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7.第227章 伤人

    “为了银子?”

    徐若瑾对这件事很惊诧,她看向梁霄,却见他的眉头微蹙,显然也不知此事。

    方妈妈见二人紧张起来,倒是笑了起来,“别那么紧张,关键还是在于‘灵阁’酒铺。”

    “侯夫人的娘家是岑国公府,无论从出身到下嫁忠勇侯,她自小便是在规矩中摸爬滚打,最瞧不得这个商字,所以夫人思忖许久,就怕侯夫人会逼着你把酒铺子停了,所以这件事夫人打算出面,让老奴拿来一百两银子,算作是夫人入了股。”

    方妈妈把银票从怀中拿出来,放在桌上,“有夫人在,侯夫人自当不会说的太过分。”

    徐若瑾看着那一百两银票格外刺眼。

    她没想到婆婆历来看不上自己,却会在这件事上挡在身前。

    “拿着,母亲的心意。”

    梁霄走上前直接把银票揣在了怀里,“母亲出银子把玩点儿胡闹的事,免得日子太轻闲无趣,何况梁家人向来是喜欢热闹的,谁让如今人少呢?”

    梁霄已经把事情定了性,徐若瑾也认定的点了头,“劳烦母亲费心了,倒是我做事鲁莽,做‘灵阁’之前,根本没有考虑这么多。”

    “也是四奶奶您为夫人出了一口恶气,夫人面子上虽未露,心里却是欢喜的,何况,再怎么说,这里是梁家,住的都是梁家人。”方妈妈看着她,“您更是梁家的四奶奶呢。”

    徐若瑾刚刚刻意消去的红又涌起来,下意识的看了梁霄一眼,却是羞的不再说话。

    黄妈妈在一旁却看愣了。

    刚刚的确是听到两位主子在吵架,怎么吵的那么凶,好的这么快?

    梁霄没有顾忌黄妈妈愕然的目光,见方妈妈有心要走,他把未着外袄的徐若瑾留下,“我亲自去送。”

    “妈妈慢走。”徐若瑾送到正堂门口没再出门,梁霄缓缓而行,陪着方妈妈渐渐走远。

    想到婆婆送来的一百两银票和做这件事的目的,徐若瑾还真是意外。

    旁日里被骂、被鄙视、被训斥,甚至挨打,但关起门来,婆婆却格外清醒,她是梁家的夫人。

    梁霄一直陪着方妈妈走了很远。

    待到前后无人的僻静之地,方妈妈停住了脚步,看他道:“四爷有什么话就吩咐吧,是不是有什么要老奴与夫人说的?”

    “思前想后,这件事还是提早让母亲知道更好,免得侯夫人到此一说,她再失了仪态。”

    梁霄看向方妈妈,“楚嫣儿所嫁之人是澶州王世子,亲事在去年便已谈好。”

    方妈妈一怔,“是老爷被贬……”

    “父亲被贬之后。”

    梁霄看向方妈妈,倒是难得露出一笑,“不过这件事我在她定亲之前就已经知道。”

    “少爷,这话您是希望老奴告诉夫人吗?”方妈妈想到夫人知道后的伤心模样,不由得满脸苦涩。

    “我从未想过娶嫣儿,而嫣儿,也从未想过嫁给我。”

    梁霄留下这一句,转过身便往回走。

    方妈妈看着他离去的背影,无奈的摇了摇头。

    四爷说的虽是实话,只是实话太真,却更伤人……

    徐若瑾此时正在听黄妈妈分析婆婆给的一百两银子:

    “按说,这酒铺是您的私产,是用嫁妆银子建的,婆家和娘家都不该插手,如今夫人给了您银子算入股,那将来若是娘家人知道了,也想这么做,您怎么应对?”

    “您不答应,娘家人自会把夫人入股的事搬出来;您答应了,这里面的麻烦事可就越来越多了。”

    黄妈妈说到此,讪笑下,“老奴想的不周正,但也是一个想法,具体怎么办还是四奶奶做主。”

    “你想的当然不周正了。”

    徐若瑾当即一句话驳了回去,脸色也很不好看,“黄妈妈,您觉得父亲与大哥二人,有胆子与婆婆争个高下吗?”

    黄妈妈心一紧,“这、这倒是不敢。”

    “婆婆拿一百两银子入股,那是因为侯夫人要来,为我挡一下,父亲那里又有什么王公贵戚的要来,怕人说嘴?”

    “这倒是没有,娘家老爷在中林县是人人敬仰的主簿老爷,但与梁夫人是没得比的。”

    黄妈妈面色尴尬,心里忐忑不安。

    徐若瑾侧目打量了黄妈妈几眼,“父亲亦或许要提早带着家搬走等候赴任,若是你还惦念母亲,我与父亲说一说,你就跟着徐家人走吧,终归西角门郭奴家的婆子也不在了,没人陪着你聊闲话了。”

    这话正是刚刚方妈妈提过的,徐若瑾却不是听到了,而是早就知道,既然方妈妈提过,她倒不如借着这个机会敲打一下……

    “四奶奶!”

    黄妈妈“噗通”一声跪了地上,“老奴真的是一心只为四奶奶,没有别的念想,之前与郭奴家的叙叙话,也是期望她帮忙问问老奴家里儿子儿媳的近况,绝对没有做过对不住四奶奶的事!”

    “你最近联系上母亲了吧?她现在还好吗?”

    徐若瑾直直的看向黄妈妈,把她吓的跪着往后磋几步。

    “联系不上,真不知道夫人到底好不好。”

    “我还是那句话,你若有心回去,我便立即放人,终归之前也不是我让你陪着来的,而是父亲,可你心不在我这里,我又何必勉强呢?”

    徐若瑾朝着她一摆手,“今儿我也累了,你去想想,有了主意再来回我吧。”

    黄妈妈也知这个关口没必要多说,行了礼便退了出去。

    一出门,才觉出贴身的衣襟早已湿透,她万没想到,四奶奶对她的行踪早已了如指掌,她当然想回去陪着杨氏,只可惜,老爷却不允她回……

    有些话,不是她想问,却不得不问;

    有些事,不是她想做,却不得不做。

    这种夹板的气受够了,可她又能如何?

    儿子儿媳都在徐家人的手下做事,她也只能豁出去这条老命了。

    徐若瑾等候梁霄归来,两个人洗漱后便早早睡下了。

    尽管他今日有表白,但徐若瑾仍旧没让他得了逞。

    被折腾一晚,明日早上还怎么起身?何况这个臭男人最坏了,一定会在自己身上留下印痕。

    如今已是春季,总不能再戴个厚厚的衣领,那还不被人笑话死?

    两个人相拥而眠,虽未合一,心却靠的更近。

    翌日天色微亮,梁府中的所有人便已起身。

    今日最重的任务便是迎忠勇侯夫人!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