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7.第317章 仇人

    徐若瑾沉睡未醒,第二天早上睁开眼,就想着要忙碌和布置的事,压根儿没想起来问一句梁霄去了哪里。

    她心思够大,屋内的人却很敏感,譬如烟玉。

    屋内始终不用她守夜,所以四爷何时离开,她也不知道。

    是清晨就走了?还是昨晚已离开?

    烟玉心里琢磨着,走到徐若瑾的身边笑着请示,“四奶奶,四爷一早就走了?奴婢还用为他备上今儿的早饭吗?”

    “你早上没看到他?”

    徐若瑾径自的吃着早饭,随意的问着。

    烟玉摇摇头,“奴婢没瞧见四爷,所以来问问您。”

    “四爷一早就走了,你也省了做事,歇着还不好?”

    红杏在旁边突然冒了一句,让烟玉尴尬的笑笑,“那倒是好,只是姐妹们都忙着,不知奴婢能帮上点儿什么忙?”

    后一句是与徐若瑾说的,想要尽快的融入,只能与这些人一起做事才行。

    被孤零零的扔在一旁,只能越发的被孤立。

    提到烟玉帮忙,徐若瑾倒还真有心用她,只是用的方式要斟酌下才行。

    “礼部的管事自有四爷去应酬,可宫中派来的教习嬷嬷,我却是第一次见,虽有方妈妈帮衬,但毕竟还需要有个身边时时提醒的,不如你来?”

    徐若瑾看着烟玉,目光认真,让烟玉心里一颤,也立即答应下来,“奴婢都听四奶奶吩咐。”

    “那就先去准备下吧,稍后就跟我去福雅苑,听方妈妈讲讲这位教习嬷嬷的事。”

    徐若瑾说罢就继续吃饭,烟玉在桌旁愣了半晌还没动弹。

    “你怎么还站在这儿?”徐若瑾纳罕的看她。

    烟玉缓过神来,立即簇步离去做准备。

    红杏看着烟玉出门,不解的问着道:“四奶奶,她明明就是故意盯着四爷的,您还要带着她做事?”

    “咱们的人手不够,她在院子里还不如在我身边儿更安心,何况,她终归是忠勇侯府出身的丫鬟,还是见过世面的,有她帮忙,我反倒是省心了。”

    徐若瑾对用人和信任分的很清楚,红杏却不太能懂,撅了撅小嘴,“奴婢就是觉得她不靠谱。”

    “那你觉得,在教习嬷嬷这件事上,她敢动什么手脚么?”

    徐若瑾打算掰扯清楚,若是红杏心里对此不通透,难免会闹出什么麻烦。

    红杏思忖下,摇摇头,“应该不敢,夫人若知道了,会直接给她撵走的。”

    徐若瑾再问:“她因凝香的事被四爷撵过一回了,这件事上会不会用心竭力,争取做的格外出彩?”

    “会,一定会的!”红杏啄米一般的点着头,“奴婢都懂了,四奶奶不用再说了,奴婢一定在做事上不跟她计较!”

    “还算你聪明,原本精明的脑子,就不能多想想?”徐若瑾的埋怨让红杏很受伤,“奴婢已是在认真的学了,不懂才会问您的。”

    徐若瑾一笑,“四爷早上什么时候走的?”

    “奴婢是胡说糊弄她的,根本没瞧见四爷的影子。”红杏压低了声音,徐若瑾才心里琢磨了下。

    昨晚,好似也没被他骚扰,难道晚间就走了?

    只是此时也无心再多思忖梁霄的事,徐若瑾忙着吃过早饭,便带着春草和烟玉去了“福雅苑”。

    梁夫人此时已经用过早饭,看到徐若瑾带着烟玉,若有所思的看了她两眼,“该说的我也都说过了,对教习嬷嬷不必太殷勤,但也要恭敬,我向来不喜宫中的人,对此也不太了解,其余的就去问方妈妈吧。”

    “那母亲先歇着,就不在这里絮絮叨叨的烦着您了。”徐若瑾为梁夫人添了杯茶,又看到白芷端进来熬好的汤药,才与方妈妈去了小侧间。

    烟玉看到梁夫人对四奶奶的伺候格外满意,心里也是惊诧。

    这位梁夫人她听嫣儿小姐和侯夫人提过无数次,都是说她性格和善,但却极难相处。

    可她却与四奶奶处的这般和谐?

    虽说四奶奶伺候的也算周到,但归根结底还是儿媳,原本以为梁夫人会揪着明日教习嬷嬷和礼部主事到此的事情悉心吩咐,叮嘱,孰料却一句话都扔给了四奶奶。

    她怎么会如此信任四奶奶?

    着实让人吃惊!

    烟玉心里嘀咕着,却也随着徐若瑾去了侧间。

    因有丫鬟们在,方妈妈与徐若瑾也没什么闲聊的私话,都依着明儿应酬教习嬷嬷来布置。

    “这位嬷嬷我曾听说过,之前是仪司监的嬷嬷,许多年以前,倒是有过交往,没想到她未出宫,一辈子都留在了宫内。”

    “她性格还算和善,不过宫内的人多数都有特殊的癖好,老奴还记得她是不喜欢身边人多嘴杂,很喜欢安静,所以派去她身边的丫鬟,选个不多嘴的就好,其余的倒没什么,多年未见,或许也有变化的。”

    方妈妈的提醒,让徐若瑾很是欣慰,“还好有您说这么一句,不然我还打算派了红杏过去,反倒不合适了,您觉得杨桃怎么样?倒是个话少的。”

    “四奶奶自己斟酌,老奴便不多嘴了。”

    方妈妈打量了一下她的装扮,“素色更佳,宫内的人对规矩很重视,衣饰、妆容太艳丽容易惹眼,若是被挑剔了不合规礼,反倒是咱们吃亏了,这话稍后老奴亲自吩咐下去,府内所有人都要遵守这一条。”

    “这倒是个问题,之前真没注意到。”

    徐若瑾搂着方妈妈的手臂亲昵撒娇,“可我还有个事很担忧,四爷那么爱酒,我又开了酒铺子,这事儿会不会被拿捏?”

    梁家归根结底是被责贬到中林县的,可如今小日子过的还算滋润,若是有心的,或是与梁府关系不融的,反倒能挑剔出把柄了。

    “这只能试探着来了。”

    方妈妈拍拍她的手,“四奶奶别忘了,梁家也不是任人宰割的苦难人家,赫赫战功摆在世间,除非是与梁家有仇的,否则谁能刻意在皇上赐婚的亲事上挑错?”

    徐若瑾对此总有解不开的不祥预感,“梁家的仇人,好像真的不少啊,只能看老天爷怎么安排了!”

    话正说着,顺哥儿从外进来递了帖子。

    徐若瑾接过一看,礼部仪制清吏司主事张纮春拜请……

    张纮春?

    徐若瑾心里“咯噔”一下,这不会是张家的人吧?

    那可算是梁家的仇人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