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0.第450章 以退为进1

    “谢谢你没有放弃我。”钟小情抬起头,看着他的侧脸,认认真真的表达着感激,“如果我死了,豆豆就又是一个人了,没有妈妈的孩子很可怜的,我很宝贝这条命,我还要守着豆豆长大呢。”

    孩子,又是孩子。

    钟小情的口中,不会提起她自己受过的委屈尝过的心酸,更不会拿着那些苦楚去时时强调对她的不公。

    唯有孩子,是她的软肋,是她的死穴。

    更是她不能够碰触的逆鳞。

    易北战愈发的理解为何钟小情会在得知真相后,毫不犹豫的与他翻脸了。

    天,他到底做了什么?

    当年那件事对她造成的伤害,比他所想的还要深许多,让他有些忧心忡忡,要用怎样的方式才能稍稍做出一些弥补,也可能,就算使出全部力气,伤害依然是伤害,刻骨铭心,永难抹平。

    一个有着前科的霸道男人,陷入了浓重的不安当中,从未有一刻如同此时般,距离身边的这个女人如此如此的遥远。

    他抱紧了她。

    宛若下一秒,就会失去般,绝望着。

    “易北战??”钟小情的手臂都被搂的疼了。

    他回过神,才发现自己在做什么,“弄痛你了吗?抱歉。”

    连忙放轻了些力道,让她坐的更加舒服些。

    没人讲话,直升机发出了轰鸣的响声。

    易北战小心翼翼的照顾着她的需求,很快,冰冷的感觉褪去了,钟小情昏昏欲睡。

    这是很长一段时间来,难得一见的融洽场景。

    等到飞机停下来时,她和他都要继续去走自己的路,那么,此时便容许自己小小的放纵吧,趁着还能有机会在一起。

    当可以看到城市的轮廓时,易北战心里冒出了一个念头:他得想办法去见见豆豆。

    这个念头一生出,便宛若中了魔咒般,再也挥散不去了。

    对,那个孩子,是他和钟小情的孩子,身上流着他的血,是他生命的另一个延伸。

    他对这孩子做过不可饶恕的事,可这并不代表,他和孩子之间必然是敌对的,不可调和的关系。

    如果他更加更加努力的去弥补,从孩子身上找到一个突破口,到时候,那么爱孩子的钟小情,会不会看在孩子的面上,而重新考虑他和她的未来呢。

    原本已然绝望的心,忽然间重新活跃了起来。

    易北战深深的一个呼吸,垂眸去看钟小情,发现她好像已经睡着了,身子贴紧了他,信任的样子。

    这画面,美好的令人感动。

    多想这飞机就一直这么飞,不要停下来,不要有终点。

    他舍不得放开她。

    ————————

    下了飞机,立即上了救护车。

    钟小情被按在担架上,有些郁闷,“不至于吧,我自己可以走。”

    他们摆出的这幅架势,好像她是重伤垂危的患者似的,未免太夸张了些。

    “你需要休息。”易北战强调。

    坚持的将人按倒下去,不准她下地。

    “你怎么不坐担架上让人推。”钟小情咕哝一声。

    这句话,易北战听见了也只当没听见,忽略了过去。

    这座城市并非是帝都,医疗水平有限,已经是全医院最好的病房了,条件却仍是非常有限。

    钟小情躺在病床上接受五、六个医生的检查,易北战在另一边,脸色不耐,瞪着那个想要帮他量体温的医生。

    检查的结果,比较郁闷。

    钟小情除了虚弱一点外,根本没有问题,吃顿热乎饭,然后再不受打扰的睡上一觉,体力就会恢复。

    而易北战却是在发着低烧呢,如果不及时处理,用不了多久,低烧必定会转为高烧,多久会好,谁都不敢肯定。

    “您必须得休息。”医生强调。

    这位先生可是极为有来头的大人物呢,院长要求,必须得谨慎对待。

    “我不需要休息,去给我拿个口罩过来,然后你离我远点了。”泡久了冷水,稍稍有些身体不适,忍忍也就过去,根本不需要那么麻烦的特别去做什么,这些人就是会大惊小怪。

    “易先生,你现在需要的不是口罩,而是输液。”医生不厌其烦的劝着。

    钟小情听到了两个人的争执,有些奇怪的问,“你要口罩做什么?”

    “戴着,卫生。”易北战一把抓过眼神怯怯的小护士送过来的白口罩,挂在脸上。

    钟小情很不厚道,一个没忍住,笑了。

    天!

    那画面超卡通的好吧。

    不苟言笑的男人,用医用口罩把自己的脸挡的严严实实,只是一双天生凌厉的眼睛仍然是冰冷的,乍一望过去,绝对会联想起伪装成医生的冷酷杀手之类的角色来。

    “笑什么笑。”易北战哼了声。

    “拜托,我要真正的医生,你别过来啊……”钟小情还以为他是一时兴起要扮演医生呢,易北战什么时候变的如此有闲情逸致了。

    看她笑了,易北战仍然只是哼了声而已。

    吩咐人把预备好的食物全都端进来,摆在小小的方桌上。

    两个人在病房内,吃了一顿丰盛的晚餐。

    易北战吃的不多,大部分时间里,都是用很眷恋的眼神盯着她怔怔的看。

    “你别一直盯着我好不好?很奇怪耶!”钟小情别扭的提醒,不经意间,瞥了他一眼,她的神情转为认真,“你看就看呗,脸红什么??”

    易北战:……

    摸索着去拿口罩,想要戴上。

    “不对,你不是脸红,你在发烧!对不对??”纤长的手,凉凉的贴在他的额头,果然感觉到了不正常的高温。

    “没关系。”易北战抓住了她的手,很没出息,竟然舍不得移开来。

    “果然是在发烧!”钟小情迅速确定了,“你得去休息,叫医生过来,帮你把退烧药给打上。”

    “没必要。”钟小情的手指一挪开,易北战立即把口罩给戴上。

    她后知后觉的明白了,他大概是怕传染到她吧,所以才坚持一直戴那个看起来很可笑的口罩,就连吃饭的时候,都坐离她老远,不太说话。

    鼻端一酸,心底有所触动。

    过去的易北战,我行我素,独来独往,从没有在乎过任何人的想法,更不会去为了谁而委屈自己、改变自己。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