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3.第463章 父子相见2

    她醒的比他早,利用这段时间,她想通了一些事,整个人像是卸掉了一块大大的包袱,神情坦然至极。

    “什么时候回帝都?”易北战又问。

    这一点,合同上没有明确说明。

    “随你。”钟小情平静回答。

    “随我??我可以一辈子不回帝都!!”若是不接近那个城市就能留下她,他完全能做的到。

    “不要开玩笑了。”钟小情提醒。

    “我再认真不过。”易北战的神情冷了不行。

    “我也是认真的。”如果他仍是拒绝,她是真的没有办法了。

    沉默。

    窒息。

    几近崩溃。

    “我以为,可以拥有你一辈子。”他的心,好悲凉,这是怎么一回事。

    “再过几年,你就不会那么想。”钟小情摇了摇头,“时间能够治愈一切。”

    “我不同意。”易北战把笔摔在地上,推开她,向门外走去。

    “不要那么固执好不好呢?”钟小情感伤的捡起了她酝酿了好久才写好的合同。

    既然易北战不愿意配合,她无话好说。

    外套,穿好。

    其他的,也没什么需要带走的了。

    心里忽然间有些羡慕那些一生一世只谈一次恋爱,修成正果之后,不必面对风风雨雨,便可白首偕老的爱人,一定是修了很多很多福气,才会获得那么踏踏实实的幸福吧。

    一人一缘,羡慕妒忌恨也没用啊。

    钟小情脚步沉重,挪蹭到门前。

    一打开,意外的被一个高大的身影拦住了去路。

    “合同呢?”易北战冷颜怒色。

    钟小情立即把手上捏的纸递过去。

    “笔!”他看她的动作那么麻利,心情更加不好了。

    钟小情转身跑回,拿着笔送到了门口。

    “哼。”易北战不爽的一把夺了过来,唰唰唰,签上大名。

    接着把合同拍回到她怀里去,怒哼哼的强调,“回到帝都之前,你都是我的!!”

    “不能耽搁太久喔。”钟小情小声提醒。

    “那是我的事,由不得你。”易北战不给面子的驳斥。

    “真的不能太久的嘛。”钟小****哭无泪了,她真的怀疑这次是不是又是自己给自己挖了个坑,然后就跳进去了呢?

    ——————————

    爱情这回事,往往需要一个心灵与身体完全契合的过程,才能够体会到那种最最令人欲罢不能的感觉。

    钟小情既然是承诺了在签订契约后,会好好的与易北战相处,平静的走过彼此相伴的日子,她就绝不会食言。

    易北战也没有因为两个人的倒计时恋爱约定,就一个劲的去试图从床上~征~服钟小情。

    那份契约,就像是一枚高悬于城门上的免战牌。

    签订之后,短暂的和平便开始了。

    两个人在酒店内只住了一天,易北战提议坐着船,从水路出发,去下一个城镇。

    那艘船真的是极为的简陋,漂浮在水面上时,吱吱的乱响。

    钟小情很是担心这船会不会到了一半时,忽然就沉下去了。

    易北战手臂一张,“过来,坐在我怀里。”

    她迟疑了下,立即挪动位置,理所当然的贴了过去。

    船夫瞧见了,用很蹩脚的普通话笑他们,“客人很甜蜜的嘛,用这招来哄女孩子,太高了。”

    钟小情的脸颊泛红,没答话。

    易北战冷眉冷眼惯了,更是不愿回答。

    “你们就放心吧,能来一起坐我的船,那就是上辈子修来的缘分,十年修的同船渡,百年修得共枕眠,下了船以后,二位客观一定能够甜甜蜜蜜的永不分离啦。”

    吉祥话,谁都爱听。

    这船夫虽然心里对易北战很发憷,却仍是很有职业道德的。

    口上忽悠游客的那些话,一串一串的往出冒。

    钟小情不好意思极了,如果这里不是在水上,没出可逃,或许她早就拔腿就跑了。

    怎么会有人那么喜欢拿肉麻当可爱啊,平时易北战不是很讨厌别人在一旁讲废话的吗?今天居然没有开口制止耶。

    更叫人无语的是,在船行驶进了码头时,易北战先把她扶下了船,之后取出钱包,掏了一叠钱出来,交到船夫手上。

    冷冰冰的道谢,“你讲的很好,借你吉言。”

    船夫都半傻的了,呆呆的捏着那叠挺厚的钞票,仔细的回忆自己是不是做了什么了不得的大事,不然的话,为什么这位客人会给他那么多钱啊。

    明明只是些很普通的祝福而已,他在这条河上划船十几年了,每次见到情侣都会讲的,可还是第一次有人如此厚谢他呢。

    易北战只做自己想做的事,做完之后,立即搂着钟小情走了。

    “他说的哪句话让你开心了?”钟小情好奇极了。

    易北战没答。

    “喂,分享一下嘛,别那么小气。”她明明就在一旁啊,为什么就是没看明白呢。

    易北战目不斜视,大踏步前行。

    “是那句‘你们看起来特别般配’?拜托,他肯定见到谁都这么说的,你也信?”

    易北战嘴角抽了两下。

    “还是那句‘十年修得同船渡、百年修得共枕眠’?那是歌词呀,你不知道吗?难道你被感动了??哎哟,你咬我做什么!!我说的是大实话!!”

    钟小情捂住鼻尖,跳起老高。

    眼神控诉的瞪着他。

    “别胡说。”他警告。

    在他心情甚好的时候泼冷水,小心他不客气。

    “咬人的男人不是好男人!”钟小情嘟囔。

    结果,手背很快又挨咬了一记,痛的不要不要的了。

    ——————————

    下了船,又换成了长途汽车。

    坐了一小时后,易北战和钟小情在易家很别致的农家小院住了下来。

    吃的、用的、住的,和从前全都没办法比。

    钟小情很奇怪,这根本不是易北战的风格嘛。

    像他这样的豪,开跑车,住五星,手下围前围后,身后佣人成群才对。

    他居然会选择农家院来当落脚点。

    到了夜里,自然是抵死缠绵。

    钟小情异常的配合,每一场欢~爱,都堪称淋漓尽致。

    他不再讲情话或者讨饶,只是沉默的攻击着、索取着。

    钟小情稀里糊涂,莫名其妙。

    疲惫到极致,沉沉睡去,隔天醒来,发现自己已经被抱上了一部车子,朝着不知名的前方驶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