物件一一拿出,喊来梁芳茹一同品尝。

    梁芳茹自当也许久没有吃上瑞发祥的点心,咬在嘴里,甜在心里,絮絮叨叨回忆在京都的日子。

    曹嬷嬷听在耳中,没有回话,只是拿起一块桂花糕咬了一口,抿抿嘴咽下去,端详半晌,似自言自语道:

    “桂花糕最多能存上七日就会变味道,这一块还未出五日……当初在那里,不知吃过多少次,今儿却说不出滋味儿了。”

    ……

    杨正赶到“若霄轩”,梁霄刚泡完了酒浴出来。

    身上散发的药香酒气,让杨正忍不住露出惊诧之色,但他心知不能多嘴,索性压根儿不问,只把曹嬷嬷的话一字不差的回给了梁霄。

    梁霄听在耳中,微微点头,“明儿问问三姐姐身边伺候的丫鬟,曹嬷嬷选了哪些点心吃用过。”

    杨正立即领命,梁霄便让他离去。

    徐若瑾端了一碗汤来发在桌案之上,刚刚杨正的话她隐约也听进耳朵里,不由问道:“你把严弘文的礼送去给曹嬷嬷了?”

    “都是些吃食,而且是京都送来的,岂不是正合她的口味?三姐也喜欢。”

    梁霄的回答似随意,徐若瑾愣下,却捕捉到敏感之处,“京都送来的?难不成他跑到中林县来,还得京都伺候着送吃送喝?怎么就那么难伺候呢?嫌这里不好,倒是赶紧回京都啊!”

    徐若瑾唠叨着,感觉到梁霄脸色不对,“是不是有其他的事?之前没觉得严弘文是这么挑剔的人。”

    梁霄握着她的小手,“怎么娶了这么聪明的女人呢?”

    他的逗弄,让徐若瑾扭捏着甩开他的手,“说正事。”

    梁霄没有直接回答她的问题,而是反问:“严弘文为什么来?”

    “天知道!”

    徐若瑾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上天,“说是姜老太爷过寿,所以没走?”

    “姜家向来与严家毫无瓜葛,一文一武,何况,严家向来门槛儿和眼界极高。”

    梁霄的答案让徐若瑾也觉得有些不对劲儿。

    严弘文的确是眼界极高,性子特傲,姜家纵使子弟遍地,可姜家未出过太高官职的人,严弘文犯不上巴结他们,那他为何留在这里?

    为了涪陵王世子与芳茹的大婚?

    也不对……因为即便为了大婚,也还需要些时日,严弘文犯不上赖在此地不走。

    而且还是从景延县直接赶了过来。

    一个念头从心底蹿起,徐若瑾只觉得心里发凉,眼神也凝重起来,直盯盯的看着梁霄!

    “是……他不会是……大哥的孩子可在后日就到中林县了……”

    徐若瑾的声音极轻,轻似蚊吟,连她自己都听不太清楚,梁霄却一丝不差,全部落入耳中。

    拍拍她的小手,他示意她猜对了。

    徐若瑾攥紧了拳头提口气,想要斥骂,却还觉得没多大用处。

    严弘文又不在自己面前,骂他,他也听不见,更不会少块肉,还不如想想该怎么办。

    “你想好法子了吗?”

    徐若瑾问向最关键之处,梁霄摇了摇头,“没有。”

    “他还真是个绿头苍蝇,招人烦!”

    谩骂一句,徐若瑾开始动起了脑筋。

    这件事无论如何都不能被严弘文拿捏住……其实严弘文对她并未做过什么极恶的事,可徐若瑾发自内心的想要与他划清距离。

    特别是当他那一双贼眼瞄上了梁家的孩子,她心底有一种莫名的抗拒,格外强烈。

    她无法分辨到底是理智判定,还是心底那一层朦胧的血缘关系的抵制。

    但她知道,严弘文若得到了梁辉的孩子,无论他怎样做,对梁家都是致命的打击!

    梁家出征,迫在眉睫;

    梁家起复,就在战胜的那一刻;

    可若梁家的长房长子落在他人手中,那战胜又有何用?起复又有何用?

    那是最大的威胁,天大的威胁!

    看到她这般用心的去想法子,梁霄没有去打断她的思绪。

    她越是深思越觉得害怕,而他却格外轻松的看着她。

    他喜欢看她思考时的古灵精怪,也喜欢看她咬着红润的嘴唇去想些坏点子用在坏人身上。

    他不知如何评价自己的审美,终归就是她,无论她在做什么,他看在眼中都格外舒服。

    “用我帮忙吗?”徐若瑾有心帮他分担。

    梁霄摇摇头,“严家不止一个人。”

    梁霄看着她,“严景松也到了,或许,他的目的在你这里。”

    徐若瑾心里一沉,却不甘于退让,“无论他是谁,我都毫不畏惧,因为我是梁家的人。”

    梁霄把她揽入怀中,“既然是梁家的人,那就听我的安排,后日好生的陪伴母亲,其余的事都由我来做。”

    “梁霄……”

    “放心。”

    梁霄轻吻她的额头,“一切有我。”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